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群少年的江湖
一群少年的江湖 連載中

一群少年的江湖

來源:google 作者:秋不鳴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劍十月 奇幻玄幻 秋不鳴笛

「我喜劍,又生在十月,所以被喚作劍十月」(我本人最最最痛恨的就是某些不良作者無緣無故斷更拖更水字數兄弟們放心!主角劍十月溫馨提示,本書有前傳,但不影響觀看噢)展開

《一群少年的江湖》章節試讀:

黃師塔前江水東,春光懶困倚微風。今年的春江格外的柔,但哪怕是春光嬌艷,徐徐微風颳起人們心中的一朝春水也掩不住今年早已被墨雲籠罩住的天。

「這是哪兒?」

一處不知名的崖岸上,一名少年刀客把玩着刀柄低聲說道。

「一個新的世界,這世界有許許多多實力超脫的年輕黃金一代。」

系統機械回答,

「老規矩么?」

「是的,在這世界遊盪十年,你的報酬依舊是復活你的弟弟。」

「依稀記得,這是最後一個世界。」

系統無言,畢竟它做賊心虛,這是最後一個世界沒錯,但卻是最強的一個世界,掌控着萬千氣運的大世界。它其實自始至終都沒有能力逆轉陰陽,復活一個活生生的人。

它在之前的世界裏,動動手就能將江池成為那個世界裏的最強者。只不過江池一直很不屑罷了,畢竟江池本身就不弱,更別說他以這種外力為恥了。

而江池為系統做事,不過是想要挽回心中的那抹遺憾。

江池感受了一下腰間挎着的黑刀夜徹與他的心靈聯繫,輕撫着純黑的刀柄緩聲道,

「希望你能說到做到。充入能量?可笑,一個偷盜者就別說的這麼光明磊落了。」

似是警告,又像威脅。

三月後,依舊是那江邊客棧,也許在冥冥之中,疆北強者都會與它有點聯繫。

江池摸透這世界的基本規則,抬手一把碎銀喚小二上酒。

「客官要哪種酒?」

「三壇杏花涼。」

「客官見諒,這三壇酒剛被那窗邊熟客包了。」

小二不卑不亢,緩聲說道。

「我先來的。」

「熟客可先提酒。」

江池聞言有些惱怒,在他先前經歷過的幾個世界,敢這麼和他說話的,早都死了。

「嗆」一聲清脆出鞘聲,一刀拔出斬向那窗邊望江布衣青年。陳堯察覺,挑眉一拳轟出相撞,將黑刀刀氣轟散。

「在江棧鬧事?」

那小二表情依舊不喜不憂。

「這酒我要了。」

江池語氣中帶着不容置疑,

「我陳堯給他便是,三壇酒罷了。這種事,也生不得氣。」

陳堯爽朗一笑,拎起三壇酒扔向江池,江池持起刀柄接住,

畢竟江池自從弟弟死後,便只有一把黑刀作伴,與人交流經驗更是為零,若不是有系統為他穿梭數個世界,那他現在可能還是那個整天抱着刀從未開口說話的刀痴。

也就導致了他絲毫不懂得人情世故。

三壇酒都是小罐裝,江池一人也能輕鬆拿下,得了酒,江池也沒什麼好待的,轉身就朝樓下走去。

而樓下一書生打扮的白凈青年見樓上江池抱着三壇酒下樓,捧着一本竹簡旁若無人的緩道。

「果然,野狗隻會在意自己所在意的,而不會思索如何取得,哪怕不擇手段。」

一邊說一邊搖頭,明裡暗裡都在指着江池野蠻行為,但又像自言自語。

可江池又出刀斬出,月芽的黑色刀氣眨眼而至。儒生頭也不抬,只是盯着手中賢書,另一手隨意擺了擺手生成一道聖書虛影擋下刀氣。

炸裂的刀氣刮的不少木製傢具斷裂木屑橫飛。動靜實屬偏大,樓上小二臉色愈發冰冷,終於是忍不住下樓冷喝。

「滾出去。」

江池剛想刀身附青焰斬了這破木棧,系統聲傳來,也是第一次在他遊盪世界中開口。

「這是江棧,疆北頂尖戰力基本都與它有染,勸你還是不要招惹,畢竟已經碰上疆北兩大散人儒聖蒲須桐與拳仙陳堯了。

如果你不想一直被追殺暗算,那我勸你最好不要像上個世界那麼張狂。」

江池刀勢一頓,隨即散開離開江棧。

暗地裡的宗門,王朝,武林世家所隱藏的王牌更不在少數。這還只是年輕一代,更不用說對上老一輩的人。但除了一個人,年紀輕輕但是絕對可以與老一輩的人掰掰手腕的。」

第一次見江池受挫的系統不禁出聲。

「你再喋喋不休,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從我身體里拖出來一刀劈死。除了一個人,那個人是誰?」江池不耐煩罵道。

「是的,在年輕一輩中,他無敵。」

「他有多強?」

江池皺着眉頭問道。

「一劍便壓的江湖百家同輩的人不敢多說半字,挎着一劍便能開疆拓土,硬是一人搶得這天下幾分土地。」

「劍十月。」

———江棧內

「小二,劍十月去哪兒了,蘇步青與李太虛還和他在一起嗎?」陳堯勾搭着小二的肩膀嬉笑問道。

「劍客卿去尋疆北應王了。」

「嘖,應不負嘛,算了,這人陰險的很,我還是去找老葉吧,大秦的那副拳骨,我可留涎好久了。」

陳堯不知何時已經下樓,只留有聲音在小二耳邊回蕩。

這身法竟是又精進幾分。

而陳堯剛下樓,便見那儒雅書生。

「喲,蒲兄也在。什麼時候來的?怎麼不去樓上和我打個招呼?」

陳堯揮手示意,蒲須桐微微一笑以示回應,

「陳兄可知劍十月所在之地?他的朋友應不負還欠我三萬本儒書未還。」書生輕言。

「找應不負去疆北唄。要是十月在的話,那還是別去了,雖說兩年都不曾再出一劍,但總歸是瘦死的騾子比馬大的。」

陳堯思索着用大拇指划著有些亂糟糟的鬍鬚善意提醒一句。

但聞言的白面書生卻直接收起竹簡,行了個禮就向外走去。

「陳兄保重,去碰碰運氣也不錯。」

「蒲兄保重。」

《一群少年的江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