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陵渡
武陵渡 連載中

武陵渡

來源:google 作者:天一方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洛 陳四月

那年洛陽大雪,老祖下山,帶回初生的嬰孩,生養於武陵仙源內,聞春風,聽夏蟬,拾秋葉,賞冬雪……年十四,下山,結交英傑,風雲漸起展開

《武陵渡》章節試讀:

天色漸明,太陽磨磨蹭蹭地挪動了半天,終於高懸在天上。

趙老漢是城中拾荒為生的老人,本來不願去城西角落那處破地方,因為老早就被他們拾荒的翻了個遍,再說那本就是貧民窟,能有什麼值點錢的東西?

趙老漢的家恰好在那附近,昨晚隱隱約約聽到那邊一陣陣的聲音,睡眠本就淺的老人決定天明去看看發生了什麼。

破舊的一片房區依舊破舊不堪,往裏面走去發現裏面比往日變得更加破爛。

一片較為開闊的地方,赫然躺着兩個不知死活的人,衣不蔽體,四周地面龜裂,。

趙老漢一把年紀依舊被嚇到了,並不敢上前探查,萬一自己被牽扯上該怎麼說清楚?

趙老漢本想原路退回,但是想到兩人若是還有生機那自己豈不是間接害了兩個人的性命,於是和四周街坊說出了此事,大家一致決定報給官府去好了。

幾名衙役隨着趙老漢和街坊們一同走進這平日里不大有人來的地方,仔細探查了一下,兩人受傷不輕,但危及不到性命。

很快縣丞那邊的人來將此地封鎖起來,將圍觀人群隔離開了,最後由縣丞公子帶回縣衙里去了。

小城不大,消息很快傳得滿城飛。

有的說是兩人進那片破爛的不祥之地被陰物所傷,也有說是兩個高手打得天昏地暗,最後雙雙暈倒躺在那了……

光照使朱山河驚醒過來。

那一桿長槍刺下的場景歷歷在目,仍讓他感到膽寒不已。

好不容易將腦海中那一遍遍刺來的槍影壓下,打量了一下周圍。

不知怎麼自己躺在了一個陌生的房間,身上傷口都被包紮起來了。

何黎像個死豬一般躺在一旁的床榻上依舊昏迷。

叫了幾聲,很快便有人來了。

來人朱山河認識,正是李思樂。雖然一直和李公子打交道的是何黎,但朱山河也是和李思樂見過的。

估計是李思樂尋到兩人將兩人弄回這裡療傷。

朱山河受傷並不重,尚能起身,對李思樂抱拳感謝。

李思樂神色並無異常,還帶着一些笑意,讓兩人在這安心養傷,等傷好再做商議。

臨走時,李公子似乎有話想說卻終究沒有說出口。

搖了搖隱隱作痛的頭,壓下心中不安,那一槍屬實是給朱山河留下來心理陰影。

這裡不是他地,正是縣丞府,走出朱山河何黎養傷的房舍,李思樂左繞右轉,頗有曲徑通幽之意,來到縣丞府前廳,一個人正坐在那裡喝茶。

不是他人,卻是林洛。

李思樂一大早把朱山河兩人弄回來,林洛就上門了。先是表達對李公子出手相助的謝意,之後一本正經和李思樂談起了登門拜訪的來意。

讓朱山河兩人拿出東西贖回兩人身上帶着的各種器物。

李思樂算是明白了找到兩人時為什麼兩人衣不蔽體,如同乞丐般昏死在眾目睽睽之下,兩人身旁的紙條也解釋得通了,不禁苦笑。

本來安撫下兩人,將兩人打發走此事便算了結,日後他們江湖相見也與自己無關了。誰知林洛會找到府上來和自己商談如何敲竹杠,得了,還得再蹚趟渾水,若是被朱山河兩人得知還會徹底撕破臉。

唉,就算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吧。李公子如是安慰着自己。

可是這佛難送啊。

本來想用金銀俗物結束此事,但是這個衣着普通的少年絲毫不為所動。

各種朱山河和自己能拿的出來的功法秘籍這少年也委婉地表達了不感興趣。

難不成他想搞幾手衡岳劍宗劍法?

