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緬甸五年回憶錄
我在緬甸五年回憶錄 連載中

我在緬甸五年回憶錄

來源:google 作者:兩顆心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九指 都市小說 雷華

因為一次購買野生動物,我被迫留在緬甸,見識了各種各樣的殘忍手段,簽單賭博、毒梟王國、詐騙公司、人口販賣……在這裡的每一天都活的心驚肉跳,沒有法律沒有人情,更沒有所謂的公平我是其中一個幸運活下來並走出來的人,不過其他人就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了我想把這些都寫下來警示那些想到國外發財的人,去哪裡都不要去緬甸,越落後的地方風景越美,在它美麗的外表下隱藏着數不盡的犯罪團伙展開

《我在緬甸五年回憶錄》章節試讀:

我真名叫雷華,還有一個江湖名叫九指,這個名字是因為我在一次買賣野生動物而誤入緬甸金三角的一個毒梟王國里才有的,因為我在那裡為了活命被人砍掉了一根小母指,只有九根指頭,所以才改名九指。

西雙版納的邊境,在這裡有很多做黃牛生意的人,更多的是倒賣珍稀動物的二手販子。

在西雙版納毗鄰的小鎮勐拉,那是一個倒賣野生動物的地方,各種保護動物都在這裡明碼標價的出售,很多黃牛在這裡拉攏生意幫人代購。

平日里我閑暇時間就喜歡和狐朋狗友在家裡打牌喝酒,所以聽說這邊可以買到很多野生動物,獨自開車來到這邊,可是就因為這一趟旅行讓我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天堂和地獄往往只有一線之隔,越是不發達的地方風景越漂亮,同樣在這裡會隱藏着常人難以想像的世界!

我想在這裡買一些羚羊角和金錢豹的骨頭來泡酒。

剛一下車就有代購的黃牛上來打招呼,發名片,這些名片多數是印着幫忙代購背面是各種花花綠綠的野生動物照片,另一種印着正規緬甸簽單……其他就是一些亂七八糟的小姐名片。

我知道黃牛代購是什麼意思,可卻從沒聽過這個緬甸簽單,仔細一打聽才知道是去緬甸賭博,還是一種不花錢的賭博!

所謂的緬甸簽單就是代理通過各種手段來吸引賭徒上當,在緬甸簽下高利貸作為賭資,也被很多人稱為賭徒的最後一搏!

我也喜歡賭博可是這樣免費簽單的賭博我還是頭一次見,以前我並不知道有緬甸簽單這回事,但是在大多數賭徒和賭狗之間廣為流傳,有人藉助這個翻身上岸,有人卻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怎麼樣有沒有興趣過去玩兩把,勐臘最正規的**,在那邊運氣好的話一天贏個幾十萬絕對沒問題。」

在我接過一個黃牛的名片後他上前對我說道,不過這話我一聽就知道是套路,如果誰過去都能每天贏個幾十萬,那**吃什麼。

「不了這邊有賣羚羊角和金錢豹骨頭的嗎?我想買點。」

「這個呀有,到處都是,只要出價合理。」

「哦……什麼樣的價格才算合理呢?」

「那要看你要什麼樣的了,如果你要我可以幫你聯繫人。」

「那好,你幫我聯繫一下吧,我拿來泡酒喝。」

「好,把你的手機號碼給我留一個,晚上我通知你來交貨地點。」

「為什麼是晚上呢?」

「一看你就不了解這邊的情況,這些都是野生珍貴物品,白天賣是犯法的。」

「好。」

說完我把電話號碼給了他,一番溝通之後我說出了要求,對方開出價格達成協議,然後約定地點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在這種地方如果不缺錢的話最好還是找黃牛購買,雖然有介紹費,但是相對安全,如果沒有任何手續就越過邊境去買這些東西,被邊防抓住罰款不說,能不能回來還是另一回事。

