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養蛇為禍隱青淵王嫵
養蛇為禍隱青淵王嫵 連載中

養蛇為禍隱青淵王嫵

來源:google 作者:王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王嫵 現代言情 趙剛

女的氣的罵了一句,又拿起桌上的剪子,開始剪她的指甲現在隱青淵要找的人還沒找到,又多了個怪異的女人,於是我找了個涼快沒有陽光的衚衕里,讓隱青淵從我身上下來,問他咋辦?現在是大白天,此時隱青淵以人的模樣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看清了他的長相...展開

《養蛇為禍隱青淵王嫵》章節試讀:

完結小說《養蛇為禍隱青淵王嫵》是一本言情類型的小說,主角:王嫵隱青淵,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主要講的是:隱青淵從我身上下來後,靠在牆上,抬起他那張白皙尖翹的下巴,垂着他那雙陰鬱的眼睛看着我。
「今晚我們要在這住一晚,剛才那個女人已經中了母子蠱,活不過今晚了,我要找的那個男人一定還在這個醫院裏,那女人身上的蠱,就是他傳染的。」
「什麼是母子蠱?」
我有點疑惑。
...我看見那女人的胸口的皮膚里,真的密密麻麻的長滿了一顆顆橢圓形像是蟲卵一樣的黑色東西,她的胸脯就像是兩個大卵袋,裝滿了這種蟲卵!
「我老公出差去了,他說等他回來帶我去大醫院看看,現在我也沒轍,早知道就不該吃那瘟雞了。」
女的氣的罵了一句,又拿起桌上的剪子,開始剪她的指甲。
現在隱青淵要找的人還沒找到,又多了個怪異的女人,於是我找了個涼快沒有陽光的衚衕里,讓隱青淵從我身上下來,問他咋辦?
現在是大白天,此時隱青淵以人的模樣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看清了他的長相。
長發半挽,一雙微挑鳳眼,目光凌人,在眼尾之處,淚痣卻十分嬌美,下頜骨銳利如刀削,薄唇如櫻,臉色蒼白的幾乎接近透明,是個病懨懨大美人。
只是這隱青淵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可前天晚上他上我床上的時候,倒是兇猛的很。
隱青淵從我身上下來後,靠在牆上,抬起他那張白皙尖翹的下巴,垂着他那雙陰鬱的眼睛看着我。
「今晚我們要在這住一晚,剛才那個女人已經中了母子蠱,活不過今晚了,我要找的那個男人一定還在這個醫院裏,那女人身上的蠱,就是他傳染的。」
「什麼是母子蠱?」
我有點疑惑。
從小到大,關於蠱的我只聽說過金蠶蠱、蛤蟆蠱、竹篾蠱這些,如果被人下了金蠶蠱,拉出來的粑粑都是稀糊糊的蠶糞,如果中的竹篾蠱,如果得不到解藥,渾身奇癢潰爛而死,而這母子蠱,聽都沒有聽過。
「母子蠱,就是用死去的孕婦的子宮養成的。」
隱青淵跟我解釋。
「養蠱的人必須在端午節那天抓上七七四十九隻待產子的毒蟲,放在死去孕婦的子宮裡,讓這些毒蟲吃盡胎兒與胚盤後,他們再相互殘殺,剩下的最後一隻,研磨成粉,只要餵給人吃了,就會成為蠱母,這個蠱母接觸到任何東西,就都會粘上它的卵,這些卵會吸食一切活物的精血,給蠱母吸取養分。」
隱青淵說到這的時候,停頓了一下,然後再說:「這種母子蠱陰氣極重,是種邪蠱,能養這種東西的人,應該也十分歹毒,不過很合我的口味。」
說著伸出一條鮮紅的舌頭舔了下唇瓣,那是一條尖長的蛇信子。
我奶奶說隱青淵修為已經挺高了,不然別的蠱為什麼都是蠱,只有他變成了人,可是我從小就怕蛇,他又時不時的把他那Y形舌頭吐出來讓我很害怕啊,於是弱弱的問了句隱青淵:「哥,你的舌頭可不可以變成人的樣子啊?
!」
見我挑他毛病,隱青淵不爽,皺了下他那雙漂亮的長眉:「就你事多,有機會讓你嘗嘗舌頭的妙處,你就捨不得讓我收起來了。」
我不屑,這蛇信子還能有什麼妙處?
不過隱青淵還是把他的蛇信子變回了人舌的模樣。
看來這隱青淵也沒我奶奶說的這麼凶神惡煞,只是我奶奶說這隱青淵看中了我,所以才讓我當蠱婆,那他什麼時候見過我?
不過比起這個疑問,此時我倒是挺擔心醫院裏的那個女人,才四十來歲,在醫院裏乖乖等着她老公回來帶她去醫院看病,老公還沒回來她就死了,也太可憐了吧!
於是我問隱青淵:「那個女人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救她嗎?
她要是今晚死掉的話,她老公最後一面都見不到了。」
「已經晚了,那些子蠱已經將她的內臟全部吃完了,她之所以手指癢,是因為那些子蠱已經在吞噬她的手指了,至於她老公——。」
隱青淵說到這的時候,抬起頭看了眼四周,再對我道:「她老公已經在外面養了女人,不會再回來了。」
「啊?」
我有些驚訝:「你怎麼知道?
!」
「但凡是有蟲蛇的地方,我都能與他們交流。」
此時除了牛逼二字,我找不到任何形容詞誇讚隱青淵。
只是可惜了這女人,還在傻傻的等她的老公回來帶她去大醫院看病。
傍晚的時候,我打了個電話給我爸媽,跟他們說我在同學家住一晚,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
然後找了個醫院附近的角落,呆了起來。

《養蛇為禍隱青淵王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