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連載中

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來源:google 作者:小七來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稚魚 現代言情 陸川

江稚魚,在28歲那天,摘下自己大齡剩女的標籤,成功嫁給了相親認識一個月的范建建然而,婚後她忙碌的職場時間,卻練就了她老公——一身出軌而遊刃有餘的好手段江稚魚作為21世紀的新女性,不但沒有悲傷,反而叫自己的老闆陸川幫她抓姦果然二人齊心合力,一個大比兜,就把這對出軌的姦夫淫婦摸了個明明白白都說情場失意,職場得意而這江稚魚好似霉神附體,上班時間摸魚和閨蜜微信聊天因為閨蜜抱怨生活不如意,江稚魚本來想鼓勵她說:「別人都可以放棄,你不可以」結果發過去成了:「別人都可以放屁,你不可以…」這該死的九鍵輸入法!然鵝,打錯字不是最尷尬的,最尷尬的是:江稚魚把這條信息,發給了自己的老闆陸川!!!江稚魚慌亂中想撤回剛發送的微信消息,沒錯,她卻狗血的點成了刪除!老闆陸川手按眉心,死死盯着手機微信的聊天框,「別人都可以放屁,你不可以!」陸川一臉質疑,心想現在的員工,連老闆放屁都不讓了嗎?可陸川還是想抗議一下…隨後一條未讀消息出現在江稚魚微信置頂,「憑什麼?」而江稚魚在工位上抱着手機,尷尬地扣出了一套芭比夢想豪宅江稚魚工作的出色表現,讓她的老闆陸川,不得不關住起這個女人…展開

《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章節試讀:

兩天沒睡覺,我的精神頭確實有點耗不住,放下手機沒一會兒,我就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我剛出房門,陸川就精神滿滿的站在我房間門口,和我打招呼。「早!」

「嗯,早!」我手裡拿着匯款單子,和陸川示意,吃完早飯,就可以出發去匯錯款的公司要賬了。

早餐我們選了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店裡只有一對夫妻在忙碌。丈夫在炸油條,妻子在招呼客人,「你們小兩口想吃啥?」

顯然,店裡的老闆娘把我和陸川當成了夫妻。

而我們倆默契的都沒有解釋,而是點了店裡的油條豆腐腦。既然來了北方,就要吃一下北方的早餐!

成年人的世界,不是事事都要解釋。

我們選了靠店門口的座位,陸川坐我對面。等老闆娘端來早餐,陸川拿起店裡的勺子,迫不及待就喝起了豆腐腦,「咦咦咦,果然是鹹的!你快嘗嘗!」

陸川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和我炫耀着北方的咸豆腐腦。

我嘗了一口,「嗯,確實是鹹的!不像我們南方,豆腐腦都是甜的。」

吃完早餐,我們如約來到匯錯款的公司,公司老闆也特別客氣地和我們溝通。當然,這都是陸川的功勞。

因為陸川那彩虹屁拍的,我都害臊!而對方公司老闆,卻特別吃這一套!

整個一上午都順順利利的度過了,對方公司財務也把匯錯的100萬,打回了我們公司賬戶。

午後,我和陸川來到青島的棧橋,並排漫步在沙灘上。我們倆,各懷心事。「江稚魚,要不我們在青島待幾天吧,聽說明天青島有啤酒節!」

陸川突然走到我面前,轉身對着我,讓我猝不及防的摔進了他的懷裡。

「對…對不起!」我猶如彈簧一樣,在陸川的身上反彈開來。我深知自己是個有夫之婦,雖然丈夫出軌,但這都不是我喪失道德底線的理由,我不能學他。

和異性這樣的身體接觸,是我應該避諱的。

「我可以等,等你說沒關係的那天!」陸川突然認真起來,我看着他那張一臉嚴肅的娃娃臉,對應上這大海,竟然有種男團的感覺。

我一個沒忍住,就給他…拍了張照?

