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在意的把戲
在意的把戲 連載中

在意的把戲

來源:google 作者:夏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敏 現代言情 韓澤

生前那麼高大的一個人,走後就只剩下這麼一點走出陵園的時候,我渾身幾乎都濕透了剛坐上公交車,韓澤就發來了消息是一張女生跟他表白的聊天截圖,發完他又卡着點撤回,然後打了三個字:「發錯了」...展開

《在意的把戲》章節試讀:

《在意的把戲》,書中的男女主角是韓澤夏敏,這是一本由作者「夏敏」編寫的甜寵文,內容簡介:第一次遇見韓澤,是在一個同樣的雨天。
學校舉辦校運會,志願者有一天五十塊的補貼,於是我報了名。
...第一次遇見韓澤,是在一個同樣的雨天。
學校舉辦校運會,志願者有一天五十塊的補貼,於是我報了名。
abc 米長跑前,忽然下起雨來。
我把名單之類的文件護在懷裡,慌亂地衝到場邊屋檐下躲雨時。
忽然有個女生走過來,把一個什麼東西悄悄塞進了我兜里。
「學姐,你褲子……有血。
」她在我耳邊輕聲說完,又指了指身後,「是那邊的同學讓我給你的。
」我順着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隔着朦朧的雨簾,正好對上韓澤明亮的目光。
後來的聊天和再見面,都很順利成章。
韓澤和我不一樣,他應該是在那種美滿富足家庭長大的小孩,沒吃過什麼苦頭,性格天真又任性,於是表達心意也是直白熱烈。
跟我表白時,他準備了一大捧玫瑰花,整整一百朵。
「夏敏,你是我的百里挑一。
」韓澤把玫瑰塞進我懷裡,眼睛亮亮地看着我,「那天在操場,下着雨,那麼多人里,我一眼就看到了你。
」我抱着捧花,沉默片刻,輕聲問:「你為什麼會隨身帶着衛生巾呢?
」他怔了怔,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也不是隨身……只是那天湊巧。
」那時我以為,他的愛赤誠熱烈,能撫平我心底的任何褶皺。
可事實上,天真任性的另一種解讀,是幼稚和自私。
在一起後的第三個月,因為我兼職的店臨時調班,沒辦法約會,韓澤就拿着買好的電影票,和另一個女孩一起去看了電影,還發了朋友圈。
那天下了夜班已經是清晨六點,我拖着疲倦的身體站在他的宿舍樓下,看着天邊一點點泛出日出的金光。
天色完全大亮時,我終於等到了韓澤。
「昨天臨時爽約,是我不好。
」我抿了抿唇,嗓音有點啞,「但你也不該帶別的女生去看電影,我會不高興。
」他得意地翹起唇角,撲過來抱緊我,然後說:「沒有別的女生,那是我臨時拉了個路人拍的照片。
」「姐姐,我給你帶了早餐,你快點回去休息吧。
」後來,這樣的事就越來越多。
倘若我與韓澤發生矛盾,他就會故意找人氣我,讓我先低頭服軟,然後他再來撒一撒嬌,事情就這麼過去了。
說到底,是我一直以來得到的都太少,以至於抓住了一點微薄的愛,就再也捨不得放手。
我總是奢望,想他有一天會長大,會懂事,我澆灌的愛意也會長出回報。
但總歸是我的妄想而已。
分手後,我在寢室躺了一整天。
中途發起低燒,還是室友小川把我撈起來,喂我喝了半碗粥,又吃了兩顆葯。
「我已經跟老闆說你病了,也提了兩句你家裡的情況,她說等你調整好了再去實驗室。
」結果等我退燒後才知道,在我睡着的這一天一夜,韓澤一直等在我樓下,小川趕都趕不走。
一直到今天下午,校籃球賽的半決賽開始,他不得不暫時離開,去二運那邊參加比賽。
我點點頭表示知道了,去洗了個澡出來,還是覺得不舒服,打算去校醫院拿點葯。
結果半路上,碰上籃球賽剛結束的一夥男生。
韓澤垂頭喪氣地走在一側,看到我眼睛都亮了,叫了聲「姐姐」就要撲過來,被身邊的隊友強行架住。
兩個還在讀本科的學弟沖我歉疚地笑:「不好意思,夏敏學姐,我們今天剛輸了比賽,韓澤他心情不是很好。
」韓澤在旁邊劇烈地掙扎:「我要跟夏敏說話!
」「算了吧。
」我嘆了口氣,有些疲倦地望着他,輕輕說,「別再丟人了,韓澤,我不想下次看到你的時候,只覺得厭惡。
」他動作僵住,嘴唇顫抖了兩下,眼圈都紅了。
幾個人連拉帶架地把人拽走了,我正要離開,發現原地還站着一個人。
他身上穿着和韓澤一樣的紅白球衣,短髮剪得清爽。
比起韓澤,他的五官輪廓更加深邃凌厲,人也更高一些。
學院里小有名氣的學霸系草,江星燃。
我有些怔然間,模模糊糊地想起,似乎兩年前,我在校園會上第一次見到韓澤時,江星燃就坐在他身邊,緊挨着的位置。
與我目光相對,他抿了抿唇,忽然問:「學姐這是要去校醫院嗎?
」「……嗯。
」「正好我要去拿點葯,一起吧。
」本想拒絕,然而他已經非常自覺地走到我身邊,與我並肩而行。
拒絕的話一下子被吞了下去,我沉默地走着,回憶卻又不由自主地,快要把我拖回到那個醫院的夜晚。
為了防止自己情緒崩盤,我深吸一口氣,低聲問身邊的江星燃:「你是來給韓澤當說客的嗎?
」身邊的人步伐忽然頓了一下。
我下意識轉過臉,正對上他側頭看過來的目光。
雖然與韓澤同齡,江星燃的眼睛裏卻沒有一點天真和幼稚,反而透出某種冷然的沉靜。
他失笑道:「怎麼可能。
」我和江星燃接觸並不多,僅有的幾次,幾乎都是因為韓澤。
他住韓澤隔壁宿舍,又和他是同一支籃球隊的,我去找韓澤時,難免會和他碰上,說兩句話。
也沒有深談,只有一次,韓澤又跟我鬧脾氣,而我忙着做保研申請最後的資料整合,實在沒空哄他。
去彩印室複印獎學金證明時,恰好遇上江星燃。
他垂眼掃過我懷裡的文件,忽然問:「學姐這些是申請保研的資料嗎?
」「對。
」我應了聲,又問,「你感興趣?
」他輕輕點了下頭,看着我,挑着唇角笑了一下:「說不定之後還要請教學姐呢。
」我沒多想,很爽快地答應了:「行,你可以讓韓澤來問我。

《在意的把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