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路人甲
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路人甲 連載中

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路人甲

來源:google 作者:巾凡木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小寶 宴辰

姜小寶穿書了,既不是女主也不是女配更不是炮灰啥的,炮灰起碼在書中還有些許着墨而她穿成了一個路人甲都不配在文中出現的,姜小寶想着既來之則安之就安安穩穩得在這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了可沒想到她竟然入了那個書中大boss宴辰的眼,從此就過上了被寵上天的生活展開

《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路人甲》章節試讀:

氣氛瞬間緊張了起來,趙嘉興也收起了嬉皮笑臉的姿態。宴辰,宴北池一臉謹慎的看着楊順這三人。很快又出現了十幾個人將他們給包圍了起來,躍躍欲試的想要動手。

姜小寶感到心好累啊,能不能別提溜着她把她放下也行啊。

楊順跟聽到了她的心聲一樣,把她往旁邊一甩不在理目光銳利的盯着宴北池邪邪一笑:「喲,咱這王爺還挺有能耐啊。跟狗皮膏藥似的甩都甩不掉,不過也沒關係了,今個老子就讓你有來無回。」話音剛落人跑向了宴北池那裡,拿着刀的手就要向宴北池砍去。宴北池反應也是極其迅速抽出劍就去擋。趙嘉興和宴辰也是不甘示弱的對上了陳峰和宋老三,就連那個小廝也是在儘力的周旋着。

被甩向一旁的姜小寶也顧不上屁股疼不疼,見沒人注意她偷偷摸摸的想要爬離戰火中心。豈料她還沒爬多遠一把大刀就橫在她的脖子上,姜小寶很識時務的又爬了回去。安靜的觀起戰起來。

宴北池他們打的主意就是要被抓,因此都沒用全力但又不能讓對方看出來,打鬥過程還是有那麼幾分真的。叮一聲宴北池的劍被楊順給挑飛了,武器都沒了胳膊還受了傷很快就被楊順他們給降服了。

楊順讓人把他們都給綁起來,推搡着他們向前走。因這本就在宴北池的計劃內,就連趙嘉興被推了一個踉蹌也只是瞪了推他之人一眼沒有罵人。相較於宴辰他們幾人姜小寶的狀況可謂是夠特別,她被宋老三扛在肩膀上走也沒有被繩子綁着。

姜小寶覺得自己的胃被隔得難受╯﹏╰實在是受不了了。姜小寶弱弱發聲:「大哥,你能把我放下來嗎?我又不會跑沒必要這樣扛着。」回應她的就是屁股被打了一巴掌,宋老三翁聲翁氣的說:「不放,剛剛小六子都告訴我了你準備企圖逃跑,想騙我放下你好讓你逃走搬救兵門都沒有。」至於宋老三的話姜小寶那是一個字都沒聽進去,她還沉浸在自己被人打了屁股這件事中憋的臉通紅。氣得不行手腳都不老實了起來,亂踢亂蹬手握成拳不斷的錘着宋老三的背,被打痛了的宋老三不客氣的又對她的屁股**打了三下威脅道:「老實點,再打老子小心老子一刀結果了你。」這下姜小寶老實了不再有動作了她怕自己的屁股再被打。

趙嘉興湊到宴辰身邊肩膀碰了一下宴辰揚揚頭示意往前看:「哎,你看這像不像惡霸強搶民女綁回去當壓寨夫人的戲碼。」說完還眨了眨眼。宴辰對趙嘉興說的不可置否還真有一股子那種意味兒,不知想到了什麼眼神都帶着笑。宴北池好奇的問了一下,「表哥,你在講什麼?」

趙嘉興:「講惡霸強搶民女呢」

宴北池疑惑的看着趙嘉興不知道是什麼情況,「表哥,我怎麼聽不懂?」順着趙嘉興眼神的方向這下宴北池明白了,「這個小廝叫什麼名字。」

宴辰:「姜小寶。」

宴北池有些驚訝,沒想到皇叔還會去記一個小廝的名字着實稀奇。趙嘉興解釋道:「他啊是阿宴最近剛收的貼身小廝,長得很是討喜可愛名字也挺有意思的。估計是因為我總叫阿宴才記住了他的名字。」

