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系統你別搗亂
系統你別搗亂 連載中

系統你別搗亂

來源:google 作者:超級禿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超級禿林 都市小說 黃興

好不容易開啟了20年的重生之旅,還沒好好享受生活,就遇上了搗亂的系統「你能不能別亂加戲!我重生是為了體驗幸福美好的生活,不是來玩生存大挑戰!」「我是黃興,不是唐僧!別給我安排那麼多劫難!」展開

《系統你別搗亂》章節試讀:

對於一生,每個人有有個人的活法,有波瀾壯闊、光彩四射卻寵辱不驚,有錦衣玉食、順風順水卻怨天埋地,有飽經風霜、食不果腹卻甘貧樂道。

而我呢?

在緩緩閉上眼睛時,只剩下無盡的孤獨感!

孤獨?!

這是我的墓志銘?

沒人會在意。

從記事起,不知道父母是誰,從哪來,更不知道以後自己會去哪。離開孤兒院,努力地活着,能有口吃的,有個住的,還沒好好感受生活的美好,卻如此迅速地迎來了死亡。

我不甘!

巨大的慣性讓汽車像一個不顧一切尋死覓活的瘋子,直直地向前衝去,衝出馬路,沖向旁邊的萬丈懸崖。

我緊閉上眼,這時候的掙扎已經完全沒有了意義,內心有再大的波瀾,歸宿也是一樣的,都是幾秒或者是十幾秒後就魂飛魄散了。

「砰」。一聲巨響,我瞬間就失去了知覺。

等我醒來的時候,四周一片黑暗,似乎世間一切會發光發亮的東西都消失了,也靜得嚇人。

「陰間就這模樣?」我心想,「怎麼沒有牛頭馬面之類的?」

「你想去陰間?」

一個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如果我還有身體的話,我可能會被嚇得一激靈,轉而又起了雞皮疙瘩。可惜,我這時候輕飄飄地像氣球一般,沒法做出吃驚的樣子來回應它。

我四處尋找聲音的來源,發現四周除了黑暗還是黑暗,別說一點光亮,我連自身長什麼模樣都看不清。這時候的眼睛有跟沒有,沒什麼區別。

「你在和我說話?」我壯起膽子問。也沒有「膽」可壯,只不過這樣說好像比較禮貌。

「這還有其他人?」他的話里充滿了嘲諷的意味。

「這裡我毛都看不見,我哪知道有沒有其他人。」我回應道。

「給你點光?就怕你要不起。」

「我要不起?你這是鬥地主嗎?出的王炸還是大鬼?你如果能看見的話,看看我這模樣,還有什麼是玩不起的!」

「怨氣還是這麼大。唉,白受罪了。」他換了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語氣。

我莫名其妙,「你說的話什麼意思?」

「現在遊戲結束了,什麼感受?」

「現在陰間都這麼難混了嗎?還要接受這麼奇怪的話題考驗。」我問道。

「你是不記得了,還是入戲太深了?這一輪遊戲已經結束了,該走了。」

「走去哪?」

這時候我從聲音來源方向判斷,他應該在我身後,當然,在我身上也有可能,我現在輕飄飄的,除了能發聲,沒有任何知覺,就是一頭豬坐身上,我也應該感覺不到壓力。

「去你該去的地方。」

「能不能說話痛快點?跟羊拉屎似的!這裡黑燈瞎火的,我還能走哪去?」我有點生氣了。這個東西一直用長輩教訓後生的語調,讓我聽着非常不舒服。

「三十年不到的時間,怎麼沒什麼改變。跟個炮仗一樣,一點就着。」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

「三十年不到,你都不知道我這些年是怎麼過的。沒爹沒媽,辛苦一天就夠自己吃的,錢沒有,女人沒有,地位就更沒有了!這輛車還是我租的,想着去玩一玩,還沒放鬆一下就出事了。換成你,你能高興啊!」

「這是你自己選的,怨我?」

「我自己選的?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這是我在投胎前自己選的?我不至於這麼傻吧,放着皇權富貴、金錢美女不要,非得這樣折磨自己。難不成我是唐僧,在渡劫?」

