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意盡而歸
意盡而歸 連載中

意盡而歸

來源:google 作者:荒漠huhx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唐意 安自冉

天地遼闊,不去多看看,如何知道這天地之間的精彩?故事從安離族開始,結局該落筆何處?一路逍遙,也一路動蕩,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最終不過是要:乘興而來,盡興而歸展開

《意盡而歸》章節試讀:

【忘川浮言錄:大夢誰先覺,浮夢如昨日。】

———— ————-

秋風瑟瑟,了無痕迹地吹紅了整個華胥山。

晨光初現,已然是黎明時分,片片紅葉飄蕩在空中,照在晨曦中,金色燦燦。

即使是深秋,華胥山也一點不寂寥,蜿蜒的羊腸小道,如神龍般盤踞山峰,峰頂好像龍頭般睥睨世間。

山道通往一個谷地,谷地滿布這樓宇瓦舍,蓋着的是青瓦琉璃,儘管算不得廣夏千萬間,但是也算是個不小的人族部落。

這裡是處於華胥山谷地深處的司幽部落,深山幽谷,難得有了一抹人間煙火。

司幽部落的核心建築,是一棟別具一格的宗廟,主殿是金瓦琉璃。在這個時刻,正在進行着隆重的祭祀儀式,因而這裡是神聖肅穆,祥和莊重。

「列位先祖,列位宗神護佑,但願這一次『明悟儀式』中,能出現盡量多的『天才』孩童,為部落延續香火和未來!」司幽首璽閻楚江,已然歲過半百,滿頭華髮,但雙目炯炯有神,他身穿一身漆黑肅穆的祭祀長袍,五體投地在黑色的獸皮上,不停反覆禮拜,嘴裏念念有詞,虔誠祝願。

宗廟黑漆漆的神台上,齊齊整整分列了五層,供奉了列祖列宗的神牌位。神牌位前方擺放着雕塑着四神獸的青銅四方鼎,插滿香火,燭火通紅,青煙縷縷。

在司幽首璽的身後,也同樣五體投地禮拜着的十來個人。他們也身穿着肅穆的黑色祭袍,這些人都是部落中的尊者、長老,掌管着司幽部落的大小事務。

祝願禮拜了一輪後,司幽首璽率先磕起了頭。磕得『咚咚』作響,額頭滲出了血。

跟在他身後的尊者、長老們,所有的神情虔誠,跟着首璽的節奏,一一磕頭。

剎那間,司幽宗廟中,全都是節奏一致的『咚咚』磕頭之聲。

祭祀禮拜完成後,所有人動作齊整地從地面上立起身來,一言不發地魚貫走出肅穆的宗廟。

在天井中,司幽部落眾尊者、長老,悄悄地抹了一把額頭的汗,雖然是深秋,天有涼意,也掩飾不了他們的緊張。

長老鬆了口氣後,心情便放鬆了起來。

「光陰如梭,日月似箭,不清楚不覺間,又是一歲深秋了。」

「上一次的『明悟儀式』,就彷如昨日。不但如此,我們當年的『明悟』,也常常是夢裡依稀啊。」

「再過一日,就是三歲一辦的『明悟儀式』了,不清楚今歲會出現怎麼樣的部落新秀呢?」

「嗯,但願有『天才』天賦的孩童現身。吾等司幽一族,已然有十來歲,沒發現如此的高天賦苗子了。」

「是呀,寒荒部族、鉅靈部族,這些歲月,都發現『天才』人物。尤其是寒荒部族的雪無裳,天賦可真是百年難遇,萬中無一的超級『天才』。」

不清楚是哪一位尊者,說到了『雪無裳』這一位天才,所有尊者的臉色,莫名其妙地蒙上了一層冷霜。

雪無裳的天賦極其變態,在修鍊不足一個春秋的日子,就已然修鍊到了三階『變天境』。在後生一代中,可算得上一枝獨秀。乃至於就連前面幾代的煉魂師,都拍馬都趕不上這位『天才』的修鍊速度。

沒過一會的將來,雪無裳勢必是寒荒部族的擎天巨柱。如今的雪無裳也是數一數二的新秀,不會有人敢小瞧此子的發展潛力。

「不過,次日參加『明悟儀式』的孩童里,我想還是會有天賦異稟的人物。」

「對!對,閻泰一脈生出了一個神奇孩童。出生就能吐人言,一旬就能站立,不滿一月就能行走。一歲余便會讀書識字,聰明絕頂,實屬罕見。可憐是個『天煞孤星』,他的父母在他出生不滿一年,便意外死去,如今也只能寄人籬下,跟着堂叔堂嬸過活。」

