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塵魔道
無塵魔道 連載中

無塵魔道

來源:google 作者:淵子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季一 淵子墉

萬物有靈傳聞之中,若是生靈死後依然對世間有着難以割捨的執念情感,便可不上蒼穹,不墮幽冥,集結天地之靈,成為無形無質的蒼生靈願靈願萬千,世間執念,蒼穹之下,化而為魔這便是初魔的由來…………世間修行由來已久,上不知其源,下不知長遠霄漢之後,更有仙秦,仙秦七分,七國立於蒼穹之下汗青神域,大秦神武,大楚符陣,大燕劍修,大齊幻術,大韓神通,大趙馭獸,大魏鬼道,一代代國主至尊共主天下,追尋着傳聞中的初代秦王之傳說,競逐着那輝煌仙秦的大統一之路殺人滅口仙門坐,天下蒼生化初魔生前身後皆是命,誰言世間無因果一名天生血劍的少年,接過了汗青之域最重的那份傳承,逐漸走上一條舉世皆敵的無敵之路我於魔淵畔,還蒼生璀璨我來過,我戰過,我無悔,我問心無愧這是一個孤獨而熱血的故事,你們要在孤獨中看世間光明——我們書中見展開

《無塵魔道》章節試讀:

對話到此結束。

當季一稍稍回過神來的時候,他似乎又聽見了那位陛下的聲音。

這一次,那聲音顯得很是溫和。

「小小少年,多可愛……」

高山山巔,一名黑色龍袍男子背負雙手,傲然而立。

「咦……世間竟還有寂滅血雷留存,這倒是因緣際會了……」

「您是,秦王?」季一小心翼翼地詢問。

他對於那些對話倒不是一無所知,對仙秦的傳說他也聽過一點。

仙秦的陛下,不就是傳說中的初代秦王?

說罷,季一便保持沉默,他覺得,對於這位汗青域傳說中的王者,總該保持着最高的敬意,自己作為後輩,聽着就好。

或許,等他出去後,他得好好了解一下七國之前的歷史了……

「秦王」掃了他一眼,呵呵一笑,「仙秦已滅,這世上哪有什麼秦王?我也不過是……罷了,少年人,我看你我有緣,給你一份傳承,要還是不要?」

季一滿臉懷疑。

見一面給傳承?什麼考驗也沒有?

這太詭異。

「秦王」似乎看出了他的猶豫,立刻釋放出強大的威勢,將季一壓倒在地,半晌兒爬不起來。

「我要殺你太過容易,你放心,我對你沒什麼目的,只是單純地見到上古的寂滅血雷還未散掉,若是任由其消散,很是可惜罷了……」

「況且,你和我,可是有緣的很吶!」

「有緣?」季一一臉迷惑。

「天機不可泄露,不過,這份傳承你真的不要?」

秉持着不要白不要的想法,季一立刻抱拳躬身道:「長者賜,不敢辭。」

「秦王」笑罵,「你小子倒是會套近乎。」

不過看季一這副萬年不變的冰塊臉,「秦王」又覺得這不像是這個少年的為人。

「秦王」深深地看了季一一眼,大袖一揮,朗聲道:「此功法名喚《萬劫天功》,乃秦王自域外仙墟之處所得,仔細研讀之下,竟發現此功與汗青仙道近乎完全相通,且其法則奧義高深莫測,其開創者修為怕是要在當初巔峰的秦王之上,只是彼時秦王已然成道,大道不可變,此功也只作借鑒,便是如此,亦讓秦王大有所獲,修為大進……不過可惜的是,此功一時被擱置一邊,後來仙秦又發生了太多變故,這一擱置,便擱置了萬古歲月……」

「你且聽好,待會兒我將此功傳於你,以《萬劫天功》的奧義助你煉化寂滅血雷為自己的靈根,我觀你之靈根全都被那柄劍吞了,倒也省的我抽離你的靈根了……」

季一聽得毛骨悚然。

「待你煉化成功,你便以寂滅靈根修行天功,修為自然能夠突飛猛進,不過嘛……此功驚天地泣鬼神,由於太過高深,因此……」

「因此什麼?」季一好奇問道。

「因此其中神通仙術的修習要求很高,不是你這個階段可以學的,起碼得到下一個領域……」

「下個……領域?」

「你日後自有體會,都有了這般強大的功法,還不能自己去找些神通學?還有……切記,學天功但不可盡學天功,每一個境界都要有自己的體悟,如若最好,那自然是要去打破萬古極境,我可不希望此等天功傳給一個廢物……當你走出了自己的道時,要學着跳出功法的桎梏,自成一系,聽見了么!」

「明白。」

「好……那便受着吧。」

「秦王」伸手按在了季一的頭頂,衣衫無風自起,獵獵作響,強大的氣勢蔓延而出,給季一帶來極大的壓迫感。

他以灌頂之法,將天功烙印在季一的腦海之中,每當季一達到某個境界,便可自行解開一道封印。

當季一真的開始接收《萬劫天功》時,才真的體會到什麼才是真正的絕世之法。

不說後面內容不可見的築基卷、金丹卷、元嬰卷……便是鍊氣卷前,亦存在着奪天地造化的一卷,煉靈卷!

