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原神:地獄開局的我連夜叛逃至冬
原神:地獄開局的我連夜叛逃至冬 連載中

原神:地獄開局的我連夜叛逃至冬

來源:google 作者:克羅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克羅特 安格琳娜 現代言情

【changdu】「初次見面,諸位,我的名字是安格琳娜·雪奈茨芙娜,你們也可以稱呼我為安格琳娜老師,在接下來的一個月內,我會對你們進行戰鬥訓練,以及一些生活常識」克羅特看着眼前的場景,恍如隔世陰暗的地下室仍歷歷...展開

《原神:地獄開局的我連夜叛逃至冬》章節試讀:


午夜,至冬城。

空氣中瀰漫著烈酒的味道,家家燈火通明,洋溢着對節日的美好期願,溫暖無比。

只可惜這份溫暖不屬於克羅特。

最後一次走在至冬城的街道上,克羅特準備拜訪一位故人。

安格琳娜·雪奈茨芙娜

他的老師。

克羅特依舊穿着那有些老舊的黑色風衣,心裏五味雜陳。

一方面他作為至冬的工具,被博士利用,被那高高在上的女皇利用。不知哪個瞬間就會死在某次任務當中,亦或是被取代後,像那些無能者一樣處理掉。

一想到這,克羅特心裏泛起一陣恐慌。

自他誕生開始,他無時無刻不想着逃離至冬。

第一次,他在實驗室大鬧了一場,但依然失敗了。

第二次,他想着順着投放食物的軟管爬出去。

第三次,他用植入的合金骨骼……

第四次…………

第五……

……

克羅特已經數不清多少次試圖逃離至冬。

無一例外,全部失敗。

而另一方面呢?

他在至冬還有着最後的一絲希望。

唯一把他當做人看待的安格琳娜。

如果你向一名愚人眾的士兵詢問,他大概會嗤之以鼻的說:

