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御靈:我與神靈畫押
御靈:我與神靈畫押 連載中

御靈:我與神靈畫押

來源:google 作者:月下飛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月下飛瓊 都市小說 顧燦

天地有靈,萬物共生;六合之內,八山為柱;擎天而立,六族共護有閶闔神族護西極之山;有幽都鬼族護不周之山;有陽門魔族護波母之山;……——數萬年前的一天,司位水神受魔靈浸染,怒觸不周山;致聖柱坍塌,靈界失衡,魔靈肆虐,六族遂避禍人間...數萬年後的一天,有個雲遊道人拿出一本封面寫了「封神卷」三個大字的泛黃舊書,笑着對我說道:「小夥子,我看你骨骼驚奇,靈氣直衝天靈蓋,這本秘籍與你有緣,我收你十塊錢賣給你吧!」這畫面,怎麼似曾相識呢!——我是顧燦,你以為我是天選之子?然而我真的是天選之子!展開

《御靈:我與神靈畫押》章節試讀:

當你看到這紙契約的時候,你已經死了…

黃油紙樣式的契約上,半句瘮入人心的話語下,歪歪扭扭寫了幾行字:

姓名:顧燦

性別:男

年齡:17

職業:落魄的網文作家

死因:車禍、飢餓

一紙靈契概括了顧燦落魄且又短暫的一生。看着死因一欄,顧燦苦笑:「自己多半是餓死的吧!」

不對!我不是被車撞了嗎?躺地上的是我嗎?這張靈契又是什麼鬼?我的《封神卷》呢?

顧燦看着躺在血泊中的那副瘦弱軀骨和周圍越來越多的冷眼旁觀者,在低頭看了看自己那雙近乎透明的手掌。

卧槽!這是傳說中的靈魂出竅了嗎?

「喂!大哥,幫忙打個急救電話啊!」

「大姐?」

「有沒有人幫我打個急救電話啊!我還沒死透呢!」

「你們別光顧着拍照啊!」

車禍現場,任由此刻的顧燦喊得撕心裂肺,圍觀的人群都好似沒有聽見顧燦的聲音一樣。

卡車司機跪在顧燦邊上,微醉的臉上泛着紅暈,醉醺醺的模樣可能隨時都能打起呼嚕。

凌晨三點的江北城算不上霓虹滿天、燈紅酒綠,但也不至於冷清到出了車禍無人問津的地步。

郊區的十字路口很快被圍得水泄不通。

「爺爺奶奶們,看看,正兒八經的車禍第一現場,如假包換的啊!」

不知人群中誰突然嚎了一嗓子,眾人的眼光迅速從倒在血泊中的顧燦身上轉移到了那個穿着時髦,有些嘩眾取寵的西裝男身上。

那西裝男二十歲出頭的樣子,頗有些相貌,托舉着手機支架,半蹲着盡量讓自己與顧燦的軀體同框,眉飛色舞地描繪着這起車禍的過程。

好像自己已經化身躺在地上的受害者那般。

很快,西裝男的直播間人氣飆升,短短一分鐘里就飆升至戶外榜第一,隨之而來的彈幕更是密密麻麻:

【老鐵666啊!!!】

【這血咋看着嫩假,看他穿的這麼寒酸,會不會是碰瓷的啊!】

【老鐵上去驗一驗真假,老爺我十個嘉年華走起!!!】

【震驚=͟͟͞͞(꒪ᗜ꒪ ‧̣̥̇),連續三年全國文明城市江北城凌晨竟出現碰瓷團伙!!!】

【老鐵快招,你是不是他的同夥,在這開直播博取同情。】

……

「哎喲!我的姑奶奶們,咱不帶這麼拿死人開玩笑的,你瞧瞧這地上的血,那是如假包換啊,誰沒事出門帶這麼多番茄醬?」

說著,西裝男將手機從支架取下,朝着顧燦身邊的血跡靠近幾分。

也許是西裝男的行為有些出格,圍觀的人群中不知是誰喊了一聲。

「年紀輕輕不學好,學着蹭死人流量,你良心過得去嗎!」

聞言,西裝男舉起手機,將直播鏡頭後置,在人群中掃視了一圈。

「喲!是哪位站着說話不腰疼的大爺放的屁,站出來給大家認識認識。」

可笑的是,手機鏡頭所過之處,圍觀人群或轉身,或側身,或遮擋面部,好像做了些見不得人的事兒一般,爭相躲開鏡頭…

「小樣兒,還治不了你們了!」西裝男詭計得逞,故作掃興地起身把手機重新裝回支架。

伸手掏出口袋裡另一隻手機,「哎呀,我蹭死人流量,我沒良心,我缺德。」

「到頭來,過去多久了?還得讓一個沒有良心的小網紅給這倒在血泊中的小夥子打急救電話。」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剛才確實只顧着拍照發視頻發朋友圈了,把救人這檔子事忘得一乾二淨了。