這一卷,是直接煉靈根!

以天地間蘊含「劫力」的奇物融入身體,直接煉為自己的靈根!

在如今的修仙界,這無疑是顛覆認知的存在。

甚至從這功法的古老程度上看,季一有理由懷疑,或許上古的仙人們本是沒有靈根的,他們創造了修仙功法,掠奪了天地靈根,走上了成仙之路,待他們修為高深再將血脈傳下,這才有了後世一個個的修仙世家……

先輩修過仙,後人自然會有遺澤,這可以很好地解釋平民難出仙苗的原因。

雖說季一不是沒有靈根,只是靈根化為了血劍,但如若能多一道靈根,絕對能讓他少走很多彎路。

這也是對他的掩飾,大老闆死前說的那句初代道先可移植他可還記着呢……

「秦王」微微招手,漫天血雷便傾盆而下,宛如五雷轟頂一般,直擊季一。

「嗯哼!」

《萬劫天功》是很極端的一種功法,其內蘊含的「劫」之道甚至連秦王都自嘆弗如,這使得這門功法在修鍊的初期有着非常大的限制,甚至只能在初期開始練。

因為修習的人需要廢掉自己的靈根,隨後依賴擁有着「劫力」的奇物來煉出一道新的靈根,那便是天功中所描述的「劫靈根」。

對應大道修對應功法,以「劫之道」的強勢,如若不廢靈根,待天功修至高深處的後果只有一個——大道衝突,爆體而亡。

對於那些出生於修仙世家天生靈根的人,只能說是……一場豪賭吧。

有所成就自然是一飛衝天,若是練廢了……

那就真的廢了。

能擱置萬古歲月的天功可不是光說說而已。

最為關鍵的是,剝離靈根,遠遠不是廢掉靈根那樣的情況。

廢掉靈根,無外乎外來力量入體,大道衝突,法則干擾,從而使靈根損壞,這不僅會廢掉靈根,更會大大損傷修行者的身體。

從感覺上說,是沒有那麼痛苦的。

而靈根是什麼?是與修士身軀合一的修仙之基。

如若不考慮質而考慮量,有人的靈根僅僅分佈在身體的部分位置,如手、腳、眼等,而有些天才的靈根卻遍布全身,通四肢百骸,流周身之靈。顯然,後者更為天才,亦被稱為天靈根。

對於修士而言,靈根就如同經脈筋骨一般,是身體的一部分,是不可或缺的那一部分,天靈根者更是如此。

一旦被剝離……

那就是剝皮抽筋的痛苦,而且剝離靈根的痛根本沒有任何辦法緩解的了……

一般而言,剝離靈根容易做到,但重新放回去就難了,因此如今的修仙界沒有什麼靈根移植的說法,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兒自然無人做。

此刻的季一便是類似情況。

雖然他不必剝離靈根,但造靈根就相當於硬生生往身體里塞一條骨頭,這種痛甚至還甚於剝離靈根。

只能說,那些想修鍊《萬劫天功》的天才們反而要承受雙重痛苦了,要不是季一的道先血劍可以離體,雖是一心,但已經不算是傳統意義上的靈根了,否則,他也需要先剝離再重煉靈根。

萬事皆有代價。

「秦王」之所以傳《萬劫天功》給季一,一是因為這高山之上隱藏的寂滅血雷浪費確實可惜,既然被無塵魔劍牽引而出,那便與季一有緣;二是季一學過奪命十三劍,劍勢也是偏向殺戮一點的,這種道與「劫」之道頗為類似,季一修鍊此功能發揮出很大優勢。

劫、寂滅、殺戮……這就是萬劫天功的奧義。

世間根本沒有最強的功法,合適的才最為重要。

「秦王」以強橫的力量將高山之上的寂滅血雷壓入季一身體,順着眉心一路下沉,直入心臟。

他赫然是要將季一的心臟改造成寂滅靈根!

而季一默默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不叫自然是不可能的,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忍受着「挖骨」之痛一聲不吭那才是怪事。

一邊的「秦王」見着一直面無表情的季一面對如此痛苦終於忍不住慘叫起來,不禁露出一絲幸災樂禍的笑容。

這大概就是他的惡趣味了。

……

《無塵魔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