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御劍沖凌霄
御劍沖凌霄 連載中

御劍沖凌霄

來源:google 作者:天方夜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凌昏 天方夜夢 奇幻玄幻

重生前,他資質平庸,得巨龍相助,修為也難以突破;重生後,他獲得上古靈石,通過靈獸反哺修為,一天修鍊堪比八年修行;重生前,他是天下門派聞之色變的殺神,只因青梅竹馬慘死,使他性情大變;重生後,他重遇青梅竹馬,他誓要阻止悲劇發生,逆天改命!展開

《御劍沖凌霄》章節試讀:

幽暗的森林中。

只見凌昏正坐在一塊石頭上吸納打坐,而一旁的白蛙正不在尋覓着那些爛泥怪。

此時的白蛙,頭上已經生出三對紅色的軟角,而它的個頭便比之前大出一倍。

這時,凌昏探查完內丹,便睜開眼睛。

他呼出一口氣,然後看了看遠處的白蛙。

僅僅一天時間,自己就從開光期踏入修真第三階的融合期。

這如何能不讓他震撼。

但他知道,融合期在同門中人里也只是中下水平,像他的師姐蕭鳶還有師兄郎才已達到金丹期。

而這還僅僅是他們門派的水準,而天靈大陸頂尖的天才們更是厲害。

凌昏也不再多想,他見此地爛泥怪已被白蛙消滅的差不多。

於是,他便帶着白蛙向鎮靈島**位置走去。

此時的白蛙速度極為敏捷,凌昏馳步前行,它則四處飛撲發現的爛泥怪,速度卻仍趕在凌昏前面。

凌昏驚喜發現,自己這靈寵已經達到三階實力。

不過他知道,這也是因為有無數爛泥怪被自己的靈寵吸收晶核。

雖然僅是半品晶核,但是這一天時間下來,白蛙就消滅了將近一千隻爛泥怪,從而才吞服了大量晶核。

待他來到鎮靈石附近,卻發現師門中人都在這此,帶頭也還是自己那位大師兄郎才。

凌昏不願被人發現,便也不靠近,只是遠遠看去。

只見那鎮靈石當中凝聚不再是爛泥怪,而是一種形似碩鼠的灰黑妖獸。

這時,郎才對着襲來的灰鼠怪一劍斬去,便將這鼠怪斬成兩半。

那郎才一擊殺了灰鼠,便蹲下身查看。

他從那灰鼠當中掏出一顆卵石大小的黑色晶核。

然後他站起身來,對同門中人道:「各位師兄弟,這混沌之氣湧出的妖怪短短几日便進階出二階妖怪,你們在此歷練須得三人同伴。」

他看了身旁汪雷一眼,又道:「這形似倉鼠的妖怪元神已經形成一品晶核,若是收集,可煉製丹藥,對各位提升修為有極大幫助,切不可浪費。」

他身旁眾人聽到此話,盡皆興奮,忙不迭便朝那些灰鼠怪攻擊。

遠處的凌昏看在眼裡,知道自己這位大師兄是在收買人心。

這也難怪。

對於初次歷練的修真之人,來到這鎮靈島除了歷練修為,便是要收集妖寵的晶核,好煉製提升修為的丹藥。

然而無數年來,這裡皆是修真門派初次歷練之地。

導致這裡的低階妖獸幾乎成了瀕危物種。

對於修鍊的新人,要收集的晶核的機會自然也極為稀少。

此時郎才的提點,正是提醒他們這些妖獸擁有可以利用的晶核,如何能不讓他們興奮。

凌昏自然知道其中道理,但他還是決定不上去。

他見那混沌之氣越發凝重,危險隨時會一觸即發。

況且自己這些師兄弟攻擊的速度,完全趕不上混沌之氣產出妖怪的速度,所以總有漏網之魚可以獵殺。

於是他悄然走遠,找了一塊隱秘的樹叢,留白蛙在外獵殺,自己則再次研究起上古靈石里的其他心法。

他原本想用「馭」字訣再收服一隻白蛙。

但是看了「馭」字訣里的詳細介紹,只有達到金丹期才能用元神再收服多兩隻靈獸。

否則元神太弱不僅會損害靈獸,甚至還有可能反噬主人。

凌昏也不冒進,他重生前就學得了不少功法,此時便配合著白蛙瘋狂修鍊,也消滅了不少灰鼠。

如此修鍊數天時間下來。

凌昏就達到融合期的後期,而白蛙的實力更是達到四階水準。

然而這幾天下來,那鎮靈石釋放的混沌氣息已經出現二階的妖魔。

這些二階魔怪形似灰黑色的野狗,雖算不得強悍,但是卻喜歡群而攻之。

凌昏意識到危險更加逼近,便再次前去鎮靈石查看。

此時,卻見兩位師兄為了捕殺鎮靈石旁的野狗怪物,竟爭吵起來。

隨即,這二人竟在鎮靈石旁用法器打了起來。

凌昏本不想理會,但見他們越打越凶,那銳利的劍氣打在鎮靈石上。

他看得眉頭緊皺。

這鎮靈石已十分脆弱,若再有所意外,當真不知會發生什麼。

他連忙上前要去阻止,沒走幾步,卻見鎮靈石震動了數次。

猝然間,只聽得那鎮靈石里發出一聲聲悲鳴。

然後,那些凝重的混沌之氣就從鎮靈石里不斷冒出。

轉眼間,竟成了一陣灰黑颶風。

此時,從鎮靈石當中湧出的怪物,除了二階的灰狗,還多了許多撲着翅膀,形似蝙蝠的妖靈。

