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修無情道後穿成帶球跑女主
修無情道後穿成帶球跑女主 連載中

修無情道後穿成帶球跑女主

來源:google 作者:白喵團團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傅言之 古代言情 謝早早

修真界最矜貴的小仙子謝早早修了無情道,砍瓜切菜弄死仇人全家之後,被眾仙門絞殺,穿到了帶球跑女主身上,被惡毒表妹陷害,在狼窩產子,還綁了個『帶球跑女主HE』系統【提示,請帶娃流浪五年後歸來,和孩子父親相認,披荊斬棘破鏡重圓】謝早早:呸——想得美為了躲避渣男,她跑到了玄術師大佬的地盤,開啟了兩個么得感情的男女霍霍人類幼崽的旅程大佬:孩子父親呢?謝早早:死了,燒了,骨灰被風刮跑了後來她發現……孩子的親爹好像是這位大佬*集市上,謝早早開了雜耍攤,長矛轉孩子,胸口抱孩子碎大石,蒙眼飛刀擲孩子眾人:快把孩子放下來!被安全保護的孩子哭得撕心裂肺,把他再掛上半空中去,竟然又開心了謝早早:他很快樂,廢物才會怕眾人:……感覺有被侮辱到雖然口口聲聲嫌棄小糰子,但糰子的親爹追上來討要孩子時,她卻拼了命地拒絕謝早早:他是我唯一的親人了那讓人人聞風喪膽的冷血玄術師卻把娘倆扯到懷裡:親人,再加我一個,如何?一對么得感情的夫妻機械養娃以及霍霍世界的故事展開

《修無情道後穿成帶球跑女主》章節試讀:

深夜,荒野。

狼窩深處。

潮濕腐朽的稻草堆里蟲蟻出沒,它們爬上了一條潔白無瑕的小腿,沒入衣衫的縫隙之中。

一衣衫破爛眉目絕美的少女蜷縮在其中,痛苦地**着。

謝早早感覺自己在經受五馬分屍之痛。

那疼痛好像一塊巨大的石碾,在她腰上反覆碾壓,錘到骨碎筋斷。

【叮,歡迎綁定『帶球跑女主HE』,我是您的系統,將協助您完成帶球跑的神秘旅程,請根據提示完成場景任務哦。】

【請完成狼窩產子環節,並躲避惡毒女配的追殺。】

產子環節?

她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肚子大得嚇人,全身都是血污,而撕裂感越發明顯,狼窩潮濕腥臭的味道幾乎讓她窒息。

謝早早曾是一個千嬌萬寵長大的富家少女,卻一夕之間被人屠了滿門,只她一人苟活,她拜入仙門之後,修了無情道,並在有所成時屠了兇手滿門。

因滅門慘案,八大仙門將她團團圍住,最疼她的師尊對她拔劍相向,一劍穿心。

她心裏很平靜,血債血償,她沒有愧對九泉之下的家人。

怎麼懲罰都值了,她這一生,不虧。

她眼前一黑,再回過神就穿到了這裡。

所以……

她的懲罰是……生個孩子?

【宿主,你難產了,要想辦法幫自己,順便,你旁邊有隻飢腸轆轆的母狼,要稍微注意一下人身安全呢。】

話音未落,謝早早就感覺到頭上一陣勁風襲來,她下意識偏頭躲過。

一頭身形巨大的惡狼一撲未中,正張着血盆大口,再次朝她撲了過來。

【警告,警告,宿主生命遭到嚴重——】

『咻』一聲,黑暗中一亮,一把劍憑空出現在黑暗之中,謝早早反手一劍,把惡狼釘在了牆壁之上。

與此同時,一陣響亮的啼哭聲傳來,她身體的疼痛突然消失大半,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難以言喻的疲憊。

幾乎是在同時,外面突然傳來一個女人嬌柔卻充滿了惡毒的聲音:「沒想到,你這賤婢還有點本事,竟然能在狼窩裡把孩子生下來,不過想想也是,既然費盡心機懷了我表哥的孩子,想嫁進林家,自然是拚命要把孩子留下。」

「痴心妄想!」那女人說完之後,嬌笑一聲道,「你們,把這油灌進去,放火燒了這賤婢,免得她再爬出來給林家蒙羞。」

系統及時地把劇情送到了謝早早腦子裡。

這是一個人和妖魔共存的時代,修者數目十分稀少,要靠各種術士才能夠勉強讓人類得以生存,所以術士的地位十分崇高。

其中名聲最為顯赫的就是幽州台傅家和平涼林氏。

林氏的少爺林昭宇是林氏的翹楚,而她,是林昭宇的貼身丫鬟。

原主謝早早仗着是林家最漂亮的丫鬟,一心想要成為林昭宇的侍妾或者通房。

於是,她藉著林昭宇身附上邪祟,求助玄術大師傅雲白除魔後的虛弱期間,端着一茶碗扭着小腰進了屋。

然後就扭了整整一下午,她扶着酸痛的腰目光渙散地從屋裡出來的時候,心裏還在狂喜。

她成功了,她睡了平涼林家最有錢的男人!

