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吾名即信仰
吾名即信仰 連載中

吾名即信仰

來源:google 作者:空谷幽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空谷幽男 紀心陽 都市小說

人生為何?有的人只求一日三餐,安安穩穩;有的人卻想功成名就,流芳千古紀心陽作為一名社會底層,最大的夢想就是賺點錢買下菊花街,然後和乾媽幸福快樂地生活可在命運之手的暗中推動下,他的人生發生了巨大的轉折,無比精彩的同時也無比險峻未來到底如何?誰又知道呢!展開

《吾名即信仰》章節試讀:

菊花街,是黑水晶城非常有名的一條街,這裡有着上百家各具特色的店鋪,每天光臨這裡的客人都是以萬為單位計算。

此時雖然已是午夜時分,菊花街依然熱鬧非凡。

路邊的一家燒烤攤上,坐滿了成雙成對的男男女女,有的正在培養感情,有的則是結束後在補充體力。

當然,也有可能是中場休息。

紀心陽也在這裡,不過卻是一個人佔了一張小桌子,桌子上擺了一大堆的竹籤,還有冰得直冒白煙的啤酒。

咕嚕咕嚕~

一口把還剩小半瓶的啤酒喝完,紀心陽朝着燒烤攤老闆揚了揚空酒瓶。

「老蔡,給我再來兩瓶冰啤,還有兩串腰子。」

「你是不是有毛病啊你,沒看我忙得要死嗎,你特么都點了十幾次東西了,每次就點個一兩串,你想累死我啊。」

「兒子,拿兩瓶冰啤給那王八蛋。」

燒烤檔老闆老蔡罵罵咧咧地一邊抱怨,一邊把兩串腰子放到烤架上。

「欸欸欸,怎麼說話呢,一兩串不是串了啊?我可是在照顧你生意,沒聽過顧客就是上帝嗎?」

「特么的給錢才是顧客好嗎?你什麼時候給過錢了?這幾年賒賬賒了都快1枚金幣的人別嗶嗶,再嗶嗶就給我滾蛋。」

見老蔡好像有點發火的樣子,紀心陽趕緊道歉:

「對不起,蔡哥,我錯了。」

說完又小聲對把冰啤拿過來的少年說道:

「菜頭,你以後可千萬別學你爸,賣點燒烤還扣扣嗖嗖的還賺不到錢,以後你去當個少爺都比你爸賺得多。」

「NMB~!」

被稱作菜頭的少年給了紀心陽一個大白眼轉身就走,留下一句國粹讓其慢慢體會。

「哎,無聊,怪不得都18歲了還是個生瓜蛋子。」

紀心陽自言自語,打開瓶蓋又對嘴大大地喝了一口。

「爽!」

「陽子,吃燒烤也不叫上姐姐,太不夠意思了你。」

啪~

一隻手突然拍在紀心陽肩膀上,害他嚇了他一跳,差點把嘴裏的酒都給噴出來了。

「沒看到老子在喝酒嗎?誰特么拍我了…」

轉頭看去,說話的是一個化了妝後算是有着幾分姿色,徐娘半老的女人。

原本還怒氣沖沖的臉立馬變得笑容可掬。

「喲吼,是柳姐啊,怎麼那麼有空來吃燒烤呀?今晚沒客人嗎?來來來,坐坐坐,一起吃點。」

柳姐扭着水蛇腰坐在紀心陽旁邊,笑顏如花。

「哎,別說了,隔壁店來了幾個不錯的新人,整天忙得熱火朝天,我們那卻無聊得拍蒼蠅鬥地主。」

「對了,小陽子,姐上次和你說得那件事考慮得怎麼樣了?」

「柳姐,我都說我對那個沒興趣咯,菊花街落單的少爺多的是,你想增加這項業務也不用找我啊。」

「哼,你個小沒良心的,虧得姐這些年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幫姐做事有那麼接受不了嗎?我就不明白了,讀書有什麼好讀的,我看那些讀完書找不到工作的人一堆一堆的,我們店裡那個安保阿強就是大學畢業的,現在還不是一樣給我打工。」

