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緣分到了:不只一點點
緣分到了:不只一點點 連載中

緣分到了:不只一點點

來源:google 作者:洛洛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至 慕斯楠 現代言情

俗話說,婚姻是戀愛的墳葛,眼看着兩個好友紛紛踏入戀愛的墳墓,而且幸福甜蜜,慕斯楠也有些羨慕,不再那麼抗拒走入婚姻生活,覺得找個人來好好談場戀愛,安定下來也無妨只是身邊的女人來來去去,漂亮、可愛、美艷、溫柔,每個女人都很可愛,都喜歡一點點,但也只有一點點;他的生命不缺女人,只是缺少一種讓他心動的感覺--倒是這個夏至,跟他認識的那些女人完全不同,拒絕他的時候毫不拖泥帶水,還說他不是她喜歡的型;可是稱讚他的時候,又坦率直接得教人臉紅展開

《緣分到了:不只一點點》章節試讀:

「你的車子真的很小,坐起來很不舒服。」將車子停在某大餐廳門外,慕斯楠不停地挪動高大的身軀,皺眉抱怨。

「有沒有人請你坐。」夏至覺得莫名其妙,他居然真的「綁架」她,他大少爺是吃飽撐着故意找她麻煩嗎?

更好笑的是,她的小March本來就是給淑女開的。他那麼高大,一百八十幾的身高縮在小小的駕駛座里,會不舒服是很正常的事,這又能怪誰?

「是啊,我剛剛到底是哪根筋不對。」慕斯楠拍拍自己的腦袋,那俊秀的臉上掛着靦腆笑意。「對了,不好意思耽誤你,你現在去參加你朋友的生日派對應該還來得及,還是……要我飛車送你過去?」他的開車技術不錯,而且現在時間看來還早,應該沒問題。

「不用,人都來了。」夏至搖搖手上滿是可愛吊飾的手機。「剛剛在路上我已經傳簡訊告訴我朋友,今晚我不去了。」慕斯楠表情有些尷尬。他很少這麼失控,剛剛他是怎麼了?

夏至好笑地瞄他一眼,伸手用力拍了他的肩膀一下。

「喂,既然都來了,我不會客氣,我一定會點最貴的餐。」她擺出手刀架式,放在脖子前晃了一下,表示今晚一定努力吃,絕對不會客氣。

「呵呵,那有什麼問題。」貼心的女孩,化解了他的尷尬。

「太好了,走了走了。」夏至看着車外那家餐廳,眼眸發出閃亮光芒。「哇,這間餐廳看起來很高級,嗉,早知道中午就不嗑那個便當了。」見她垂涎三尺的模樣,慕斯楠忍不住想笑。

「等等,你似乎忘了一件事。」他深邃的眼眸直視着她。

被電力這麼強的帥哥直盯着,夏至感覺心臟突然漏跳了一拍。

說真的,兩人靠得這麼近,他又長得那麼帥,眼神那麼勾魂,鼻樑直挺,優美的唇形誘人,讓人很難平心靜氣地與他說話。

「忘了……什麼?」他幹嘛這樣看着她,朝她放電?夏至不懂他的意思,不過她相信,他絕對不可能突然愛上她。哈!「我告訴你,今晚這頓飯你請定了,別想反悔。」夏至趕緊別過臉去,打開車門要下車,逃離這種讓她有點緊張的氣氛。

「等等。」慕斯楠拉了拉她的衣袖。

吼,幹嘛拉着她的衣服?夏至很難不胡思亂想。

「你放開我,你……你要幹嘛?」她的聲音有些軟弱。

對喔,她怎麼沒想到,也許他是只披着人皮的狼,突然捨棄那些「大餐」,想要改吃她這道「小點心?」

「喂,你別亂來,我一我-」

「你才亂來吧!你臉上這鬼娃妝不先卸掉,會嚇死一堆人。」慕斯楠放開她,不過眼神有些疑惑。

這小女子是怎麼回事?原本伶牙俐齒的,怎麼突然變成口吃?

「鬼娃妝?」夏至拔高了嗓音。原……原來是這麼回事?

