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懸崖之上
懸崖之上 連載中

懸崖之上

來源:google 作者:點滴李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一帆 李東海 都市小說

李一帆一直以為自己生活在一個幸福安穩的家庭之中,直到有一天,父親李東海接了一通電話,李一帆的平靜生活被打破李一帆的母親劉素雲自李一帆出生開始,就放棄了工資還不錯的工作,成為了家庭主婦李一帆面對如此巨變,該如何解決家庭危機?這個原本的幸福家庭又該何去何從?展開

《懸崖之上》章節試讀:

天氣就和天氣預報的正誤分配率一樣搖擺不定,下午還是驕陽似火,到了晚上就開始了綿綿細雨。「林語,我爸說一會兒會來接我,大概6點就在門口等我們。賞臉讓我送你回家唄?」李一帆放低聲音,笑嘻嘻的說。「嗯,太好了,我剛剛還在想,一會如果我們兩個走的時候,雨大了,到家就成落湯雞了。」林語滿臉擔憂盡散的說。

「叮叮叮……」一陣刺耳的鈴聲過後,同學們都開始收拾東西走出了教室。李一帆擺弄的幾下手機,開了手機軟件,又操作了一會兒,便轉頭對林語說:「我爸到門口了,叫我們現在從教室出來。」

穿過長長的走廊便到了教學樓門口。雨勢漸大,林語和李一帆各自撐開雨傘,並排向門口走去。剛剛到學校門口,突然,李一帆有些慌張地大喊道:「呀!我的作業本忘在教室里了,我要回去拿一趟。」「我爸的車在那裡,你先上去,順便帶上我的書包,這樣我回來更快一些。」李一帆指了指路邊停放的白色轎車,說完便把書包塞到了林語的懷裡,轉身就往教室方向跑。「我陪你去吧?」林語大喊道。「不用了,你趕緊上去吧,我自己不帶書包更輕快!」李一帆撐着雨傘在雨中擺了擺手說。「嗯,那好,那你注意安全。」林語說完,抱着李一帆的書包向李東海的車那邊跑去。

「噹噹當……」林語彎腰敲了敲車窗,「叔叔,開下門!我是林語。」林語說。雨太大了,拍打着車窗,李東海壓根都聽不清楚林語說了些什麼,但是他認識林語,並且昨天和李一帆提起了這件事,便立刻打開了車門。「雨太大了,你沒有淋到吧?」李東海客氣的問道。「沒有,沒有,幸好叔叔您來接我們,不然今天雨這麼大,肯定成落湯雞。」林語快速放下兩個書包,鑽進車內。「奧,對了,一帆又返回教室取作業了,讓我帶着她的書包先上來。」林語又迅速的補充道。李東海剛想問的這個問題,林語就搶先回答了。

兩人在車內再無話說,車內陷入了沉寂,李東海玩着手機,林語從書包里掏出一本言情小說津津有味地看了起來。「林語,昨天晚上小帆去你家找你玩了?她昨天回來的時候說你們去了蜜雪冰城。」李東海找了個話題,打破了車內的寂靜。「嗯,是,我們昨天去了蜜雪冰城,呆了好半天,不過我們去的時候人已經不太多了,有的種類已經賣斷貨了。」林語略帶惋惜的說。

「你們去的時候人已經不多了?大概幾點?奧,對了,那個我們單位的女孩子也經常去,說即使下班了,到那裡也要排隊才能買到。」李東海解釋着說。「我到的時候大概7點半左右吧。」林語思索着說。「你和小帆一起去的嗎?昨天本來應該給小帆本周的生活費的,沒讓你破費吧?」李東海略微不好意思的說。「沒有沒有,昨天小帆先到的,我去的時候,她說紅豆沒有了,後來點的其他的。還是小帆請的我呢!」林語回憶着說。「小帆早就到了?嗯,沒讓你破費就行。」李東海訕訕的說道。

