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喜塵
喜塵 連載中

喜塵

來源:google 作者:黃黃黃大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西沉 林喜 現代言情

粗糙膽小鬼x精緻大少爺的奇妙組合保守猶豫派x開放行動派的驚喜碰撞我的雖然名字裏面有個「喜」字,但我這個人看起來一點也不喜慶厭世、好吃懶做,怕苦怕累,哪怕「芳齡」二十六,也還是要每隔兩個月回家一趟,不願離開父母身邊太久,否則呼吸困難十六歲,素麵朝天,他不記得我,我不記得他;二十六歲,濃妝艷抹,他說想認識一下我,很可惜,我最近沒啥熱情,正當故事還沒開始就要結束時,他和我的人生軌跡卻因某些難以啟齒的原因不得不交織了在一起我們本無緣,怎麼就走到了一起呢?展開

《喜塵》章節試讀:

我,林喜,今年二十六,普普通通的公司小職員,不美麗不富裕,我應該改名叫林厭才對。我脾氣不好,敏感多疑,貪吃又任性,工作三年沒有攢下什麼錢,沒什麼特別的愛好,就愛吐槽,看誰不爽我就在肚子里罵,在聊天框里罵,在備忘錄里罵,除了不會當面吐槽,我幾乎什麼地方都吐槽過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是這樣一個擰巴的人,我記得小時候我很單純很快樂還開朗,和小朋友很能玩得來,長大了彷彿被換了靈魂,到底是誰偷走了當初的我?百思不得其解。

今天周一,我結束了兩天的宅家生活,早上6點30準時起床,收拾20分鐘,10分鐘早餐,7點出門,60分鐘左右到公司剛剛好,不會遲到也不會早到。我是這樣計劃的,偶爾會賴床昏迷不醒,好在還是有點意志力,呼喚我起床的是上班多一天又能多掙一天工資,這樣的盼頭,成年後漸漸懂得,人不能期待太多,不能期待你給所謂的朋友真心實地的幫忙後,人家說了一句「謝謝」之後還能給你更多的回饋,也不能期待你老老實實聽上司的話,為上司做事,人家有提拔的就一定第一時間考慮你,更加不能期待抽獎能輪到你,不能期待你付出真心後你喜歡的人就會喜歡你多一點,不能期待你的未來就一定會前途明亮。

經過三年的打磨,是的,我更加不會再期待太多了。早上的地鐵還是和往常一樣擠,有什麼好期待的,我期待一下今天能多摸點魚還差不多。照常臭着臉站在地鐵車廂里的一個角落裡,要說有什麼小愛好的話,那就是觀察周圍的人,前面那個戴口罩的小男生穿搭甚得我心,旁邊這個大叔是不是該減肥了啊,真的很擠!(差點就口吐國粹)。美女就是美女啊,戴着口罩都擋不住眉眼的絢麗,這麼早起來都精緻得發光,我說的是隔着兩個人之外的捲髮披肩的那個美女,世間上因為有美女的存在,讓我因早起疲憊的心得到了些許撫慰,首先聲明我不是......

咳咳。還是很疲憊,暫停我的觀察研究,還有十幾個站,先閉目養神。地鐵一個站一個站的切換,人群也上上下下。這就是我工作日的一天之始,人好像只要開始進入純粹的不期待過多要素的狀態,平靜之後就會有漣漪泛起,比如本該是平平無奇的那個周一,日出未幾,夏日的早晨好像一顆化在嘴裏的檸檬味維生素C含片,酸酸甜甜、清清涼涼。對於周一,早已習慣它是忙碌的開始,反過來說,它是需要打起精神的第一天,周末充足的能量正在此刻派上用場。7:55,進入公司打卡,再坐電梯上去,完美達到工位,8:00。一周的工作開始了。

「嗨,早啊,小喜!」隔壁工位的女生陳珊迪也剛好來了,跟我打了個招呼。

「早,珊迪~」我轉頭微笑着回應她,今天她穿了一套以前沒穿過的米黃色小西裝,很是靚麗。我問道:「穿新衣服啦?今天要去跟男朋友約會嗎?」

「嗯,對呀,好久沒見到他了,昨天去逛街的時候買的,怎麼樣?」她眼裡抑制不住的期待,在我面前轉了幾下試圖讓我欣賞欣賞。珊迪是個身材高挑,五官立體的女孩,我一度以為她是混血兒,但她否認了,說父母都是本地人,可能祖上有外國人的混血?她也不清楚。

「我覺得不錯,咱們珊迪挑衣服的眼光從不讓人失望。你本來就挺白的,穿顏色啥都好看。」我說的是實話,珊迪的衣品一向很好,就是挑男人的眼光還需要進步,她的對象我見過兩次,她下班的時候來公司樓下的時候,我「有幸」一睹真容,怎麼說呢?如果減肥十斤再提升一**態和穿搭還是勉強能接受的,當然也不關我的事,珊迪開心就好了,半年前她因為跟模特前男友分手傷心了很久,每天上班都鬱鬱寡歡。三個月前遇到了現任,正處於熱戀期。

