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在修真學院學文化
我在修真學院學文化 連載中

我在修真學院學文化

來源:google 作者:千仕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許言卿 陸翊嘉

許言卿在高考即將結束時被神秘力量拉入修真世界,開啟在修真學院摸爬滾打之路起初許言卿勵志運用先前世界的所學知識,靠文化知識混口飯吃誰知她天賦絕佳,系統傍身,短短時間便能超越眾人某天,許言卿摸魚時無意發現了許多古籍繪本,記錄著無數前世現代世界的故事《貧民女孩許言卿的飛天之旅》這繪本的女主竟是她自己…原來她便是紙片變成真人的現實寫照……假高冷真粘人陸翊嘉:卿卿我們打賭,考上清華!霸道女卷王許言卿:我沖了但是……言卿在高考考場上信心滿滿:清華,我來了!結果眼前一黑,暈了過去修真…真的會謝【系統任務】假扮許言卿成功:無獎勵失敗:抹殺【排雷】大女主爽文,有古早失憶梗,男主魂魄一分為二假高冷真粘人陸翊嘉無厘頭卷王許言卿展開

《我在修真學院學文化》章節試讀:

昔日人潮如海的千萃閣中,如今卻是寂靜無聲。

黑衣男子拖着重劍步步踏過,所過之處徒留血痕。他沒有言語,四目皆空,癲狂之態猶如死神。

穿着藍色錦袍的年輕修士面色蒼白,頻頻後退,正欲轉身奔逃。

誰料黑衣人如鬼魅般閃現,重劍狠狠劈下,帶出一串飛濺的血珠。

錦袍修士雙目圓瞪,倒落在血泊之中。

黑衣男子彎了彎嘴角,輕輕嘆道:「顏顏,離苑已死。現在,我來找你了。」

———————————————

「言卿,去吧。」送考老師拍了拍許言卿,示意她走進考場。

初夏的午後保留着有些刺目的陽光,灑在女孩微卷的發梢上,漾出幾分清新的朝氣。

許言卿朝老師揮了揮手,抿了抿唇,邁步走進考場。

李晨是天海一中高三八班的送考老師,負責將這批參加高考的考生們送入考場。

今天下午高三八班其他考生都已到達,唯獨許言卿,直到開考前二十分鐘才不緊不慢地姍姍來遲。

李晨看着女孩的背影鬆了口氣,現在就看同學們的發揮了,成敗在此一舉。

他目送着最後一個考生許言卿一步步朝考場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卻微微一頓,身形晃了晃。

李晨心中莫名一緊,有種微妙的感覺在心間浮起。隨後,他寬慰自己道:瞎想什麼呢。晃了晃腦袋,轉身離開。

考試鈴聲打響之後時間過的飛快,考場裡頭安靜的只剩筆尖划過紙面的刷刷聲。

微微的薄汗從許言卿的頸間沁出,她並未擦拭,顯然已經完全的沉靜在了這場考試中。

不會走神去想到今天中午和朋友打的那個無聊的賭約。

當然,也完全沒有意識到剛剛還明亮的天空,已經漸漸陰沉了下來。

——叮鈴鈴

【考試結束,請考生停止答題】

機械的女聲響起。

許言卿停下筆,想給自己為高考特意準備的的嫩綠色鋼筆帶上筆帽。

輕輕戳了幾次,卻離奇的戳不進去。

怎麼回事?眼見監考老師來到了她的身邊收卷子,正想遞給她,卻發現自己動不了。

監考老師的聲音從耳邊傳來,「同學,同學,你醒醒,考試已經結束了,不要再睡了。」

腦中像是有一陣驚雷響起。

許言卿微微一抖,猛地低頭看自己的答卷。印象中明明應該填的滿滿當當的卷子,竟有一大半是空着的。

自己的筆一直沒有停過,卷子也已經完成,這究竟是為何?

一種不妙的感覺浮起,總覺得自己好像輕飄飄的,對了,從距離考試結束還剩半小時起,言卿就全身心投入再沒有看過周圍,如今想來,恐怕從那時起自己就已經不對勁了。

完了,這下考不上大學了!

許言卿滿懷悲憤的站起身來,卻發現身體變得格外輕盈,一下子就穿過了課桌,站在了監考老師的對面。

她看着監考老師焦急的神色,看了看考場一眾嘩然的考生們,覺得眼前一黑。

失去意識前,言卿迷瞪瞪地想道,好了,這下要被陸翊嘉那個臭小子嘲笑死了。

眼前彷彿看到了陸翊嘉拿着清華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朝自己哈哈大笑,之後一路護送自己去工廠打螺絲。

許言卿:……即使去工廠,我也要當廠花

像是突然升上天空,又沉在一大片棉花里,最後猛地一個極速下落重重摔在了地面上。

【檢測到宿主狀態正常,系統自動綁定完成】

機械聲音冷冰冰地響起,不帶絲毫的情感。

許言卿動了動手指,用力睜開了眼睛,眼前的景象模糊,但也十分陌生。

她正想說點什麼,身體卻泛上一陣高燒過後的疼痛和乾渴。

【系統任務】假扮許言卿

成功:無獎勵

失敗:抹殺

時間:長期

一串文字自動地出現在自己的意識里。

緩了許久,許言卿坐起身來,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這是一個很像宿舍的地方,屋子小小的,床也是。

假扮許言卿,這是什麼詭異的任務,許言卿就是我我就是許言卿……

許言卿仔仔細細的低頭打量了自己,入眼的是一件粗布的衣服,鬆鬆垮垮。

兩隻細細的胳膊從寬大的袖口伸出,隨手拿過桌上的鏡子,鏡中的小人和自己小時候隱約還有點相像。

她摸了摸臉,鏡中小孩也摸了摸臉;許言卿崩潰地扶住了額角,鏡中小孩面容扭曲,扶住額角。

許言卿一把按下鏡子。

變成小孩了!