「爸,開一下門!」李一帆冒着大雨匆匆而來。林語眼疾手快的開了門,並迅速的往另外一側靠了靠。李一帆迅速的合了傘,側身進了車內,邊抱怨邊慶幸道:「雨好大啊,幸好林語幫我把書包先提走了。」「你拿啥作業?明天早晨再做不也可以嗎?非得再回去拿,淋了好大的雨。」李東海嘮叨着說。「不拿不行,這個作業很重要。」李一帆說。「行行行,你趕緊坐好吧,我調個頭,趕緊回家,雨一會兒更大了就不好走了。」李東海敦促說。

雨越來越大,前路白茫茫一片。李一帆在車裡從包里掏出手機,在界面上按了保存鍵。又打開了班級群,看看有沒有新的通知。雨霧朦朧,看不清回家的路,李一帆提醒李東海說:「爸,現在路況不清楚,注意點安全。」「放心吧,沒問題!」李東海自信地說。

「滴滴——」一段長的刺耳的鳴笛聲越來越近,隨後一陣車輛打滑聲,磨蹭聲的逼近,李東海通過後視鏡看清了車輛正往這邊衝來,李東海急忙打着方向盤,緊急躲讓。但是也不可避免的被失控的車擠到了防護欄上,車停了。李東海頭撞了一下,面部有血流了下來,他感覺到胳膊陣陣的劇痛襲來。但是這時他顧不上自己的情況如何,李東海忍着痛回頭看去,只見李一帆頭部受傷,已經失去了意識,主駕駛後的林語問題倒是不大。李東海害怕地大喊着「小帆你沒事吧?小帆......」

他試圖叫醒小帆,但是李一帆頭部血似乎並沒有停止,隨着李一帆鮮血的蔓延,李東海的恐懼也在蔓延,內心的忐忑就像被裝進了沙漏里,一點一點的蠶食着你心目中最重要的東西。李東海也不顧手上的傷了,快速下車,打開車門,想從後面看看李一帆的情況,李東海拍了拍李一帆的臉,顫抖着聲音叫着「小帆,小帆」。李一帆終於睜開了眼睛,看了看父親安慰說:「爸,我沒事,林語怎麼樣?」「我沒事,一帆。」林語毫髮無傷但是很受驚嚇地說。李東海見李一帆頭部的血還沒有止住,顫抖着打了120 ,然後又給交警打了電話處理交通事故。

120趕來將李一帆三人送去了醫院。醫生給林語安排了體檢,確定是否內部受傷,安排李東海去處理一下傷口,也做一個全身檢查,但被他拒絕了。李東海一直要跟着自己女兒,想確認她安然無事才可以,「你去看一下的傷口吧,你的傷更嚴重,不用擔心這裡。」醫生說,但是李東海就好像沒有聽到一樣,一直愣愣的跟着女兒,一直到傷口包紮好又做好了全身體檢,李東海才放下心來去包紮自己的傷口。

林語的父母接到女兒的電話也趕了過來,在確認女兒安然無恙後,本想斥責李東海。但聽了林語的解釋後,知道此事和他也無關就沒再追究。

折騰到半夜,李一帆父女回到了家中。一進門便嚇到了正焦急等待的劉素雲。「你們怎麼樣現在?」劉素雲見到此場景心急的問道。「沒事,已經做了全身檢查。」李東海安撫道。「趕緊送小帆回房間休息吧,有什麼我們明天再說。」李東海對劉素雲說。劉素雲先把自己的閨女送進了房間,安慰了一會她,又把李東海送回了卧室休息。

李一帆躺在床上,定定的望着天花板,回想起來了今天的一幕幕,又起身來到了寫字桌旁,掏出了筆記本,戴上耳機,打開了手機手機錄音,復盤了今天的事情後,在本子上又寫了『糾結』兩字。此時,只有窗外不明朗的月光與她相對。

《懸崖之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