我開車在這邊到處溜達,這裡更像是一個兩國邊境的中轉站,聚集很多遊客和生意人,到處都是緬甸勐拉一日游的小廣告。

時間一晃而過,晚上八點我接到電話,黃牛不停的更改見面交貨的地點,其實就是害怕被人釣魚套路。

一直到將近十點鐘黃牛又改變了交貨地點,我開着車四處亂轉,完全按照導航來帶路。

當按照黃牛約定地點定下導航的時候我心裏咯噔一下,因為這個地點非常靠近中緬邊境線!甚至在導航目的地的終點,在地圖上已經處在了邊境線,心中莫名有些不安。

在幾分鐘的顛簸後車子來到了一條漆黑的土路,兩邊都是甘蔗地,這裡晚上沒有路燈,車燈在黑夜裡顯得格外明亮……

順着土路我又開出去一段路,前面是知道三叉路口,我在微信里給黃牛發語音。

「我現在在一個三叉路口,你們在哪裡。」

過了一分鐘後我收到信息。「在那裡不要動,我馬上過來。」

過了五六分鐘後我隱約能聽到後面有摩托車聲音向我靠近,下車後,兩個很瘦的傢伙走了過來,看樣子不像是本地人,更像是緬甸人。

我知道我已經到了邊境線了,看到他們兩個的樣子我心裏有些害怕,因為他們眼神很銳利,透露着一股兇狠,這不像是做生意的人。

「喂……是你要的這些東西嗎?」一個緬甸人跟我用中文交流,他說中文毫無障礙,但是白天的黃牛卻沒有來。

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因為我不知道他是幹什麼的,萬一是邊防的人那我就不打自招了。

因為這些東西是不合法的,如果被抓住很有可能面臨牢獄之災的。

「趕緊看貨拿錢,這裡不安全。」

緬甸人拿出羚羊角和金錢豹的骨頭,示意讓我驗貨。

這些東西我也不太懂到看上去是沒有任何問題。

我拿出錢給他們,這是剛開始我和黃牛商量好的價格,他們拿了錢後把這些東西留給我後轉身想走。

突然四面八方響起紅藍警燈,沒有任何徵兆,我頭皮瞬間發麻。

閃爍的紅藍警燈無比刺眼,距離我們已經距離不足一百米,這一刻我判斷中招了!

「前邊的人聽着,立刻下車接受檢查!」警笛呼嘯的聲音帶着擴音器的喊話,來的應該是邊境緝私警!車外兩個緬甸佬丟下摩托車直接衝進旁邊的甘蔗地,情急之下根本來不及調轉車頭逃走!

我現在手裡有這麼多的野生物品如果被抓一定會被送進大牢里,車子放在這裡一定會被邊防開回去,到時候我再回來找車就可以了。

藉著車燈我也跟着兩個緬甸人衝進甘蔗地,順手還帶上了這些野生東西,這些都是證據。

這兩個傢伙跑的速度非常快,一轉眼就消失了,緝私警停下車也跟着衝進甘蔗地,我不敢多停留順着兩個老緬跑的地方快速的沖了過去。

甘蔗葉子在臉上刮過,但是絲毫感覺不到痛,但是身上這些羚羊角時刻在拖拽着我前進的步伐,跑到甘蔗地中間時,我把這些東西扔了。

後面的緝私警還在不停地喊着,手電筒時不時的會照過來。

「別跑……再跑就開槍了。」一聽這話我猶豫了一下,我知道第一槍一定是朝着天開槍作為警告,扔掉這些羚羊角我的步伐感覺輕鬆多了。

我飛快的衝過甘蔗地前面是一條河,河水流的不算急,藉著衝刺我直接跳進河裡,河水不深,中間也就到脖子,有三四米寬,我遊了過去。

穿在身上的外套被打**很沉重,我脫下外套繼續跑,但是緝私警沒有過河,隔着十幾米的距離能很清楚看到他們。

「那個小子是不是販毒的,媽的跑的真夠快的。」

「不是,剛才有人用對講機告訴我,他們只是一些走私野生動物的販子,一些羚羊角和金錢豹的骨頭。」

「啊……就這些東西,至於丟下車子跑過境嗎?就算被抓也是罰款拘留呀!」

「不知道也許這傢伙還有什麼別的事,怕被我們抓到。」

「老大要過去抓人嗎?」

「不用了,我們已經離邊境很遠了,等這小子回來拿車的時候再收拾他。」

「好……收隊。」

我趴在他們對面能清楚聽到他們的談話,聽到只是罰款拘留我很想站起來去自首,但是我還是猶豫了,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跑的太累了。

《我在緬甸五年回憶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