「不錯,這是一朵奇葩,而且年紀尚幼。近些日子,他畫的『江山圖』、『星月圖』,還有書法帖子『天道賦』,我也去看過,確實是大氣磅礴!」

司幽首璽一個人跟在隊列的最後,待所有人走出了部族宗廟,他輕輕地、恭謹地關上了宗廟大門。待他走進天井的時候,便聽見天井中的尊者們,交頭接耳的聲音。

當司幽首璽聽說部族居然出了一位神童般,叫做閻羅的孩童。便留起了心神。

作為部族首璽,對於那些天賦異稟的部族子弟,理所當然會特別關注。而閻羅,可是新生代中,智力發育最特殊的一人。

根據以往的經歷,出生天資聰穎的孩童,亦或是天生神力的小孩,都很有可能擁有絕品的修鍊天賦。

「若是這個孩子明悟出『天才』級別的修鍊天賦,將來好好培育,也說不定能有與雪無裳一戰之力。即使是『地才』級別天賦,假以時日,也定能成為數一數二的煉魂師,成為司幽部落的一員神將。既然閻羅出生便會人言,想來『地才』天賦的概率並不大,如無意外,想必就是『天才』。」想到司幽部族將誕生『天才』天賦級別的煉魂師,司幽首璽的嘴角忍不住淡淡向上揚起,一縷喜色躍然臉上。

「咳!咳!」司幽首璽乾咳了兩聲,對部族的尊者們說:「大家,先行散去,為了再過一日的『明悟儀式』,萬無一失,請你們一定做好相應準備。」

尊者長老們聽到首璽發話,都停下了議論。眾人的眼光中,都隱含了一些不為人察覺的深意。

首璽所說的言語,都是話中有話,這些尊重長老個個都是人精,當然能揣摩首璽的心思。

每一歲,為了搶奪『明悟』出來的新子弟,長老尊者們,哪一個不是蹬鼻子上臉,沒人情可講。

是得該認真地『磨牙擦掌』,待到次日,搶得一兩個『天才』子弟,收到麾下,便能『師』憑『子』貴了。

特別是那個閻羅,幼年便如此聰慧,明悟『天才』級別的修鍊天賦,概率十分之大。特別是他的雙親已然去世,是個孤兒。要是可以收養到自己這一脈當中,細細栽培,便能使得自己門下的實力長盛不衰!

「先小人後君子,規矩得跟你們講明白。要搶,就得光明正大地奪,不得使用任何詭計,破壞部落的和諧。眾位長老尊者們,可聽清我的話了嗎?」首璽逐字逐句,說得清清楚楚。

「聽清楚了。謹遵首璽教導。」

「放心,我等定當守規矩。」

「我等這就散去了,首璽大人,也請好好休息。」

長老尊者們各懷鬼胎,四散而去。

沒過一會,寬敞的宗廟天井中,便安靜了起來。晨曦的光束,通過天井斜斜射了進來,首璽悠悠然地飄上了門樓的瓦背。

一縷縷清甜爽朗的清晨氣息涌了過來,讓人覺得爽朗愜意。

站在門樓橫脊,首璽俯瞰部族,幾乎能看清司幽部落的每一個角落。

這個時辰,才剛剛天亮,部落中大部分人依然在睡夢中,並沒有起床。

次日就要舉行『明悟儀式』,若沒有關乎自己的切身利益的人,便會高高掛起,自然大夢一場,睡它個日上三竿。若是關乎到自己的命運,便會心緒不寧,輾轉反側,估計天發涼才能朦朦朧朧間睡着。

一樣的夜晚,不一樣的睡夢。

「『明悟儀式』關乎着部落將來的宿命啊。」首璽看着泛白的東邊天際,飄來幾朵艷麗的朝霞。

———— ————-

而在這個時刻,同時有一個人躺在自己的瓦背上,枕着雙手眺望着天際殷紅如血的朝霞,心中的記憶潮水洶湧滂湃。

「司幽部落,這是數百個春秋前?『輪迴盤』的神通奏效、、、、、、」 閻羅眼神冷冷,衣物早就被露水浸透,看來他已然在室外躺了一夜。

輪迴盤的神通,便是回溯光陰。在遠古神通中,僅僅是個傳說流傳,沒有古籍記載有人煉就。

直白地說,就是『回到過去』。

「輪迴盤的神通,成功讓輪迴,回到數百年前!」 閻羅伸出手掌,透過手指的縫隙,看向天際的殷紅,白白嫩嫩的小手,映出一層紅光。閻羅翻覆手掌,隨後輕輕收緊手指關節,深深感受這世界的真實。

早起的鳥兒,『啾啾』叫了起來,無論寒冬酷暑,鳥兒活着,便要覓食。

一片山峰上的金紅樹葉,被晨風吹了過來,恰巧落到閻羅額頭,蓋住了他的雙目。他拿開紅色葉片,對着它看天際露出一角朝陽,紅葉紅似血:「大夢誰先覺,浮夢如昨日。」

閻羅知道,昨日並非夢。

———— ————-

注釋:『首璽』,部族首領的稱呼,相當於部族首領的意思。

《意盡而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