「那個怪物?」

…………

拎着從路過的餐館打包了一些食物作為禮物,克羅特按響了眼前房屋的門鈴。

「誰…克羅特?」

清脆如鳶鳥般的女音響起,安格琳娜帶着一絲驚訝的說道。

「我……」

「快進來,快進來」

話語被打斷的克羅特顯得有些局促。任憑着高他半頭的安格琳娜拉入房子。

「你怎麼來了?」

「我…那個,我帶了禮物給你,還有,節日快樂。」

磕磕巴巴得將自己想說的話說完,克羅特才緩過神來,上下打量着眼前的恩師。

與克羅特印象中的恩師有些差別,換掉那身愚人眾的軍裝之後,穿着一身家居衣物的安格琳娜少了幾分冷酷與英氣,取而代之的是平和與溫雅。

「啊…這樣啊,最近如何?」

安格琳娜將那份包裝精美的食物放到一旁,輕聲說道。

「我很好,也就不勞您費心了。」

「你總是這樣,克羅特,你應該多為自己考慮的。」

「我……」

「好啦…大過節的,多想一些開心的事,讓那些任務影響到心情可就不好了。」

即使不再在安格琳娜手下接受訓練。兩人依舊保持着書信聯繫,出乎克羅特意料的是,當放下師生這層關係之後,與他熟絡起來的安格琳娜就像……

一個鄰家姐姐一樣。

雖說克羅特沒有鄰居,他平日不是在進行任務,便是在軍營里歇息。他從一些異國的小說中看到過這種情節。

書中主人公的自由生活同樣令其嚮往。

「對了,克羅特,我也有禮物要給你。」

說著,安格琳娜從書櫃里拿出一個小盒子。

「這是……」

「一個可以看時間的便攜式鐘錶,我託了好多關係才弄到手的。」

「…謝謝。」

「突然這麼嚴肅幹什麼,大過節的,開心一點。」

…………

時間悄然流逝,轉眼已至深夜。

「克羅特。」

「嗯哼?」

「要走了么?」

「……是。」

「就在今晚?」

克羅特沒有回應,只是緊了緊身上的黑色風衣。

「這件風衣……」

「是您當初送給我的。」

「一直都留着啊……」

儘管已經在多次任務中有些損壞,但克羅特還是隨身穿着。

「時候不早了,克羅特,你該走了。」

安格琳娜瞥了眼時鐘,對着克羅特說道。

克羅特的聲線有些顫抖地說道。

「要走了嗎…」

「是的,你該走了」安格琳娜催促道。

「………我知道了。」

聞言,克羅特眼角有些濕潤,但還是向著門口走去。

「我就不送你了,你…好自為之。」

打開門的那一瞬間,呼嘯的寒風拍打着他的臉。

在街道上走了幾步,克羅特心中猛的一顫,回頭看去,安格琳娜站在窗邊,好像對着他說了什麼。

她說……

逃,活下去。

「轟!」

下一個瞬間,那棟還算精緻的木屋炸裂開來。

迸濺的木屑從克羅特耳邊飛過。

爆炸之後的嗡鳴聲,讓克羅特的耳膜有些脹痛。

克羅特想說些什麼,想喊出來,但是他做不到。

他的理智告訴他,這是一場針對他的陰謀。

就像他所預想的那樣,愚人眾的高層想處理掉他。

但為什麼?

為什麼要把她也牽扯進來?

她是無辜的啊……

她是無辜的啊!!!

憤怒,佔據了克羅特的大腦,眼珠開始充血,骨骼輕微的開始顫抖。

兩件人造聖遺物已經被催動到了極致。

「殺回去,殺回去,把他們都殺乾淨……殺個痛快!」

看着眼前從各個角落走出的愚人眾士兵,克羅特低聲地怒道。

「不,不對……」

此時所有人的關注點都在這場爆炸上,這不是……最佳的逃離機會嗎?

自己殺回去又能做些什麼?

再搭上一條性命,辜負安格琳娜的遺志?

眼下,克羅特有兩條路可走。

第一條,駕馭着刀面兵甲殺過去,憑藉著刀面兵甲以及兩件人造聖遺物的威能,自己可以輕鬆地屠戮幾十個愚人眾士兵泄憤。

然後被趕來的執行官或者二代人造兵器集火殺死。

第二條,背負着屈辱與自責活下去,在獲取到足夠的力量之後回來報仇。

克羅特不知道獲取足夠的力量需要多久,但單憑眼下的自己,絕無報仇的可能,單是那幾位尚在至冬的執行官,自己便無法反抗,更別提……

那位端坐在王位上的冰之女皇。

「走…!」

克羅特幾乎咬碎了銀牙,才做出這個決定。

一路上的士兵都被爆炸所吸引。

畢竟在至冬城,在這樣美好的一個節日,出現這樣的亂子可不多見。

克羅特身披的黑色風衣,與夜色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過了這個拐角,就能到城門處了。」

再一次躲過兩名士兵的搜尋之後,克羅特按着心裏規劃的路線前進。

「嗖!」

一道破空聲傳來,憑藉普羅維登斯之眼的威能,克羅特險之又險地躲過暗處襲來的長箭。

「啪嗒,啪嗒。」

是金屬打在石磚路上的聲音。

「到此為止,克羅特。」

熟悉的機械合成音傳來。

這個聲音他再熟悉不過了。

「畢竟,與安格琳娜相遇的第一天,你就給我來了一個下馬威啊!」克羅特在內心咆哮着。

「現在,放棄抵抗,我可以給你一個體面的死法。」

「謀殺愚人眾高層安格琳娜·雪奈茨芙娜,擾亂至冬城治安,攜帶戰略級武器……,你沒有存活的理由,克羅特。」

「安格琳娜的罪名……呵…愚人眾,真是令人作嘔啊!」

「驅傀術·刀面兵甲!」

充滿厚重感的箱子逐漸散落,露出掩藏在其中的傀儡。

「驅傀術·千絲縛!」

細密的銀線如長蛇般向前探去,映襯着危險的寒光。

「這種手段…無聊!」充滿科技感的手臂僅僅掙扎了一下,那絲線便因承受不住而崩裂開來。

「如果你只有這種手段的話,自行了斷吧。」

「這是你最後的機會。」

「不不不,這話應該由我來說。」

「這是你最後的機會。」

克羅特的嘴角咧出一個誇張的笑容,赤色的瞳孔愈發猩紅。


《原神:地獄開局的我連夜叛逃至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