事後,她發現自己懷孕了,幾次三番跑去跟林少爺說,結果都被少爺的表妹宋巧月阻撓了,最後,懷孕的事情不知怎的,被宋巧月得知,於是一心也想嫁入林家的宋巧月對她下手了。

她倉皇逃離,東躲西藏幾個月之後還是被抓住了,被一腳踹下狼窩,頭磕在石頭上當場斃命。

然後謝早早穿了過來。

外面那女人,正是林昭宇的惡毒表妹宋巧月。

油順着狼窩的洞口汩汩留下,火把越來越近,那被釘在牆上的惡狼也感覺到了危險,嗓子里發出嗚咽聲,徒勞地掙紮起來。

【宿主正在經歷被惡毒女配迫害的劇情,請規避風險,逃離追殺。】

謝早早:「嘖,真麻煩。」

一把拔下釘在牆上的佩劍就要往外沖。

系統大叫:「宿主!你要做什麼?」

「殺了他們。」

「不,不可以,你現在是被追殺,不是追殺他們!」

謝早早完全沒理會系統的話,還在往外沖,但是腳下一軟,咣當一下趴地上了。

謝早早:……腿沒力氣?

她竟然會沒力氣?

她在青崖山的百米瀑布之下連沖七天七夜都不會腿軟!這個世界有問題,這狼窩是不是有毒?!她一定是中毒了。

系統聽到了她的內心獨白,急忙解釋:「宿主,你沒有中毒,你只是生了一個孩子。」

「生孩子會中毒?」這孩子親爹是毒修?

系統急忙把話說完:「不不不,宿主,是你剛剛生產完,正是最虛弱的狀態,所以,要討巧避開他們。」

謝早早:「如果不避開呢?」

「那會死的,連神格都被泯滅的那種,你上一世被仙門的修者們挫骨揚灰了,所以,如果在這裡死了,就真的連渣都不剩了。」

謝早早沉默了。

過了一會兒,她問:「避開他們就行了是吧?」

「沒錯。」

「好。」

宋巧月帶來的火油已經澆完,她朝着跟來的隨從要了支火把,一隻手輕輕掩着鼻子:「永別了,謝早早。」

下一秒,只見一道劍光閃過,一個白衫少女從狼窩裡一衝而出,在眾人眼前一閃而過,她**着一雙白皙的雙足,雖然衣衫襤褸,身有血污,卻遮蓋不住那清麗嬌俏的面孔。

她整個人伏在劍上,在眾人面前穿梭了幾下,如一道煙花一般,衝上了雲霄,眨眼間不見了蹤影。

謝早早伏在劍上只覺得頭暈眼花,問系統:「這行了吧?」

「私以為……」系統沒見過這麼高調的避開方式,一時之間想不出更好的說辭,只好和稀泥地提出了一點建議,「是不是可以喊一下救命之類的……」

於是,宋巧月他們盯着謝早早遠去的方向,那裡有一道劍光閃過,還隱隱約約傳來了一聲十分敷衍的:「救命啊——救命——」

眾人:……

宋巧月懵了一會兒,被旁邊的隨從打斷:「那個……表小姐,剛才逃跑的人,是不是謝早早?」

「胡說八道,謝早早什麼時候會飛了?她要有那能耐,也不至於在林家就是個小丫鬟。」宋巧月怒氣沖沖,「她肯定還在狼窩裡,給我燒!」

話音未落,狼窩裡嗷嗚一聲竄上來一隻惡狼,那狼個頭奇大,雙眼血紅,腹部的一處貫穿傷雖然不致命,但激發了它的凶性。

它瘋狂地撲向眼前眾人,宋巧月花容失色,也不顧儀態了轉身就跑,一群人作鳥獸散,瞬間跑了個乾淨。

狼窩裡濃煙四起,惡狼毫不遲疑地鑽了進去,叼出了幾隻小狼崽子,急匆匆揚長而去。

那狼窩潮濕萬分,火燒得很慢,但滾滾濃煙還是遍布了整個空間。

躺在地上的那白白小小的嬰孩再次發出響亮的哭聲,甚至試圖蠕動身體,想要尋找那和自己血脈相連的母親,但身邊空無一人,只有越來越近的濃煙和火焰。

作者無責任碎碎念:前面那位在天空翱翔的仙女,你孩子掉了。

《修無情道後穿成帶球跑女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