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新婚夜,我在靈堂守寡
新婚夜,我在靈堂守寡 連載中

新婚夜,我在靈堂守寡

來源:google 作者:大合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清歡 現代言情 陸子言

第6章陸子言臉色瞬間鐵青!雲清歡不閃不避,直視着他,曾經那雙寫滿依戀和幸福的眼裡,如今只剩下了冷淡和疏離她要和自己撇清.........展開

《新婚夜,我在靈堂守寡》章節試讀:

今天給你們帶來大合子的小說《新婚夜,我在靈堂守寡》,敘述精彩的故事。
精彩片段:...第2章陸以琛緊扣着她的掌心,才勉強沒讓眼前面色慘白的女人癱在地上。
「你......是人是鬼?」
雲清歡僵硬着身子,聲音發抖。
陸以琛睨了她一眼,沒回答這個弱智問題,目光轉向一旁掛着黑白綢緞的靈堂,墨色的瞳孔里泛起冷冽。
他那個後媽還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讓他死......連他屍體都沒找到,就着急給他出殯了!
陸以琛點了支煙,黑沉的眸子極具壓迫性的落到雲清歡身上,「你在這裡做什麼?」
過了這麼久,雲清歡就算再遲鈍,也感受到了對方灼熱的體溫。
她低下頭,只覺得越發難堪。
她該怎麼介紹自己?
弟弟沒分手的前女友,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成了自己的新婚老婆。
天下還有比這更可笑的事嗎?
她腦袋垂得越發低,最後聲音微不可聞的說道:「......今晚,是我們的婚禮。」
陸以琛擰了擰眉,這才注意到大廳的正**貼着一張白色的囍字。
他嗤笑一聲,將煙頭碾碎在腳邊,透着十足的震懾力,「自己滾出去。」
雲清歡打了個寒顫,雙腳卻像是被釘在原地似的,動彈不得。
她不能走。
奶奶還在醫院,如果她走了,雲家人一定會停了奶奶的醫藥費。
她在雲家過得豬狗不如的這幾年,唯有奶奶是真心實意對她好,她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她絕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她病死,所以雲家以奶奶的醫藥費為條件做威脅的時候,她妥協了。
當時雲家拿出了三百萬給奶奶做醫療費,可這些錢只能支撐三個月。
雲家說再往後的,要看她的表現。
「我不能走。」
雲清歡聲音發澀。
陸以琛慢慢眯起了眼睛。
氣氛一時間凝固住了。
雲清歡被看的心底發毛,後背不知不覺滲出了一層冷汗。
傳聞都說陸以琛殺伐果斷、難以接觸,雖然她是陸老爺子欽定的孫媳婦,但萬一陸以琛非要把她趕走......「我真的......」黑暗中,陸以琛突然捂住了她的嘴。
「那邊是不是有動靜......」不遠傳來傭人的交談聲。
幾道燈光閃過。
陸以琛微微擰眉,反手拉起雲清歡的手腕快走幾步,一個翻身躺進了靈堂**那樽棺材裏。
現在,還不是暴露身份的時候光線瞬間暗了下來,雲清歡迷茫地趴在男人身上,後背緊緊抵着沉重的棺材蓋。
「......陸以琛,我為什麼要進來。」
她猶豫着開口問道。
他詐屍了見不得人,可她卻是活生生的陸家新媳婦啊?
「......」陸以琛沉默了兩秒,冷冷開口道,「你自己搬出陸家,別讓我動手。」
雲清歡仗着烏漆麻黑誰也看不清誰,毫不客氣地翻了個白眼,沒有吭聲。
棺材外傳來了幾聲疑惑的低語,似乎是有人發現雲清歡不見了。
兩人只好繼續將就着躲在棺材裏,狹小的空間里,雲清歡完全沒有翻身的餘地。
棺材是密封的,隨着時間的推移,裏面的空氣越發稀薄,可外面的人卻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
雲清歡白着臉,不太舒服地動了動,頭頂很快傳來一個冷漠的嗓音,「再動,我現在就把你扔出去。」
雲清歡一僵,只得安安靜靜的躺着,意識也隨着稀薄的空氣逐漸渙散............不知過了多久,當雲清歡再次醒來時,她只覺得頭皮一陣生疼,隨後一個巴掌重重的落到臉上。
「讓你給以琛守靈,你竟然敢偷懶在棺材裏睡覺?

雲家的女兒好規矩,我陸家是容不下你了!」
女人尖銳的聲音直戳耳膜。
雲清歡睜開眼睛,下意識看向身下,陸以琛早已不知所蹤。
她昨晚竟然在棺材裏昏過去了。
而且,那個狗男人臨走的時候也沒有管她。
冷汗浸濕後背,她面色慘白,下意識抬頭。
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緊身裙,保養得宜的臉看上去不過四十歲左右年紀,她眯着眼,眉眼中儘是嫌惡。
「這是夫人。」
旁邊的傭人解釋道。
夫人?
她就是秦斕?
陸以琛的那個繼母,陸子言的親生母親?
「小翠,把她的東西收拾好,送回雲家。」
秦斕聲音冰冷,當即吩咐道。
什麼?
雲清歡慌張抬頭,對這突如其來的狀況有些猝不及防,心下隱隱覺得有些奇怪。
只是這縷感覺還沒抓着,管家已經開始命人打包她的東西。
不......她不能就這麼回去!
正在雲清歡無措之際,一道聲音突然打斷了他們。
「太太,老爺子在正廳,要見大少夫人。」

《新婚夜,我在靈堂守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