「喂喂喂,在那偷偷摸摸的講什麼呢?都給我閉嘴別想着逃跑。」陳峰見他們總湊在一起講話以為他們在商量怎麼逃跑。

「大哥,我把人給你帶回來了。」還沒進門楊順就先吼了起來,「老實點,趕緊進去。」

直到進到裏面姜小寶才被宋老三給放下來,腳踏實地的感覺真好。楊霸天沒想到楊順還真把宴北池等人給抓了回來,總感覺不會那麼簡單宴北池這人他交過手應該沒這麼容易被抓,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把他們帶下去先關起來,聽候發落。」隨即看到未被綁着的姜小寶,「這小子是怎麼回事兒?」

宋老三:「這小子本來要跑來着,我給他扛回來了這不忘綁繩子了。」

楊霸天指着姜小寶道:「他留下,其他人帶下去關着。」

姜小寶:……呃,我去他留我一人在這不會想殺人滅口吧。(゚⊿゚)ツ可怕。

姜小寶無比想和宴辰他們一樣被壓下去關押,可憐兮兮的看着他們走遠。

楊順:「大哥,為什麼不趁機殺了……」

楊霸天嘆了口氣:「楊順,宴北池不可能這麼容易就被你們給抓到。我和他打過幾次,他一定留有後手。」

楊順有些着急了,「那怎麼辦,這宴北池真不愧是皇家人果然狡詐。」

楊霸天也沒想到什麼好辦法,但想着這宴北池在他們手裡所幸也不會太糟。「一定要把他給看好了,別讓他們逃了這可是個好人質,宴北池在我們手裡總歸會讓找上的人束手束腳。我們也有個活命的機會。」

楊順贊同楊霸天說的,叫來幾個人囑咐他們一定要嚴加看管宴北池這幾人。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交代完事情的楊霸天這才看向姜小寶,越看越覺得這小子長得娘們。

「姜小寶。」

楊霸天想長得娘們就算了名字也這麼娘們,「你一個大老爺們兒的叫什麼寶啊?」

姜小寶無語凝噎,她本來就不是爺們,是個娘們。這人真是搞笑讓她留下來就是為了嘲笑她的名字嗎?那可真夠無聊的。

「小子,你要不跟了我吧。」楊霸天語不驚人死不休,完全不知道這句話給他人造成了多大的震撼。

姜小寶瞬間哭唧唧,腿一軟跌坐在地。心想:這老大是個斷袖,他竟然還饞我身子。

楊霸天見姜小寶這架勢還以為他是太驚喜了,果然還是個小孩子這就被嚇到了。不過他作為大哥還是很關心小弟的。走到姜小寶面前,「不用太激動,我知道這個消息對你來說一時有些接受不了,但是……」話還未說完楊霸天就感覺自己的腿一沉,低頭一瞧那姜小寶正抱着自己的腿。

姜小寶抱着楊霸天的腿就是嚎,「大哥,求你放過我吧,我上有八十歲老母要養下有嗷嗷待哺的三歲小兒。我不能跟你在一起啊,兩個男人在一起是沒有結果的世俗是不會同意的。大哥啊,你今天放過我,我來世為你做牛做馬。」

楊霸天被姜小寶這一嚎也給嚎懵了,「什麼,什麼兩個男人在一起是不會有結果的。」靈光一閃覺得這小子可能想歪了,楊霸天臉色鐵青,「把手鬆開,你想歪了我不是斷袖也沒想讓你和我在一起。」

「啊——呃,真的。」姜小寶不相信的看着楊霸天。

楊霸天咬牙切齒的說道:「真的,可以放開我的腿了吧。」這小子啥眼神兒,不相信他嗎?

《我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路人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