西裝男伸出手指朝人群指了一圈,「你們這些人啊,有一個算一個,那可都是天底下的大善人、大聖母啊!」

「嘴裏一句句見不得人間疾苦。」

「滿嘴的仁義道德都讓你們說盡了!」

西裝男也許是為了躺在地上的顧燦打抱不平,也許是為了更完美的直播效果。(大抵是後邊一半多一點吧。)

一本正經的話語愈加犀利。

「來來來,告訴我,剛剛是哪個大善人拍照的時候忘了關閃光了?」

圍觀人群被西裝男三言兩語說的鴉雀無聲,甚至有些人不自覺的將手機藏了起來,像是三歲孩童犯了錯那般不打自招。

而此刻,西裝男的直播間,彈幕滿天飛:

【老鐵可以啊!這格局,噌一下就打開了呀!】

【支持老鐵!小爺先來個嘉年華給大家助助興,後面的跟上隊形!!!】

【格局打開!】

【格局打開!】

【格局打開!】

【喵的!樓上怕不是個狗托吧!】

【格局打開!】

【管他是不是托,你們已經成功喚醒了小爺沉睡已久的正義感,老鐵666!格局打開!】

……

趁着撥打電話的間隙,西裝男像變了個人似的,重新換上了一副嘴臉,對着滿屏的飛機火箭,諂媚之聲讓圍觀群眾聽了心裏多少有些不太舒服。

「感謝【胖胖】老爺的飛機!」

「感謝【街花春田裡】老爺的火箭!」

「感謝【給我一個理由放棄】老爺的一組666!」

……

一陣嘟!嘟!嘟!聲後。

「喂!交警同志嗎?我要舉報,呸!我要報警!」

電話另一頭,「這位市民,請把舌頭捋直了再說,別著急。」

由於西裝男的電話聲開着免提,這小插曲引來了圍觀群眾的一陣鬨笑。

直播彈幕也成功get到了要點:

【老鐵咋回事,是不是經常干那事兒啊!】

【你小子可以啊,我說我有時候怎麼會突然接到罰款通知,原來是你小子搗的鬼啊!】

【無良奸商!還我飛機大炮!】

……

「交警同志,我要報警,我這裡出了一場車禍,…,人反正是不太行了,你們還是趕緊過來吧。」

「啊!地址啊。」

「那小子,就是說你,把你狗頭挪開,別擋了路牌!」

被西裝男指指點點的男子雖然義憤填膺,卻很自覺的朝邊上挪了挪,讓出了指路牌。

「交警同志,地點在成華大道南邊一個十字路口。」

電話那頭,「請問還能詳細點嗎?比如說周圍有什麼標誌性建築物。」

西裝男環顧四周,「交警同志,離這不遠好像有座大橋。」

「誒!誒!誒!,好的,好的,你們抓緊來,我馬上給120打電話,你們放心,這邊就先交給我了。」

掛掉電話之後,西裝男理了理衣裝,一臉得意,「各位直播間的爺爺奶奶們,老鐵我現在也算是臨時交警了,肩負起維持現場秩序的職責,在座眼睛可得雪亮些,幫着我一起看着現場。」

大約十分鐘之後,成華大道的另一頭,警笛聲越來越近…

救護車和交警幾乎是同時出現在大家的視線中。

西裝男聽着愈來愈近的警笛,胸膛愈發挺直,伸手指了一圈,「你們這些人,一個個的可都別想一走了之啊,待會說不定還要治你們一個見死不救之罪!」

直播彈幕也紛紛附和:

【對對對!】

【贊同!見死不救等於間接殺人!】

……

也許是西裝男的這句話擊潰了圍觀群眾的最後一絲防線,人群中,突然伸出來一隻黑腳,將西裝男直接踹倒在顧燦屍體邊上躺着,沾染上不少地上的血跡。

西裝男有些踉蹌的掙扎着抬起頭,嘴裏直罵娘,「哪個不長眼的傢伙使的黑腳,有種就站出來。」

環顧一周,圍觀的人全都默契的背對着西裝男。

西裝男見此情形,也不好發作,只當吃了個啞巴虧,坐起後擦了擦臉上和手上的血漬,拾起摔在地上的直播設備。

由於光線較暗,絲毫沒有發現事故現場少了些什麼。

「各位直播間的老鐵們,有沒有看到是哪個王八蛋使的黑腳,幫我找出來,小爺今天非訛窮他不可!」

西裝男還在剛才那黑腳的的氣頭上,絲毫沒有注意到彈幕突轉的畫風。

【家人們,地上那具屍體呢?】

【對啊,屍體怎麼不見了。】

【該不會真是碰瓷的,聽見警笛跑了吧?】

【老鐵,你轉身看看你後面,是不是少了些什麼!】

【家人們,咱是不是在看直播丟屍體啊!】

……

【細思極恐啊!今晚睡不着了咋辦!】

……

西裝男看着突變的彈幕,「老鐵們,這玩笑可開不得啊!」

「誰大晚上閑着沒事兒出來溜屍呢!」

「屍…,屍呢?」

西裝男轉過頭看向地面,原本應該躺在自己邊上的屍體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了。

西裝男只差嚇暈過去,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兒。

嘴裏脫口而出:「鬼啊!!!」

《御靈:我與神靈畫押》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