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在高武大唐修仙
在高武大唐修仙 連載中

在高武大唐修仙

來源:google 作者:黑夜中的太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亦 黑夜中的太陽

林亦和喜歡的人去看一場流星雨,剛剛表白就被天下飛下的流星砸中,直接穿越了穿越到了唐朝這個唐朝和他從歷史書看到的卻不太一樣這裡不但有李世民,有長孫皇后,有程咬金等等一眾歷史書上的人物更有超凡的武力和令人談之色變的空間異獸而剛穿越過來的林亦,腦海中莫名其妙多了一本教人如何修仙的書於是,他便開始了在高武大唐修仙的歷程展開

《在高武大唐修仙》章節試讀:

東南沿海,某市,某所知名高校。

林亦躺在宿舍的床上划著手機,正待他哈欠連天,百無聊賴間。

突然——

『今據氣象台報道,今晚正十二點,會有一場abc 年一遇的特大流流雨親臨地球,界時全國大部分地區都能看見。』

一行信息映入眼帘。

林亦心中一喜,他一頭從床上翻起來。

雖然他覺得多少千年一遇這個說法很扯淡,但有流星雨應該是真的。

他從小就對各種天文事迹很感興趣,並且也認識了好些個同樣對天文有興趣的夥伴。

林亦當即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一陣悠揚的音樂在手機里響起。

下一秒。

「喂,林亦你怎麼這個時候打電話來,我還在上班呢...你有事嗎?」

一道清脆的女聲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林亦清了清嗓子:「李漱,今晚有流星雨,要一起去看嗎?」

對面沉默了一會,才說道:「就我們兩個嗎?」

林亦本想說可以多叫幾個人。

然而。

他還沒出聲,李漱又說道:「就我們兩個吧,不要叫其他人,可以嗎?」

林亦愣了愣,但還是下意識答應了。

約定好時間地點,兩人便掛了電話。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就到了兩人約定的時間。

林亦拿着一架天文望遠鏡,來到東南沿海,某市的一座較為有名的山頂上。

他正在組裝着天文望遠鏡,身後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

他轉頭望去,便看到李漱穿着一身休閑的運動服裝,背着一個小書包,正笑盈盈向他走來。

李漱見到他回過頭,就擺了擺手:「林亦,你怎麼來得那麼早?」

林亦轉回頭,重新組裝着天文望遠鏡:

「是呀,本以為會有很多人來這裡,就想着來早點佔個好位置,誰知道今晚就我們倆人來這。」

李漱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她走到林亦身旁坐下,說道:「這樣挺好的,沒有人打擾。」

「呵呵,是嗎?我記得以前你挺喜歡熱鬧的。」

李漱沒有出聲。

林亦架好望遠鏡後也沒有出聲,氣氛一時有些沉默。

過得半響。

李漱開口道:「林亦我們認識多少年了?記得嗎?」

林亦歪着頭,在心中默念着算了算:「七...七年了吧,高一就認識你了,現在都快大學畢業了,嗯......怎麼突然問這個?」

李漱沒有回答。

她雙手托腮,望着天上的星空,喃喃道:「七年呀,好久啦,足夠足夠了解一個人了。」

林亦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也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下一刻。

李漱突然轉頭看着他,嚴肅問道:

「林亦,我等了你七年,這麼多年來,你究竟有沒有哪怕一點點的喜歡我?如果一點都沒有的話,那我就回去相親嫁人了。」

林亦一怔,眼中有些茫然,似乎沒聽清楚她所說的話。

也就在此時。

天空中猛然划過幾道流星,速度很快,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天際邊。

林亦抱起天文望遠鏡往山頂跑去,邊跑還邊說道:

「李漱,你等我去跟流星許個願,一會我再跟你說,另外,你除了我,誰都不許嫁,也不許去相親,聽到沒有......」

這算是表白了。

聽到他的話,李漱笑了,笑得幸福又心酸,滿臉的淚痕。

這呆瓜,這句話讓她足足等了七年,如果她今天不是鼓起勇氣來問,還不知道還要等多少年。

是的,她喜歡他,喜歡了七年,從她見到他的第一眼起,她就喜歡上了他,並且從一個小縣城追着他來到這個大城市工作......