「那可不一樣啊柳姐,那個阿強讀的就一野雞大學,聽說畢業了連證書都沒有,我以後可是要讀有證書的大學的。」

紀心陽給柳姐倒了一杯酒,又接著說道:

「再說了,我馬上就要18歲了,到時候運氣好覺醒了血脈,那我就可以去血脈師學院,畢業了就能賺大把大把的錢回來孝敬你。」

「這不比賺那點辛苦錢來的香嗎?」

柳姐露出一臉鄙夷。

「就你還想覺醒血脈,你是不是假酒喝多了,腦子壞掉了,能夠覺醒血脈的人少個跟菊花街的處男處女似的,我勸你還是不要浪費錢的好,血脈測試一次要5枚金幣呢,你有這麼多錢嗎?。」

柳姐說完一口乾了杯子里的啤酒,然後又突然想到了什麼。

「咦,陽子,你剛才說你快18歲了?」

紀心陽露出一臉無奈。

「對啊,我現在都讀高三了好不好,可不就是18歲了,你好歹也是我的監護人啊,我們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了14年,你這都不知道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哈,時間過得還真快,你爸媽把你交給我的畫面好像還在不久之前,轉眼你都快18歲了。」

「對了,18歲生日要什麼禮物啊?要不我讓下面最漂亮的姐妹幫你踏出第一步,再包個紅包給你怎麼樣?」

「這個禮物兩年前你以為我18歲生日你就送過了好不好。」

「呃~這樣啊,看來是真的老了,最近我這記性真的是越來越差,老是忘這忘那的。」

「沒上心就沒上心,你連40歲都不到,找這個借口你以為我會信嗎?」

「這次姐肯定不會忘的,怎麼說也是乾兒子的成年禮物,姐這次下血本,給你準備個大禮,哦,對了,我突然想起店裡還有事,先走了哈,你也別太晚回來,最近喝多了鬧事的人特別多。」

為了掩飾自己忘記紀心陽年紀的尷尬,柳姐說著就起身離開,走之前還把剛端上來的兩串腰子也一起拿走了。

卧槽。

……

「老蔡,再給我整兩串腰子。」

「整你MB,滾蛋。」

「我給錢。」

「先把賒賬的錢結了。」

「卧槽,要不要這麼小氣,趕緊給我烤,老子有的是錢。」

紀心陽掏出一枚金幣,朝着老蔡腦袋就狠狠扔去。

「哎喲,陽子,你剛才說要幾串烤腰子來着?兩串是吧,那怎麼行,你看你都瘦成什麼樣了,叔再免費送你一串。」

…….

紀心陽的父母還活着的時候,他們一家人就已經生活在菊花街了。

父親紀念是一個看場子的小頭目,母親思香則是一個喜歡把頭髮染得五顏六色的太妹,據說當年父親把母親騙到手並生下他的時候,他母親才剛滿19歲。

然後在14年前,也就是紀心陽4歲的時候,他的父母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被人砍成了重傷,父親紀念當場就死了,母親思香在彌留之際把紀心陽託付給了自己的姐妹,也就是現在的柳姐。

柳姐當時也只是一個剛下海不久的19歲女孩,自己有時候都吃不飽,可為了好姐妹的遺願,柳姐從來沒有放棄過紀心陽。

紀心陽清楚地記得,小時候柳姐每次從房間里滿身傷痕地出來,都會拿着手裡的錢在他面前晃來晃去,笑着對他說:

「餓了吧,走,乾媽帶你去吃好吃的。」

縱使千難萬難,柳姐還是把他拉扯大了。

雖然現在柳姐手底下也有了一些姐妹,但賺到的錢多數都分給了下面的人,所以其實也沒賺到什麼錢。

黑水晶城高中以下是免費的,上了高中之後則需要交學費和其他各種費用。

於是他騙了柳姐,說他現在讀的高中是免費的。

這也是紀心陽上了高中後去參加生存遊戲的原因。

柳姐太累了,他不想再看到柳姐為了他背負更多的壓力。

《吾名即信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