「有的人就是這麼變態。只不過自己不願意承認。」

「你是在罵我?」

「不,我在抒發人生感悟。」

「算你識相。下一步我該去哪,重新開始?」

「你當你是唐僧還是有九條命的貓?輸了還能刪檔重來?你該睡覺了。」他嘲諷道。

我頓感不妙,雖然不知道他的睡覺是什麼意思,但肯定沒好事,說不定就是所謂的六道輪迴。就我這樣肯定不可能修成正果,搞不好真給我丟到畜生、惡鬼、地獄去玩。

「大哥,有事好商量。能不能重新玩一把。」我趕緊服軟。

「你看啊,我現在才27歲,現在人的平均壽命都快80了,我好不容易投胎做人,卻早早被淘汰了,不公平啊!」我捋順思路,調整口吻,故作可憐道。

他沒出聲。

「如果我是什麼高官或者富豪,那還不是很虧,關鍵我這27年比狗都慘啊!真是開局一根棍子,什麼都靠自己。最後還死得這麼慘!」

「這是你自己選的。」他說道。

「我現在記不得當時為什麼這麼選了,但這也太慘了吧!人活着為了什麼?總得追求些美好的東西,窮要窮得有意義,慘要慘得有價值。比如,會思考,會努力,揮霍過,折騰過,作過妖,獻過丑。你看看我這27年,你給我說說有什麼價值。唐僧轉世還有個爹媽呢!孫悟空石頭裡蹦出來的,至少還有人傳他72變。我72變沒有,就給我了27年豬狗不如的人生。」

「好像是這麼回事。」他遲疑道。

「哪是好像,就是太慘了!27歲,就算是條狗,也早該拉出去配種了!我呢?在滾滾紅塵中被迫當了27年苦行僧!這對我來說也太不公平了,比當了27年的失足婦女還慘。」

「那你想怎麼樣?」

他鬆口了。

「你能讓我重新玩一把嗎?」我試探着問道。

「你想重新投胎?」

「不,重新投胎太慢了,也太為難你了。你直接讓我重生。按平均年齡90歲來算,我還有60年的時間。不過,這60年要順利點,別再那麼凄涼了。」

「60年?你倒挺會幻想的啊!」他冷笑一聲。

「60年不行,59年也行。」

「60年可以,把你27年再過多幾次。怎麼樣?」

「我沒那麼賤吧!那還不如輪迴去當頭豬,至少有人喂,吃飽了就睡。現在這種27年的生活,我是一天甚至一秒都不想再過了!60年不行,你說怎麼樣才行?」

「20年。」

「20年?我能幹什麼?太少了,58年。」

「18年都夠成為一條好漢了!我還多給了你2年。不行就19年。」他一副不容拒絕的口吻。

「沒這麼還價的吧,怎麼還越來越少了。20年就20年,但我條件,這你可不能拒絕了。」我連忙道,我怕再砍下去,可能重生都沒洗了,說不定真讓我投胎成為豬。

「說說看。」

「我這隻有20年的短命人生,我想體驗一下美女不愁、金錢不愁、權力無限的開掛模式。」就算我不漫天要價,他也會砍價的,既然如此,那就不如敞開懷地、極盡思維認知邊界地提條件。

「直接讓你當皇帝吧。」他沒好氣道。

「別,那些年代太落伍了,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不文明。說不定第二天就政變了。我想留在這2022年。」我厚顏無恥道。

「叫花子還點上菜了。」

「死囚上刑場前還有一頓大餐吃呢!別人一次就能活個八九十歲的,我重生還只活20年,說出去都怕丟人。所以提一些小小要求,不算過分啊。對你來說不是小菜一碟?對我可是性命攸關的大事啊!」

我真為自己沒有臉皮而感到遺憾,不然配上點卑躬屈膝的賤笑,這一番阿諛奉承話的效果至少能翻一番。

他可能在消化我這一記馬屁,過了好幾秒,他才說道:「那肯定,易如反掌!這樣吧,一下子給太多,怕你消化不良,一項一項來,金錢、美色、權力、力量,四項,一項體驗5年。」

「不是美色,是美女。一聽你用『美色』這詞,讓我心肝一顫,有種色是刮骨刀、鐵杵磨成針的不好感覺。」

「一個、兩個,一次、兩次是美女,多了那就是美色。」

「有道理!那就給我來美色吧!我的身體扛得住。儘管放馬過來!」

看不出這個人說話還這麼有哲理!我要是有手的話,我恨不得給他鼓掌叫好。

「不過,就5年,會不會太短了?」他說的4項,都非常有吸引力!權力、力量這個無所謂,主要是金錢和美色。

「你想怎麼來?」

我暗自掂量一下自己的身體,如果都真來美色,我怕我是扛不到20年的!這不是開玩笑,吹吹牛沒問題,真要真槍實彈地干,萬一最後變得心有餘力不足,只能過過嘴癮或者手癮就成笑話了。

「要不靈活調整?」我試探着問道。

「別怪我沒提醒你,這可是最後一次機會,你要是自己作死可別怪我。」

「關鍵你不能給我挖坑。我要體驗的是生活,不是體驗生存。」

「生活,生存,有什麼區別?都是**。」他輕蔑道。

「管他什麼欲,你別給我亂來,讓我好好過一下上流社會的生活。」

《系統你別搗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