這些妖靈雙眼冒着紅光,一見到活人,便飛撲過去。

這一變故,讓鎮靈石旁的人都嚇了一跳,原本兩個打鬥的師兄弟也停了下來。

凌昏見得變故意識到危機已經降落,便要轉身離開。

這時,卻聽一聲聲慘叫傳來。

他回頭看去,見自己那些師兄弟正被不斷飛撲出來的蝙蝠怪群而攻之。

他對這些平日里嘲笑戲弄的師兄弟毫無感情,只是沒行幾步,便見幾個年級比還小的同門師弟也被那蝙蝠撲中,不住哀嚎。

他見那些師兄弟們亂作一團,有些已經被那蝙蝠打倒在地,便對自己說道:「但求心安吧。」

於是,他也沒遲疑,便領着白蛙沖了過去。

他雙手畫印,念動「星火之術」,發出數道火光,便打向圍在人群頭上的蝙蝠。

「快走,我斷後。」

凌昏說著,手中不斷劃訣。

一道道火光便從他手中不斷發出,盡數打在蝙蝠身上。

白蛙雖無法飛行,但跳躍極為驚人,只是輕輕一躍便將一隻攻向凌昏的蝙蝠咬傷。

那些師兄弟已經亂作一團,此時得到救援,便連忙逃命。

他們卻沒意識到,此刻解救他們的,竟是一直被他們奚落的凌昏。

凌昏與越來越多的蝙蝠斗得難解難開。

這些蝙蝠僅有三階實力,但是敵不過群而圍攻。

不過一會,凌昏只感覺體內的真力已經吃緊。

他見機不妙,也不戀戰,便往同門師兄弟逃走的相反方向,東面奔去。

那些蝙蝠,似乎把凌昏當做美食。

此時,在凌昏招引下,便也盡數朝着他往東面飛去。

凌昏向著東面的海岸跑去,不時朝後瞥去,發現身後的蝙蝠越來越多,而那鎮靈石方向的暗紅色旋風竟是直卷上天。

忽然,凌昏感覺腳下的土地都在震動,他隱隱約約感覺到鎮靈石方向仍在劇變,只是那當中的兇險自是更加難測。

他心下大駭,頭也不回,便加快速度朝着東岸跑去。

這鎮靈島東岸是一個布滿礁石的沙灘,凌昏且戰且退,不由得便被漫天遍野的蝙蝠怪,逼着與白蛙一同跳進海里。

他水性極好,靠着凝聚靈氣在海里憋氣潛行。

依靠着白蛙在海裡帶領,過不多時就游到離岸不遠的海水裏面。

但是那些蝙蝠怪實在兇悍,雖不識水性,也一頭朝着海里攻擊凌昏他們。

只是這些頭腦簡單的怪物,進到海里,實力比那爛泥怪更是不如,不是溺死,便是被白蛙一口咬死。

凌昏無路可逃,只得躲在海里,不時露出水面換上一口氣,便又潛入海里。

就這樣,靠着白蛙的引航,凌昏緩緩朝着師門駐紮的西海岸游去。

等他踏上西岸時候,離他被蝙蝠追擊已過去一天一夜。

那些追逐他的蝙蝠不知去向,而當他來到師門駐紮的營地時,發現除了滿地雜亂的輜重,便是空空如也的帳篷了。

凌昏眉頭一皺,連忙跑去自己的帳篷,發現「五爪」仍沉睡在自己那草席之上,這才鬆了口氣。

他冷冷一笑,想來自己奮勇拼殺,那些師兄卻沒有等待自己,逃之夭夭了。

師門此番讓他們來前來鎮靈島也是下了血本,竟動用了能懸浮在天際的高階飛行法器「寶靈船」,但也因此沒有帶任何的航海船隻。

而這鎮靈島離天靈大陸最近的陸地也有數百海里,即使凌昏能靠着白蛙在海里潛行,怕也不能在海上存活數天。

唯一可想的便是將修為達到金丹期,便可學得御劍飛行,遨遊到天際上。

只是此時這島數番劇變,怕是還沒等他突破融合期,他便已經被漫天遍野的混沌妖獸吞滅。

正在凌昏躊躇之際,便聽一陣尖銳的叫聲,他抬頭看去,便見那些該死的蝙蝠已經飛了過來。

凌昏心胸鬱悶,便也不逃。

他連忙將沉睡的「五爪」重新安置到帳篷當中封好,便在自己行囊當中取出一柄師門鑄造的銅劍。

那些將天際都要布滿的蝙蝠洶湧如潮水般,撲向了凌昏。

凌昏怡然不懼,提着銅劍,便與白蛙一起迎戰那些數不勝數的蝙蝠。

他左手畫印,右手銅劍也不住發出劍氣。

一道道銳利如鋒的劍氣,在凌昏手中不住轟向蝙蝠妖獸。

那些雖有雙目,卻不能視的蝙蝠怪被那刀光擊中,立時斃命,跌落在地。

凌昏戰意越發旺盛,這讓他又想起重生前與「五爪」出生入死的那些日子。

他慢慢冷靜下來了。

「五爪」犧牲元神讓自己有了一次重生機會,自己萬萬不可就這樣死在這裡。

於是,凌昏召喚白蛙一聲道:「替我掩護。」

說著,他便沖入帳篷,將「五爪」懷抱到懷裡,然後發足狂奔。

正在此時,凌昏忽聽一聲驚雷從後響起。

凌昏看去,見一道白衣身影從天際降了下來。

那人白衣翩躚,手持一柄寒光閃閃的寶劍,對着那些漫天遍野的蝙蝠怪不住揮動,便將蝙蝠殺去大半。

見到那人,凌昏不由驚喜地呼道:

「蕭鳶,你怎麼在這裡?」

凌昏心裏不免在想,難道她是留下來救自己?

《御劍沖凌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