李思樂也排除了這個可能性,先不說衡岳劍宗的劍法需要劍宗自己的心法,旁人得到劍法也不可能練好,朱山河這種弟子更是死都不敢將劍法流入江湖之中。

商議到最後也沒談出個所以然,李公子建議自己和朱山河兩人說過此事之後看他們願意付出什麼代價。

送走林洛,不對,是暫時送走了這尊佛,李思樂也頭疼起來了,坐在前廳不停地喝着熱茶……

林洛沿路買了些吃食帶回吳亮的住處。

三人簡單吃過早飯,林洛在房間里打起從小便學會的拳法。

練完拳又開始打坐,調息斂氣。

吳亮看得眼睛發亮,卻沒有打擾林洛,在林洛靜坐時起身出門。

等到他回來,林洛已經結束了打坐,坐在木凳上捧着一本不知什麼書看得挺入迷。

聽到漸近的腳步聲,林洛他抬頭問吳亮家中可有什麼食材,他好做個午飯。

吳亮本也不住這裡,不過是李思樂給他安排的一間外宅,別說食材,怕是連鍋台都沒有。

不片刻,三個少年坐在一家酒樓裏面。

既然做不了午飯,那林洛索性請兩個出來吃飯。

吳亮一直樂呵呵,聽聞有人請吃飯更是咧嘴笑得很燦爛,陳東隅自從昨晚便一直冷着張臉,可能是因為吳亮昨晚所說讓他不服卻無法反駁。

沒等吳亮高興多久,看着林洛點的菜,一直帶着笑容的臉也垮了下來。

無他,林洛只點了些便宜的菜,其次,除了一條蒸魚外全是一些素凈的菜食。

油水不多,又是幾個少年,連店小二也沒了好臉色。

李公子說這小子沒有接受用金銀贖回朱山河兩人被他剿走的物品,想來是一個不差錢的主,可是這些菜也太素凈了吧。

這頓飯吃得有些沉寂,覺得自己在吃素齋的吳亮摸了摸腰間空空的酒壺,想喝酒了,早知道那壺酒昨晚就不喝了,為了裝排場出手,將自己平日里捨不得喝的佳釀忍痛拿出來了。

「李公子說了,朱山河提出了他的條件。」吳亮想起了自己去和李思樂拜別時李思樂讓自己轉達的消息。

埋頭吃飯的林洛和陳東隅都抬起了頭。

「朱山河說自己知道一處古墓,來頭怕是不小,他願意用這處地方的消息換去自己的家當。」

「單單告訴一個墓的消息便想打發我們?」不等林洛說話,陳東隅放下手中的碗筷,率先問道。

「聽李公子說是一個幾百年前的一個天道高手的墓。」

聞言,陳東隅依舊不為所動:「天地人三境,哪怕當下一個天道高手也是能夠開宗立派萬中無一的武道巔峰,這種人的陵墓,我們也不可能吃下的。更何況我們和那兩名劍宗弟子結下樑子,這是給我們挖坑也不得而知。」

吳亮並不在意陳東隅的質問,而是看着林洛等他表態。

「現在不是看我們要什麼,而是他們有什麼,畢竟他們隨身帶的身家都在我們這了,估計也不太拿的出什麼,做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還是要與人為善的。」

無視陳東隅的白眼,林洛繼續說道:「當下我們不好去探索那座古墓,但不代表以後不行,哪怕我沒有踏入武道,都知道一個天道高手的武學心得何其寶貴。」

吳亮點頭深以為然,此事就這樣定下。

然後聊到了吳亮要去的羅霄山脈,才知道為何他要尋找同伴一同前去。

原來是半月前,一個小家族被屠戮殆盡,引得官家大怒,出極高的代價懸賞兇手,江湖上那些高手大量出動依舊被那人逃入羅霄山脈之中,大批人為了懸賞而進入山脈搜尋,期間又被那個魔頭斬殺一批。

官府懸賞的東西之中有一件吳亮所需的三秀草,用以煉化成湯藥,沐浴此葯對淬鍊身體大為有益,但這種靈草為帝國軍方所獨特培育而出,軍中高手才得以使用,一般人想弄到難於登天,反正是有價無市。

「三秀草?我能給你弄到,當做還你昨夜出手相助的人情。」陳東隅語出驚人。

吳亮擺手道:「昨夜出手只是為了還清我欠李公子的人情,你這邊我無功不受祿,況且比起三秀靈草,我更想的是將那個魔頭擊殺。你們去不去?」

「我沒什麼想法,現在我欠林洛人情,他去我就去。」

本以為林洛會猶豫考慮一下,沒想到林洛直接答應下來。

「林洛你尚未修武,我去尚有自保能力,危機時刻我們可能無暇顧及你,你還是得好好考慮一下。」陳東隅沒想到林洛這麼乾脆就答應了,出言提醒。

「無妨,我會小心一點,我可以以秘法為你們增幅戰力,一起去我認為更為妥當。而且我想去看一看,是什麼讓一個人能做出屠人滿門的事情……」

《武陵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