「嘻嘻,小喜還是那麼會夸人。今天請你喝奶茶呀?」珊迪心情一好就喜歡請別人吃東西喝奶茶,她家裡比較殷實,自己平時也在下班閑暇後搞搞直播,她唱歌很好聽,有不少粉絲,我毫不客氣地接受了。

我倆差不多交流完畢就開始投入各自的工作中去了,還是和上周差不多的內容,處理表格,寫寫彙報,我一向不喜歡出現其他幺蛾子,因為很怕麻煩,所以註定我這人是不能大富了,喜歡尋求安穩和放鬆,我是膽小鬼罷了。

對着電腦敲着字敲累了,我坐在工位上伸了個懶腰,望向窗外,日落西沉,高樓大廈的間隙之間火紅圓潤的太陽與它周圍暈染的天際,橙紅紗紫的,這就是夏季里我枯燥無聊的日常里些許小美好,有時候覺得世界周遭也沒那麼討厭了,我一向口是心非而已。這時,手機里傳來一個訊息,我納悶着是誰發消息,內心暗暗期待千萬不要是領導,面無表情下是一瞬間的恐慌。

「喜子,下班有空嗎?店裡出新品了,請你來試吃。」原來是微信里的一哥們左樂然,,剛來這個公司的時候認識的,他當時在公司附近剛好開了個咖啡店,新店開業之際,我第一次去還不小心鬧了烏龍,就這樣我倆認識了,說來已經有快三年了。正好下班沒啥事,不薅羊毛白不薅,當然要去!

我學着霸總的歪嘴一笑,發送消息過去:「當然!下班見。」

左樂然秒回我一個:「OK」

下班時間一到,珊迪歡歡喜喜地跟我說了再見就下去找她男朋友去了,我背着包走出公司輕車熟路的摸到了左樂然的咖啡店,下班的高峰期時間,客人陸陸續續聚集在了這個裝潢簡約的小咖啡店裡,我一進去就看見左樂然在磨咖啡,店裡放着舒緩的歌,昏黃的陽光透過窗映照在淺白的牆壁上,木製的鐘擺時針指在了6點,分針指在了9點,現在是傍晚6點45分,綠植寬闊的葉子舒展着,油光亮麗,這個店被左樂然打理得一塵不染。我照舊挑了個角落的位置等左樂然回消息,我告訴他我已經來了。我看他很忙,就不上前打擾了,等他稍作歇息了再說。我們一向如此,心照不宣的各自忙各自的,我拿起咖啡廳圖書角架子上的一本書,上次沒看完的那本書這次繼續看。珊迪問過我為什麼還沒有和左樂然在一起,左樂然條件這麼好,身高一米八五,肩寬腰細的,雙眼皮高鼻樑,秀氣又不失清爽,經常是附近青春少女聚集八卦的談資(左樂然在我這裡吹過這樣的牛,我不是很信)。可事實是,我目睹過有小女孩問他要聯繫方式,我不能否認,他確實很不錯。

至於為什麼我倆沒有火花產生,我也不清楚,我覺得有個帥哥閨蜜就很不錯了,很難想像跟左樂然談戀愛的自己會是什麼樣的。

我看着書出了神,一想到跟左樂然手牽手互相叫親愛的就全身起雞皮疙瘩,不行不行,「好怪哦!」我情不自禁地搖了搖頭,說出了這三個字。

「什麼好怪?」左樂然突然端着一碟小蛋糕出現在我面前,我被嚇了一跳。今天的左店長也是如外面的陽光一般明媚和煦,他微微上挑的嘴唇,黑而密,長而翹的睫毛,神采奕奕的眼睛,我的心突然加快了速度。

「哎,你嚇到我了,出現得神不知鬼不覺!」我拿着手裡的書拍了他一下。

「哈哈!抱歉啦,是你看書太入迷了吧,來,嘗嘗本店長親自研發的新品。」左樂然將蛋糕推到了我面前,一個青色奶油包裹,巧克力豆與薄荷葉點綴的三角形蛋糕。看在蛋糕的份上,我原諒他了。

「好吧,那我就勉為其難試吃一下咯。」我整理好書放在一旁,拿起小叉子品嘗了一口。嗯,薄荷的清香氤氳在齒間,巧克力的微苦中和了奶油的齁甜,中間還有芒果夾心與芝士酸奶,薄荷味的奶油吃起來像在夏威夷叢林度假,天空日頭暖洋洋,藍天白雲色彩濃郁而我正在竹林搭起的棚子里休息。芝士酸奶和芒果中和的味道就是沙灘上的海浪沖在了腳趾頭之間,涼涼的海浪,軟軟的泥沙以及摩擦在手臂上的海風一樣的感覺。