天要玩我,高考完馬上可以解放了,變成小孩後一朝回到解放前,豈不是又得從頭學一遍…

自己在考場上突然出事,也不知道現在情況怎麼樣了,還有爸媽……

陸翊嘉那個臭小子,打賭我輸了,怕不是開心的很吧

正當許言卿呆坐在床上時,宿舍的門打開了。一個小腦袋探了進來,看到她時眼神放了放光:「醒啦,可把我擔心壞了。」

「你是?」來人還不及門框一半高,長着一張可愛的娃娃臉,留着及肩的短髮,大概十歲左右。

穿着一身很普通甚至有些破舊的衣服,眨巴着圓圓的眼睛,身材幹瘦。

「果然是又忘記了,我是辛元呀,林辛元。」辛元用小手拍了拍自己,來到許言卿的床邊。

又?難道說是系統給的設定,還是說這個身體的主人有失憶症?心中忽然有了些奇怪的想法,許言卿心思翻湧。

初到這個世界,身體感覺異樣,像是剛與人狠狠打過一架,肌肉酸疼、頭暈腦脹,喉頭乾渴。

待在一具看起來僅有十歲左右的身體里,我究竟為何會出現在這裡,這個女孩說的是真是假…

【系統提示】出現重要人物,任務開啟

【假扮許言卿】任務進度:0/100

「我是誰?」許言卿虛虛地扶住自己的腦袋,瞬間進入了無知失憶人設,一副柔弱不能自理的模樣。

「許言卿。」辛元的聲音在耳邊炸響。

預料之中的回答。常言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幾分鐘前她作為十八歲的許言卿正在進行人生最重要的事之一—高考。

幾分鐘後,卻在這個破舊的小屋裡被安上一個莫名其妙的任務,假扮十歲小孩許言卿。

而且看着系統的架勢,完不成就要我死……

許言卿看着對面可愛的小女孩,這竟是重要人物。

思緒翻湧間,許言卿的臉色幾經變換,最後按下了心中的無數話語。

想了想,對着林辛元微微笑道:「這裡是哪,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來這兒多久了。」

按照目前的情況,現在我是一個啥也不知道的失憶狀態。

大膽提問,小心假設,不蹦人設!

「這裡是正天修真聯合學院,咱們是叄級地班的學生。」

林辛元說著搖了搖頭,「但是咱們兩個現在的水平,能不能正常畢業還說不準呢。言卿你雖聰明,但每次暈倒之後就啥也不記得了。

而我嘛,此生最討厭學習,也不怪咱們難兄難弟,倒一倒二了。」辛元搖頭晃腦的說道

「修真?!」許言卿幾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在十多分鐘以前,她還是個堅定的唯物主義者,相信科學,從不迷信。

不過連繫統都出現了,咱也不講究科不科學的了。

對於修真太過震驚,回回考試力爭第一,名副其實的「卷王」許言卿已經無暇顧及「倒一」這個另一讓她無法忍受的事實。

林辛元用疼愛的關愛傻子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咱們今年剛升叄級,又在進度最慢的地班,依舊在洗經垡髓,鞏固基礎知識的階段呢。」

「不過等這學期正式上課,進程最慢的叄級地班也要開始正式修鍊了。實在不行,升學時可以放棄修真,選擇職業學校,做一個普通人。」

在林辛元的幫助下,許言卿了解到,這個世界有兩條路可以走。

一是努力修鍊成為強者。

二是學習文化知識轉職成為繪書師,點靈人等職業者。

她們所在的正天修真聯合學院把學生按年齡和實力分為壹到伍級,壹級最低,伍級最高。

每個「字」中又分有「地」、「玄」、「天」、「元」四個班,地班人數眾多但資質平平,元班人數最少,而能進入元班的也是天縱之資,人中翹楚。

現如今許言卿和林辛元身處的叄級就將結束洗經伐髓的準備階段,真正邁入修真一道。

修真一途,廣闊浩瀚,常人可能窮極一生也只能堪堪摸到門檻。

而如今廣佈於大陸之上,大大小小的修真學院,極大地提升了平常人邁入修真一道的可能性。

其中「聯合學院」又與尋常修真學院有所不同,尋常修真學院在入學前便會測試學生的潛質,達到要求方可入學。

但包含正天修真聯合學院在內的一眾「聯合學院」則不然,這些學校廣招學生,頗受好評。

林辛元一番話說的極為順溜,像是演練過多次,講着講着有些口渴,正想喝水,突然疑惑的看了一眼言卿,

「誒,你這次怎麼還沒睡着,從前你每次醒來,我說到這兒你就該睡了。」

聞言,許言卿察覺不對勁,趕忙假裝假裝入定,兩眼發直,一副失智兒童的模樣。

看到許言卿又進入了另一種與人隔絕的狀態,林辛元見怪不怪的爬到自己的床上,翻出一本《如何與奇怪舍友友好相處》細細看了起來。

許言卿目光獃滯,直愣愣地坐在床邊,不再言語,卻總感覺有一串目光似有似無,粘在自己背上。

—————叮

【系統提示】

假扮許言卿:任務進度 1/100

激發回憶:《初入校園》

眼前的畫面如電影熒幕徐徐展開

十歲的許言卿身材瘦小,帶着幾乎沒有的行李來到了如今的正天修真聯合學院,小小的女孩睜着迷茫的大眼睛,隨着人流一起走了進去。

畫面一轉,言卿醒來,問:「我是誰?」在林辛元徐徐的解答聲中又沉沉睡去。

《我在修真學院學文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