畢竟我除了公司基金經理這個身份,還有一層身份,就是——攝影博主。

「啤酒節就不去了,我還要回家。」正在我為自己自作聰明的轉移話題,而沾沾自喜的時候,陸川低頭湊到我身邊,「好吧,不去就不去,那我看看你拍的照片。」

陸川180cm的大個子,彎下腰湊近我,和我說話時,他的哈氣剛好落到我的耳朵上。我耳朵一陣燥紅,這感覺,只有我和范建建第一年談戀愛的時候才有。

我慌忙把自己剛才拍照的手機遞給了他,讓他自己看,而我自己則躲得遠遠的。

「江稚魚,有電話!」陸川一臉逆笑地靠近我,舉起他手裡我的手機。

我一把奪過手機,「喂!」

「你好,請問你是江稚魚小姐嗎?」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女性聲音。

「我是!」一般對於打電話過來,指名道姓的問候,我都帶着謹慎心態接聽。

「我是您父親的秘書,您父親於懷鍾找了您二十年,終於打聽到您的消息。請問,您方便來隋州和他見一面嗎?」電話那頭的女人一頓輸出,而我卻敬佩這女人的職業素養。

現在的騙子,連騙人都這麼高級了嗎?

「我父親去世了!」這是我媽告訴我的,在我五歲的時候,我媽就和我說我爹死了,是出車禍被撞死的。

而我爹死的時候,什麼都沒留,就留下了一筆巨額的高L貸。我媽那會懷着二胎,被追債的天天找上門,他們見我媽一個女人還不了債,便打起她身體的主意。

自那以後,我媽精神錯亂,承受不住打擊,連帶着她腹中的孩子,一起跳江自殺了。

而我也是那一年,被送到了福利院。可憐了我媽還沒三十歲的母親,和她那未出世的孩子。

所以我是恨我爸的!

陸川看出了我心裏的憤怒,走到我身邊,用手環住我的腰,「一通電話,深情認子,說不定真是你父親呢!」

「憑什麼就要相認?被偷走的這些年,這些消失的父愛,又如何彌補。支離破碎的家庭,又該怎麼彌補?」

我一邊憤怒的回答,一邊用力推着陸川的手,可是他卻一臉享受,好像我倆就是打情罵俏的情侶一般。

見我真的生氣了,陸川才放開環住我腰的,那雙越界的手。「江稚魚,你真夠謹慎的!這只是來自朋友的,禮貌性的安慰一下你!」

見陸川自己找台階下,我也不好意思再生氣,畢竟一個公司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我只好回了句「謝謝!」,而後獨自向海岸邊走去。

陸川眼神迷離的看着前方的江稚魚,低聲說道「我是真的心疼你,捨不得你受傷,才忍不住越界的。」

而陸川的話,隨着一陣海浪的來臨,被卷進大海里,消失的無影無蹤。這一切,江稚魚不可能聽到。

整理好心態,陸川又做回了那個江稚魚的上司。追上江稚魚,兩人決定開車去機場,買票回家。

而我回到我所在城市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家看看范建建有沒有作妖。

可當我打開家門的那一剎那,一個陌生男人映入我的眼帘。他端坐在我新買的沙發上,正和范建建愉快的聊着家常。

「老婆,你回來啦!」范建建這表面功夫,絕對算得上二十四孝男友。他熟練的接過我手裡的包包,掛到門口的置物架上,並且把我護送到客廳正**。

而家裡的陌生男子也從端坐,到站了起來,彷彿要接待什麼大人物一樣。

「稚魚,我是爸爸!」

我覺得眼前的男人彷彿在和我開玩笑,就好像讓我接受一個間接性殺人犯一樣。

我忍住眼裡的淚水,此刻我記起了腦子裡,我五歲時,我那個父親的模糊模樣。

是他,沒錯了!

雖然現在他的模樣變得老了,穿的光鮮亮麗了,但是他確實是我父親…

媽媽說,他不是死了嗎?

我該怎樣去接受這樣一個,消失二十年,間接性害死我媽媽,還有我那沒出世弟弟的父親?

「爸,稚魚昨天出差,可能有點累了。這一時間信息量太大,讓她回屋休息一下就好了。」范建建一臉諂媚地討好着我的父親於懷鍾。

「范建建!你在叫誰爸?」我此刻徹底崩潰,歇斯底里的對着范建建怒吼!

「」

《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