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月明千里
月明千里 連載中

月明千里

來源:google 作者:羅青梅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玄貞 李瑤英

《月明千里》是一部十分受讀者歡迎的小說,最近更是異常火熱《月明千里》小說主要講述了李瑤英李玄貞的故事,同時,李瑤英李玄貞也就是這部小說裏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是一直親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戰之中不過一起經過許多的故事,最終還是得到了甜蜜的結局...展開

《月明千里》章節試讀:

李瑤英李玄貞為主角的小說名字是《月明千里》,《月明千里》小說最新章節更是可以帶來不同的閱讀體驗,各種情節設定慢慢浮現:李玄貞是男主,有大氣運,大機遇,明明經常身陷險境,最後關頭總能化險為夷,有如神助。
李瑤英幾次出手,不僅沒傷到李玄貞分毫,還落得一個遍體鱗傷。
...七公主姿容韶秀,燦若春華。
長安世家兒郎爭相求娶,從來不將皇室貴女放在眼裡的七宗五姓門閥子弟為她逞凶毆鬥。
如此佳人主動登門探望自己,換做其他人,必然欣喜若狂。
杜思南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不僅不高興,還一肚子邪火無處散發。
他看着門前笑意盈盈的七公主李瑤英,氣得雙眼血紅。
……時下貴賤嚴明,雖然這些年兵禍連綿,仍然不能動搖世家大族的地位,世家和寒族之間涇渭分明。
別看這幾年平民出身的英才輩出,等天下平定,掌控朝堂和天下大勢的還是世家大族。
杜思南是南楚人,自負才華,從小立志要做出一番大事業,可惜出身寒微,聽說北方魏王李德和其長子李玄貞禮賢下士,唯才是舉,用人只看才能,不講門第,特意收拾行囊前來投奔。
本以為得到李玄貞賞識就能從此平步青雲,一展壯志,不想半路里突然殺出一個李家七娘,徹底攪亂了他的計劃。
他為投奔李玄貞北上尋找魏軍。
李玄貞身為世子,帳下已有倚重的能人異士,他不願被李玄貞輕看,特意趕在魏軍之前抵達關中,結交本地名士,打響名聲,等着李玄貞來三顧茅廬。
原以為可以穩坐釣魚台,沒想到李玄貞沒上鉤,魚竿就被李瑤英給拽下水了。
那時魏軍還沒進入關中平原,杜思南每天閉門讀書,偶爾出門訪友,突然遭遇一夥流匪,被綁進深山,幸得路過的商隊所救,安然脫險。
商隊首領自稱是魏郡李家的家奴,好生安慰杜思南,每隔三天派人登門探望,還遣侍女奴僕照顧他的起居。
杜思南正好想打聽李家的事,和商隊首領來往了些時日。
等他發現商隊首領是李瑤英的家奴時,立刻和對方劃清界限。
那時他想着李瑤英不過是個十二三歲的深閨小娘子,以為一切只是巧合,並未放在心上。
誰知李瑤英心機深沉,每次派遣家僕探望他時都會讓家僕抬着蓋了紅綢的擔子招搖過市,有人好奇探問,那些家僕就回答說他們是李仲虔的奴僕。
還沒等杜思南反應過來,他已投李仲虔帳下的謠言早已傳遍關中。
於是等魏軍進駐關中、李玄貞開始尋訪關中名士時,杜思南被當成了李仲虔的人。
杜思南左等右等,始終等不到李玄貞,明白李玄貞一定對自己起了疑心,不想把他這麼一個可疑人物招到身邊當謀臣。
在世人看來,李仲虔對他有救命之恩,還對他頗為看重,金銀財帛流水一樣送到他家中,噓寒問暖,無微不至。
他要是改投李玄貞,先不說李玄貞信不信他的忠誠,他首先就得擔一個「忘恩負義」的罵名!
杜思南能屈能伸,想明白前因後果,決定退而求其次,主動找李玄貞表明自己的心志。
他興沖衝來到長安。
這時候李瑤英又跳了出來,親自登門拜訪杜思南。
即使他避而不見,她還是三五不時到他門口晃晃,而且每次都大搖大擺,前呼後擁,帶着幾十個甲士豪奴浩浩蕩蕩穿過半座長安城。
李家七娘花容月貌,冠絕中原,每次出宮,長安五陵少年郎都會騎馬在她身後追逐,只為多看她一眼。
她特意出宮探望杜思南,不消幾日就傳得沸沸揚揚。