呃,不然你想怎樣?她暗自敲了敲自己的頭,偷偷吐了吐舌頭。

哈哈,她真是想太多了,慕斯楠是什麼身份,他怎麼可能突然變身為狼人?就算有,對象也不可能是她。

唉,不過誰要他長得那麼帥,帥得讓人怦然心動,差點被電暈。

「拜託,你有沒有水準,我說過,我這叫黑娃娃妝好嗎?你不覺得我這樣很特別?」她拚命朝他眨眼,心情也恢復了平靜。

「是啊,特別恐怖的娃娃。」慕斯楠投降。「總之你快卸妝,會欣賞這樣裝扮的人不多。」

「哼,沒眼光。等着,給我幾分鐘。」夏至嘟着唇。「待會兒我一定狠狠地吃,毫不留情。」她由后座拿來化妝箱,箱子打開,許多瓶瓶罐罐陳列在眼前,卸妝的、化妝的、保養的……應有盡有,簡直不輸給專業彩妝大師

她動作熟練地開始卸妝。

「哇,你的化妝箱里怎麼那麼多東西?我記得你是秘書室的助理,不是化妝師。」慕斯楠大開眼界。

「哈哈,你沒聽過人要有多一點專長,除了化妝以外,彩繪指甲、服裝設計等,我都多少有點涉獵。」她很多同事都覺得她在這方面算是專業。

「喲,原來萬年小助理也懂這麼多。」他輕笑揶揄當她鬼扯。如果她真的行,為什麼不展現出來,偏偏要窩在「昕宇」當個小助理,而且待了兩年多還無法升職。

「你才知道我的厲害。」夏至對他的態度不以為意,她想做什麼,從來就不需要跟他人解釋。

夏至動作迅速,沒多久她臉上恐怖的彩妝已完全卸掉,改化上薄薄淡妝,看來清純可人。

「真神奇。」恐怖的鬼娃娃頓時變成清純小美眉。「這樣就對了,看起來漂亮得多。」慕斯楠微笑地拍拍她的頭,當她是小妹妹似的。

「漂亮嗎?」夏至誇張地捧着心大嚷:「慕少,你可不可以別笑得那麼迷人,我剛剛真的被你電到,現在心還怦怦跳的。」

「嗄?」慕斯楠愣了一下,一時間不知怎麼反應。

「哈哈,走了啦,我肚子超餓的,快走吧!」夏至說完立刻推開車門衝下車。

慕斯楠看着她那純真笑靨,俊顏上的笑容更熾。

他對自己的長相很有自信,只是一般人不會這樣直接稱讚他,她真是可愛,說話好直接,坦率。

跟她在一起很輕鬆,今晚這個臨時找來的伴是選對了。

「呼!天啊,好好吃,真的超好吃的,真恨不得我有八個胃,可以把這些東西統統都吃光。」一進餐廳,夏至也不客氣,一開口就點了這家店最昂貴,卻也是招牌的海陸大餐。

海陸大餐的分量頗多,加上前菜、麵包濃湯等,所有食物都很美味,色香味俱全,全都好好吃,讓她忍不住拚命吃,吃到肚子超撐的,現在只能癱坐在椅子上,看着喝不完的半碗濃湯嘆息。

唉,如果她有多幾個胃就好。

「你會不會太誇張,就算想吃垮我,也不需要折磨自己的胃。」慕斯楠真是大開眼界。

他常和女性用餐,大多數的女性都表現得十分優雅、淑女,吃起東西來慢條斯理,講究氣質,甚至有些女子為了減肥而只吃一點生菜或喝現榨果汁,從來沒有人會像她一樣,吃得那麼「豪爽」,不顧形象。

「什麼折磨胃?是善待自己的胃。」夏至抿抿唇,吃了好吃的東西,心情十分愉快,她笑眯眯地輕拍肚皮。「我從來就不知道這家店的東西這麼好吃,不然我領薪水那天一定來報到,好好犒賞自己這個月來的辛勞。」

明蝦鱈魚菲力海陸大餐真的好好吃,清甜的明蝦、好吃的鱈魚加上咬勁十足的菲力牛排,配上那獨特的醬汁……真是讓人吃了還想再吃。附餐的麵包濃湯也超美味,酥脆的餅皮融入香濃的湯里,吃起來好過癮讓她整個人覺得好幸福喔。

「是嗎?我覺得還可以。」慕斯楠優雅地喝着咖啡,含笑看她,覺得她有點過度誇張。

「你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有能力在這裡消費,真的很幸福耶。」這裡的餐點已經算頂級美味,好想多來幾次,只是為了別變成卡奴,還是節制點好了。