我很滿意,對他豎起了大拇指:「左樂然,你果然在甜品方面是個天才。」

「嗐,你才知道嗎?」他驕傲地舉起雙手托着後腦勺靠在了我對面的沙發上,「對了,想喝點什麼嗎?」

「來杯椰奶咖啡凍。五分甜,加冰。」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椰奶愛好者是也。

「OK,對了喜子,我還沒給這個新品取名字,你要不幫我想想唄?」左樂然起身又轉身想起了這事。

「啊,那我就獻醜啦,我回去就給你想。快去給我整喝的,我渴了。」我爽快答應了。取名這事我已經給他干過不止一次了,左樂然覺得我在這方面是個小小天才,因為幾乎每次我取名字的甜品都賣得不錯,當然,這肯定也有左樂然甜品做得很好吃的原因,可是他就覺得是因為我取名字的原因,我只好接受了,白吃人家的東西還是不行的,努力發揮我的小小才華給他的甜品取名字也是應該的。

趁他去整甜品的時候,我就已經開始發動我的腦細胞開始運轉,到底取什麼名字比較好呢?先多吃幾口再感受感受吧,我投入地一口一口進貢我的五臟廟。

殊不知,那頭的左樂然看着我正忘我地吃蛋糕而嘴角上揚,旁邊新來的男店員小趙一臉吃瓜的會意了,用手肘撞了撞左店長說道:「店長,那個姐姐是你女朋友嗎?」

左樂然一聽,嘆了口氣,這個問題他已經被問了很多次了,緩緩地回答:「不是不是,我一個很好的朋友,別打聽了,好好乾活。」他低頭調着椰奶咖啡凍的配方,長長的睫毛垂下來,溫柔又安靜。小趙識趣地走開了。只有左樂然知道,「很好的朋友」對他來說是個謊言,他並沒有勇氣跟林喜表白,正如三年前一樣。更何況,他一開始只是為了報恩而來的,受一個人的囑託,來到林喜的身邊,照看林喜。那個人只是因為某個原因還沒有來到林喜面前而已。

「來咯,你的椰奶咖啡凍。」左樂然端着杯子來了。

「謝謝謝謝,快給我喝幾口。」我已經急不可耐了,上班經常忘記喝水,我並沒有每天多喝水的習慣。大概跟左樂然聊了會近況之後,時間也不早了,我該回家了,左樂然還得上班,這個店得晚上十點才關門,我也不好耽誤他做生意,喝完椰奶咖啡凍,乾乾淨淨的吃完他的蛋糕我就起身告辭。

三年前,我剛來這個城市,人生地不熟的我一籌莫展,這邊剛把房子租好,那邊公司就來問能不能第二天面試,剛離開家的失落來不及好好整理就要馬上整頓好。沒想到第二天在路上就被偷了手機,我清清楚楚地記得那天是9月26日8點30,天氣晴,我匆忙跑進地鐵將手機隨手一塞進背包里,明明記得自己已經鎖好背包拉鏈,手機還是下了地鐵後不翼而飛。也許我真的沒有瑣拉鏈,也許是那個萬惡的小偷神不知鬼不覺地在我眼皮子底下悄悄拉開我的背包勾走了我的手機,只能慶幸錢包以及證件放得隱蔽,沒有被偷。時間緊急,面試也不能遲到,我只能先跑過去面試完再回頭找地鐵站的工作人員,但效果並不理想,人太多了,黃金時間也已經過去。

總而言之,那一天的我,兵荒馬亂,再也不想經歷第二次,崩潰和無助,去最近的店裡買了一部新手機,忙完掛失以及補辦電話卡等一系列事情之後天色早就很晚很晚了,路燈通明,周遭的商店也正亮起招牌,我一天沒吃飯卻不覺得餓。當時只覺得這個大城市太大了,大得找不到北,抬頭看不見山,它卻是我要待很久的地方,我不能立馬逃離。

晚上十點,我拖着一身疲憊回到租住的地方時,左樂然出現了,他走到我身邊問我D棟往哪走,說自己是剛搬來的住戶,出來買了點東西就忘記回來的路了。我其實已經很煩,根本沒有耐心回答他的問題,心想你小子運氣真好找對人了。強忍着無奈與良知的譴責,我擠出一絲笑容,對他說:「我也是D棟的,我記得路,你跟我走吧。」

左樂然很高興地走上前來試圖跟我交流,我嗯嗯的應着,這人話怎麼這麼多呢?

「太感謝你了,請問怎麼稱呼比較好呢?」他試圖與我熟絡起來。

「我姓林。」我只管看我眼前的路。

「林小姐,雙木林的林嗎?我姓左,左手右手的左。」他撓了撓頭,笑着低頭看向我。

「對。你好,左先生。」我只好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一下他。

「林小姐在這已經住了多久了呢?」

「也是剛來。」

「噢噢,那是來這邊工作的嗎?」

「對。進去吧,左拐,要上電梯了。」

"嗯?你也是22樓的嗎?巧了我也是。我們以後是鄰居了! "左樂然當時很欣喜,我有點詫異也因為一天的疲憊而覺得無所謂了。鄰居就鄰居吧。在他的請求下,我跟他交換了聯繫方式,我們就這樣認識了,但更巧的事還在後面。

可算是因禍得福,面試通過了,我過兩天就可以去上班,於是,小城鎮來的林喜同學的大城市打拚之旅就這樣拉開了序幕。

《喜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