杜思南氣得嘔血:這下子李玄貞對他的疑心更重了!
更讓杜思南氣結的是,李瑤英毀了他的青雲之路,卻從始至終都沒有為李仲虔招攬他的意思。
她根本就看不起他,漫不經心往他門口一站,含笑說幾句話,轉頭就走,毫無真心求才的誠意。
看在別人眼裡,卻是高貴的七公主慧眼瞧中杜家郎君的才華,紆尊降貴,虛心請教。
杜思南有苦說不出,還得遭受京中紈絝子弟的嫉妒嘲諷和奚落。
……兩年來的憤懣愁苦悉數湧上心頭,杜思南牙關咬得咯咯響。
李瑤英笑着示意健仆。
健仆挑着幾大擔柴米羊肉菜蔬等物邁進院子。
杜思南冷笑道:「無功不受祿。」
瑤英輕笑:「杜郎高才,當得起。」
杜思南胸膛劇烈起伏,很想一口血噴到七公主臉上。
「杜郎氣色不好,還需卧床調養,我就不打擾你了。」
和以往一樣,健仆剛剛放下挑擔,瑤英便提出告辭,手中軟鞭有一下沒一下地敲着掌心,顯然心不在焉。
臉上卻依舊笑意浮動,眸中滿是關切之意。
小小年紀就有這樣的心計,又是如此的美貌,將來必定是自己的心腹大患。
杜思南臉色鐵青。
瑤英轉身走下石階。
家將謝青牽着馬迎上前,沉聲問:「貴主,可是要回宮?」
瑤英翻身上馬,撥轉馬頭:「去西市逛逛,二哥要回來了,我給他挑一副新馬鞍。」
李德稱帝不久就帶着太子李玄貞和次子李仲虔出征,不久前傳回捷報,按腳程算,再過五六天,大軍就能返回長安。
謝青應了聲諾,回頭看了一眼杜思南,打馬跟在瑤英身後。
瑤英知道謝青肯定很奇怪她為什麼對杜思南態度古怪,既不重用,又不幹脆殺了以絕後患。
她不能動杜思南。
他本該是李玄貞帳下第一謀臣,她為難他同樣會渾身難受。
只能另想法子,阻止他投效李玄貞。
現在看來這個法子效果不錯,二哥成功躲過了杜思南的戕害。
至於招納杜思南,讓他為己所用……瑤英搖搖頭。
……杜思南眼光毒辣,善於相人,還在南楚時,曾以四個字評價李德:一代雄主。
對李玄貞的評價也是四個字:此英主也。
輪到李仲虔,則是八個字:有勇無謀,難成大器。
他抱負遠大,目光長遠,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絕不滿足於投到李仲虔帳下為謀臣,即使強行讓他服軟,他也不會真心為李仲虔出謀劃策,說不定還會暗中和李玄貞勾結。
把這個人留在身邊,無異於自絕後路。
所以,瑤英不能用杜思南。
不能殺,不能用,就這麼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管着,倒也不錯。
李玄貞欣賞杜思南的才華,不甘心就此錯失人才,一直派人監視他。
瑤英每次登門,東宮都會接到線報。
現在東宮最得器重的謀士是河東人魏明,此人心量小,愛記仇,嫉妒賢能,杜思南少年成名,魏明早就聽說過他,對他頗為忌憚。
線報送到魏明手上,相信他一定會趁此機會進讒言,阻撓李玄貞起用杜思南。
因此,每次出宮,瑤英都會去杜思南家打個轉兒。
反正閑着也是閑着。
今天過來,也只是因為去西市順路罷了。
……正是一天當中坊市最熱鬧的時候,坊市間人流如織,比肩摩踵。
李德登基後頒佈政令,重新設立市署管理東西市貿易,因為管理得當,抽稅極低,引得四方商賈雲集。
店肆林立,叫賣聲此起彼伏,南人、北人、吐火羅人、天竺人、胡人操着半生不熟的官話討價還價。
李瑤英戴上帷帽,遣散豪奴,只帶了幾個健仆,找到鞍韉店,挑了一副馬鞍。
店主吹噓說店中馬鞍都是從北庭而來,不僅輕簡結實,還灌了羊脂,不易因雨水和馬汗而朽爛。
中原大亂,西域也不太平,幾十年間數十個大小部族先後稱王,西域南道、北道被各個大小部落瓜分,絲綢之路早已斷絕數十年。
北庭商隊想和中原通商,往往剛剛啟程就被路上的部落劫掠,曾經頻繁往來於西域中原的商隊幾乎絕跡。
物以稀而貴,店主恰好得到一批市面上難尋的北庭馬具,頗為自得。
瑤英問了幾句西域的事情。
她雖然隱藏身份,還戴了帷帽遮住面容,但舉止不俗,氣度出眾。
店主料想她定是白龍魚服的貴人,有心賣弄,凡是知道的,都毫不避諱地說了出來。
走出鞍韉店,瑤英眉頭輕蹙。

《月明千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