朋友都說,她這頂多算是見色起義,算不得喜歡的,可喜不喜歡就真的只有她自己清楚。

有些人一眼便是萬年,沒有任何緣由的。

以前不敢問,她怕她問了以後兩人連朋友都做不成了,但今天她就真的忍不住了.....因為她也不小了呀。

再等下去就真的變成老姑娘了,年齡擺在那,讓她能怎麼辦呢?

幸好,這老天終究是心疼她的,讓她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結果......

林亦跑到山頂,擺好天文望遠鏡。

只是。

還沒等他觀察天上的流星,就聽到身後不遠處的李漱驚慌大喊:「林亦跑,快點離開那裡,快點......」

......

......

大唐京城,長安街道上的一間藥房中,點着一根蠟燭。

一名樣貌俊秀的年輕人睫毛抖了抖。

林亦記得,他是被一顆流星砸中後失去意識的,而且失去意識前,還聽到李漱驚慌失措且又撕心裂肺的哭喊聲。

想到這裡,他猛然睜開雙眼,坐起身,急聲道:「李漱,李漱,我沒事,我沒事,你別哭......」

話沒說完,一陣暈眩感襲來。

接着。

一股龐大且繁亂的往事洶湧而來,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機會,強勢存插入他的記憶中。

信息量之大,讓他痛苦得面容極至猙獰。

林亦抱着腦袋蜷縮回木床上,梳理消化着剛插入到腦海的記憶,很快的,他就明白了。

他,穿......穿越了……

他穿越到此方世界同名同姓的林亦身上,他爺爺是葯農,他父親是葯農,到他這一代依舊是葯農。

他父親早些年已經故去,他爺爺上個月也與世長辭,現在這間藥房就是他一個人在打理。

而且林亦從記中得知,他身處之地是大唐,又不是大唐。

之所以說這裡是大唐,是因為這裡有李世民,有長孫皇后,有程咬金等等一眾歷史書上的人物。

之所以又說這裡不是大唐,是因為這裡的山川地理已經完全改變,有莽荒森林,有死亡之海,還有九洲大陸......

而且這裡不但有超凡的武力,還有令人談之色變的空間異獸,被咬過的動物會變成異獸,但人卻不會。

因為人通常會直接被異獸吃掉。

林亦梳理着腦海中的記憶,滿眼茫然。

這特么算什麼回事?量子力學?時空錯亂?平行宇宙?亦或者說自己還沒睡醒?

啪——

一聲響亮的巴掌聲在藥房中響起,林亦自個把自個抽得眼冒金星。

得,這下可以肯定,他已經睡著了。

也就是說,他在山頂看流星時,被流星砸死了?

那李漱怎麼辦?

想到李漱那傷心欲絕時的模樣,林亦心中猛然一痛,淚水不自覺從他的臉頰邊流下來。

對了......

穿者是有系統的,問問系統看看能不能再穿越回去。

一念及此,林亦胡亂擦着臉上的淚水,在心中默默喊了一聲:系統。

然而,毫無反應。

難道要叫出聲?

「系統!」林亦輕聲開口叫了一聲。

寂靜無聲。

林亦:「......」

「系統爸爸!」

「系統媽媽!」

「爺爺,祖宗......」

一連變換着改了十數個名稱,系統都沒有出現。

「叮......」

林亦又自己發出了一聲聲響。

還是一樣的結果。

怎麼回事?系統不是穿越者的標配嗎?

難道被流星砸死的穿越者不配擁有系統?

這開什麼星際玩笑。

沒有系統該怎麼回去?回不去李漱又該怎麼辦?

兩人認識七年了,才剛剛表白呢,就陰陽兩隔,這賊老天是不是太殘忍了?

呸......應該是錯時空對望。

林亦心急如焚,就在他想從木板床上站起來時,腹部猛地抽動了兩下,然後就如如刀絞一般疼痛起來。

「啊——」

他抱着腹部倒在木板床上,剛好有一面銅境。

銅鏡中,他的樣貌和前世相差無異,劍眉如墨,丰神俊朗,有稜有角的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

可謂帥得一塌糊塗。

只不過,他現在臉色發青,嘴唇發紫,嘴角邊還有黑色的血流出,明顯是中毒了。

林亦眼神一凝,這......什麼時候中的毒?

在哪裡中的毒?

難道這個世界,有人要害他?

《在高武大唐修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