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它小說›夏夕綰陸寒霆
夏夕綰陸寒霆 連載中

夏夕綰陸寒霆

來源:外網 作者:琉璃雪雪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琉璃雪雪

展開

《夏夕綰陸寒霆》章節試讀:

翌日清晨。

夏夕綰坐在餐廳里喝着女傭送上來的紅棗蓮子湯,陸老夫人笑臉咪咪的在旁邊陪聊。

「綰綰啊,我一看見你就喜歡,以後寒霆敢欺負你,告訴奶奶,奶奶幫你揍他…喝,別停,多喝點紅棗蓮子湯,我們一定要早生貴子,連着產子,奶奶要一手牽着小寒霆,一手牽着小綰綰…」

陸老夫人已經頭髮花白了,但是精神矍鑠,慈祥又和藹,如果忽略她是逗.比這一點的話,夏夕綰十分的喜歡她。

這時女傭的聲音響起,「少爺,早。」

陸寒霆下樓了。

夏夕綰抬眸,今日的陸寒霆穿了一身白襯衫黑西褲,經典男神的搭配,手工版的布料被熨燙的沒有絲毫褶皺,他信步從紅毯上下來,與身俱來的優雅矜貴。

後面還有一個年長的喜嬤嬤也跟着下來了,手裡捧着一個喜帕,喜帕上有一抹血梅。

喜嬤嬤笑着跟陸老夫人倒喜,「老夫人,恭喜恭喜,祝你早日抱上重孫。」

「好好好,管家,賞!」

陸老夫人十分壕氣的派發紅包。

夏夕綰一看就知道喜嬤嬤收的是昨晚她跟陸寒霆同房的喜帕,女人第一次會流血的,可是他們什麼都沒有做,那…血梅哪來的?

這時陸寒霆停在了她的身邊,他單手抄在褲兜里低下頎長的身軀,覆在她耳畔低聲道,「我乾的,我應該沒有多此一舉吧,你還是…處么?」

他問的過於直白,夏夕綰連個戀愛都沒有談過,現在雪白的耳垂當即灼紅了一片。

此時兩人姿態有些親昵,陸寒霆低身跟夏夕綰說悄悄話,很像是新婚夫妻如膠似漆的模樣。

陸老夫人當即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我什麼都沒有看見,我不看我不看,你們繼續。」

說著陸老夫人就將手指打開了,偷偷看着。

陸寒霆看着夏夕綰悄然灼紅的小耳垂,英氣的劍眉微挑,溢出幾分成熟男人的邪魅風情,「你20歲生日還沒有到,算是19歲,沒有過…男人吧?」

夏夕綰還很小,才19歲。

陸寒霆27歲了,男人風華正茂的年紀,英俊而成熟。

他這麼鍥而不捨的逼問着,兩個人又靠的近,夏夕綰只覺得他溫熱的氣息噴洒在了她脆薄的嬌肌上,讓她只想躲。

「你要吃么?」

夏夕綰轉身,將小勺子里的紅棗蓮子湯直接喂到了他的嘴裏,一心想堵住他的嘴。

一邊的管家直接叫出了聲,「少奶奶,那是你的勺子!」

少爺是有很嚴重的潔癖的,那是少奶奶用過的勺子,管家迅速去拿漱口水。

夏夕綰纖長的羽捷一顫,剛才一心想堵住他的嘴,竟然直接用自己的勺子餵了他,這…

被餵了一勺的陸寒霆站直了身,他蹙了一下英俊的眉心,然後在眾人的目光里將這一勺紅棗蓮子湯給吃了。

管家大跌眼鏡,少爺這是…怎麼了?

少爺你可是有潔癖的啊,難道你忘了么?

陸老夫人滿意的點頭,人過七十,她已經看人很准了,她一看夏夕綰就喜歡,這個女孩跟自己的孫子那是命中注定的。

「好好好,你們兩個共吃了一碗紅棗蓮子湯,看來我的重孫很快就要到夕綰的肚子里了。」陸老夫人開心的像個孩子。

夏夕綰手裡拿着那個餵了陸寒霆的勺子,看着半碗的紅棗蓮子湯,她究竟是吃,還是不吃呢?

這時陸寒霆坐了下來,他一雙狹眸看了過來,十分關心道,「你怎麼不吃了,快吃吧,待會兒就涼了。「

「…」

夏夕綰知道陸寒霆絕對是故意的,剛才餵了她用過的勺子,現在他要她繼續用這個勺子。

這相當於兩個人間接…親吻了。

「是啊夕綰,你怎麼不吃了,快吃啊,待會兒再給你盛一碗。」陸老夫人道。

夏夕綰迅速拿着勺子將半碗紅棗蓮子湯麻溜的吃了下去,「我飽了奶奶,不吃了。」

看着女孩嬌俏裡帶着憨態的可愛模樣,陸寒霆勾了一下薄唇,心情很不錯。

……

吃過早餐,陸老夫人問夏夕綰,「夕綰,待會兒你要出門么?」

夏夕綰點頭,「奶奶,我要回一趟娘家。」

「回娘家是應該的,寒霆,你跟夕綰一起回去,帶上禮物,這女婿的禮數不能廢。」陸老夫人迅速叫了陸寒霆。

夏夕綰阻止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因為陸寒霆走了過來,他道,「好,一起走吧。」

兩個人出了幽蘭苑,來到了草坪上,陸寒霆紳士的拉開了副駕駛車門,「上車。」

夏夕綰擺了擺手,「現在奶奶已經看不到了,你忙你的吧,我打車回娘家。」

陸寒霆挑起劍眉,「不是說在奶奶面前要配合我演戲么,上車,別讓我把話說第三遍。」

這男人還真是強勢霸道。

不過夏夕綰心頭一跳,昨晚她說的和平協議,他是同意了!

夏夕綰沒有再拒絕,順從的上了豪車。

豪車疾馳在路上,兩個人都沒有再說話,為了避免尷尬,夏夕綰索性將小臉轉向窗外。

蹭亮的車窗上倒影出陸寒霆的影子,男人在專心的開車,兩隻大手從容的按在方向盤上,轉彎變道加速,行雲流水。

夏夕綰看到男人結實手腕上戴着的那塊名貴鋼表,價格在千萬。

他究竟是什麼身份,夏夕綰不知道,她只知道現在兩個人達成和平的協議,這樣更方便她在夏家行事。

夏夕綰將目光落在了窗外疾馳而過的風景上。

……

半個小時後,豪車停在了夏家門口,夏夕綰垂眸去解身上的安全帶。

但是,解不開。

「我來吧。」陸寒霆頃過了頎長的身軀。

夏夕綰鬆了手,讓陸寒霆幫忙解開。

其實陸寒霆昨晚就嗅到了夏夕綰身上的香氣,現在兩個人這樣靠着,他鼻翼下縈繞的都是少女身上那股怡人的體香……

《夏夕綰陸寒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