「幸福?」慕斯楠揚起興味盎然的眸子直看着她。「原來只是一頓飯,就可以讓你覺得幸福,你真容易滿足。」

「不然呢?有好吃的東西可以吃,當然幸福。」夏至端起了面前的洋甘菊茶喝了幾口,消解口中的油膩感,甘菊清香爽口,心情更加愉快。「否則每天苦着一張臉會比較好嗎?」

「有道理。」只是道理淺顯,做起來卻很難罷了。

「對了,還沒問你,你有什麼毛病?」夏至懷疑。

「我?」慕斯楠的思緒顯然跟不上她跳躍性的思考。怎麼上一秒還在聊美味的餐點,現在她卻問他有什麼毛病,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對啊,你認識的美女很多很多,為什麼會突然想『綁架』我?」夏至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這麼美好的夜晚,你應該不會寂寞。」

「是沒錯,但是……剛剛是一時衝動,不好意思。」話雖如此,但是他現在不後悔,和她在一起很輕鬆、愉快。

夏至是個很真的女孩,古靈精怪,說話坦白可愛,何況她對他無所圖,和她在一起,感覺更放鬆。

「不用道歉啦,我覺得很值得,畢竟能跟你這位養眼的帥哥吃飯,真是做夢都想不到的事。」「得到你的讚美,我真榮幸。」他也跟她一起開玩笑。

不過,此時她臉上那故作夢幻的可愛表情,好像觸動了他某部分的記憶,慕斯楠不自覺地直盯着她看。

奇怪,那神情……他好像在哪裡見過。

「幹嘛一直看着我?」夏至有些莫名其妙,她連忙看看自己,甚至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以為臉上沾了醬。

「我……好像在哪裡看過你,對吧?」似乎是很久、很久之前的記憶了,他一時間竟然想不起來。

「哈哈哈,你在說笑嗎?」夏至笑得前俯後仰。「慕少,我們也算常見面好不好,只是你最近重色輕友,比較少來找我們家喬老大而已。」

「不,我不是在說那個。」慕斯楠的態度十分認真。

「不是你在『昕宇』的時期,而是……很久以前我們是不是有見過?」他真的覺得她的表情看來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噗」夏至瞪大眼睛忍笑,難以置信地搖搖頭。「你很遜耶,別說你用這麼遜的老梗是想追我。」

「想太多,你滿二十了嗎?我看你當我妹妹都嫌年紀太小。」他可是已經堂堂邁入三十大關了呢。

「慕少,你故意逗我?我已經二十三了耶。」只是她不喜歡穿套裝,打扮得很老氣罷了。「我們年紀看來也相差不多。」他的外表也比實際年齡還要年輕。

「是嗎?」慕斯楠還是疑惑。「我真的對你有印象,我們在很久很久之前應該見過面。」

「哈哈哈,也許是上輩子吧,你把上輩子的記憶帶到這輩子來了。」真是太誇張了,之前他們的世界完全不同,根本沒有交集,怎麼可能見過面?

「上輩子?」慕斯楠橫了她一眼,這個答案有點蠢。

「好了啦,別亂想了。」夏至突然趴在桌上,悄悄問他:「說真的,你很羨慕我們喬老大和雷少對不對?」

慕斯楠有些吃驚。是她心思細膩,還是他表現得太明顯,讓所有人都知道他想認真地談場戀愛?

「沒錯,我的確很羨慕他們。」他老實點頭。「誰都會羨慕吧。」

他兩個好友的婚姻都幸福美滿,旁人不稱羨都難。「那真是奇怪了,既然你羨慕,又為什麼老是和不同的女人在一起?」她真好奇。

「我在找一個感覺對的人。」

「感覺?」好虛無縹緲喔。

「嗯。」也許是氣氛剛好,或者是她太可愛,讓慕斯楠敞開心房。「我總覺得這個女人的氣質很好,可是那個女人又長得比較順眼,另外一個身材很好……每個女人都喜歡一點點,但也只有一點點而已。唉,怎麼沒有集全部優點於一身的女人呢?」

「厚,你很欠揍,這世界上哪來完美的人?」每個女人都喜歡一點點,這種話虧他說得出來。「我猜你追女人向來無往不利,才會這麼自大。」

「追女人?那是什麼東西,可以吃嗎?」慕斯楠挑挑眉。他從不追女人,只有女人倒追他的分。

「真有你的。」夏至算是大開眼界,原來這個世界上真有這麼自信的人,偏偏她又無法反駁,難怪他會如此囂張。「那你到底想要什麼樣的女人?」

「這……我也說不上來。如果他知道,也不用如此尋尋覓覓了。

慕斯楠的眼神放空,思緒飄得老遠。

「我記得好幾年前,我曾經在路上看見一對小情侶,他們只有十七歲,我還記得那個小女生看着男孩的眼神,充滿了幸福和信任,純凈而無雜質,他們看起來就像天造地設的一對,好像原本就應該在一起。那是一種很深刻、契合的感覺,我看了很心動。」

「好像原本就該在一起?」夏至不懂。「其實認真談戀愛的人都會這樣,尤其是小情侶,談起戀愛熱乎乎的,會拿出全部的熱情和真心,看起來自然都很契合嘍。」他說的事聽起來沒什麼特別呀。

「認真?」慕斯楠點頭。「對了,就是認真。其實我也很想認真,可是……我遇到的女人總是讓我缺少這麼一點感覺。」

「你太挑剔了」

「也許吧。」他輕笑。「我記得那時候還聽見那對小情侶討論結婚的事,當時我在心裏笑他們,覺得他們會後悔,世上的人這麼多,何必單戀一枝花?」

慕斯楠記得,那天有個女人纏着他,他覺得煩透了,好不容易擺脫對方,沒想到在路上和那一臉幸福的女孩相撞,才會讓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接近他的女人多半別有目的,可能為錢為利,也可能是迷上他的外表,而他見到的那個少女卻純真,無邪,那樣純凈的表情,讓人心動。

夏至呼吸一窒。

十七歲就想結婚的小情侶?

突然間,有層薄薄水霧,悄悄浮上了她的眼眸。

「後來呢,那對小情侶真的結婚了嗎?」夏至有些着急地追問。

「我不知道,不過我想他們現在應該還是在一起。」慕斯楠眼神肯定地看着她。「而且他們會很幸福,就像阿宇和阿堯他們一樣。」

是嗎?天造地設就可以永遠在一起,就會幸福?

「想太多,或許他們早就分開了。」夏至咬了咬下唇,表情突然變得有些凝重,甚至愛笑的臉上也不再有笑意。「沒想到你是這麼浪漫、不切實際的人。」

慕斯楠外表俊秀,看來是很有藝術家氣質,但他終究是個生意人,想不到居然也會談「感覺」這樣虛無縹緲的詞。

「我很務實,所以我知道,遊戲人間不是長久之計。」慕斯楠現在很想認真地談場戀愛。「對了,聽說你時常換男朋友?」

「誰這麼大嘴巴?」他怎麼會知道她常換男朋友的事?

「難道你也在找那種感覺?」

「不,我跟你不一樣,不可以混為一談。」夏至淡然地勾勾唇。「我享受這一刻的快樂,我在做讓自己開心的事。」

相對地,如果在一起不開心了,她會當機立斷絕對不會挽留。

夏至是個標準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的人,因為她深深地體會。

「未來」是不可預知的,她不會傻傻地計劃將來、期待以後,她知道只有現在這一刻的感受才是最真實的。

慕斯楠凝視着她,沒錯過她突然凝重的神情。

他一直以為她是個天真到不識煩憂的女孩,她會提出「享受這一刻的快樂」這種論調也不難理解,只是為什麼她的臉上會有那麼一點看來不搭調的憂傷……

「你怎麼了,有什麼困難嗎?」

「我……」夏至知道自己有點失態,連忙回神,又裝出那副不在乎的樣子搖搖頭。「我哪有什麼困難?可能……可能是剛剛吃太飽了,工作一整天也很累,我現在有點想睡覺。」

「是嗎?那要我送你回家嗎?」他們今天的確是有點交淺言深了,也許她覺得有些不自在。

不過,他卻覺得跟她一起聊天很開心。她有種清新、單純的特質,讓人不自覺地全然放鬆。

「拜託,這句話該由我問你吧,你忘了自己的車還停在我們公司的地下停車場嗎?」夏至提醒他。「怎樣,要我送你回家嗎?」

「不用,既然你累了,那快回去吧。」

「好。」夏至也不啰唆,立刻站起來。「謝謝你這頓美味的晚餐,我吃得很開心,再見。」

慕斯楠沒想到她居然真的這樣就走了,沒有半點不舍,和以往他所接觸過的女人完全不同。

她真有意思,但他並未忘記她臉上曾出現過的淡淡憂傷。

這麼可愛的女孩也會有煩惱,她到底在煩惱什麼?

如果她真的有困難,他願意盡自己的能力,伸出援手幫忙她。

而且,他真的對她有種莫名的熟悉,尤其剛剛彼此面對面,那份熟悉感更為強烈。只是,他也清楚他們是兩個世界的人,以前見過面的概率不大。

那麼,到底那份熟悉感究竟從何而來?實在太奇怪了,他想不透呀……

《緣分到了:不只一點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