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在一張軟軟的床上
在一張軟軟的床上 連載中

在一張軟軟的床上

來源:google 作者:毆曦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孔明花 孫弦梓 現代言情

養母花了五十塊將我收養那天,生母對着她冷嘲熱諷「她就是個掃把星,你可別又還回來」可養母自從收養我之後,好運連連,過得順風順水我也被寵上了天01展開

《在一張軟軟的床上》章節試讀:

養母花了五十塊將我收養那天,生母對着她冷嘲熱諷。
「她就是個掃把星,你可別又還回來。」
可養母自從收養我之後,好運連連,過得順風順水。
我也被寵上了天。
0我是生父生母第三個孩子。
懷我的時候,村裡的大仙說一定是個兒子。
他們無比期待。
揣着肚子東躲西藏,總算在臘月的天生下了我—一個女孩。
我呱呱墜地那一刻,全家人都變了臉色。
奶奶把拎來給我生母補身體的三十個雞蛋又拎走了。
生父抱着我往外走,要把我扔到山溝里喂野狗。
結果路上撞到了村支書。
老支書好說歹說,只說小姑娘吃得不多,養幾年就能幫家裡幹活。
又說會幫忙把沒收的桌子椅子還回來。
生父這才把我抱了回來。
兩個月後,生母又懷上了。
他們又躲起來去生兒子,我就靠着六歲的大姐有一頓沒一頓的米湯喂着。
後來大姐還笑話我,說我小時候可厲害呢,六個月大就能吃半碗米飯。
是我想厲害嗎?
我是沒有選擇罷了。
生母總算生了個弟弟繼承皇位,再也不用東躲西藏。
她走路帶風,說話大嗓門,每天抱着弟弟滿村子轉悠,笑話那些沒兒子的媳婦。
沒人帶我,大部分時候我都被用繩子拴在床上。
能活下來也算是命大吧。
五歲的時候,該去上學了。
那時候已經普及九年義務教育,可是上學是要交學費的。
生父生母不捨得。
偏偏那時我生了一場大病,反反覆復地發燒,整夜整夜地咳嗽,弄得弟弟也跟着咳。
媽媽帶着我們去看赤腳醫生。
醫生說我可能是肺部感染,要去縣裡的醫院瞧瞧,至少得準備三百塊錢。
而且最好跟家裡人隔開,不然怕傳染別的孩子。
回去的時候天快黑了。
生母抱着弟弟走得飛快,我喘不上氣,無論怎麼努力也追趕不上她的腳步。
我喊了一聲又一聲的媽,可她頭都沒有回。
那天,可真冷啊!
我手腳冰涼,肚子空空如也,一陣天旋地轉後,就暈了過去。
再醒來時,我躺在一張軟軟的床上。
幾個大我幾歲的男孩圍在床邊,像看小狗一樣地看我。
見我醒了,他們七嘴八舌地嚷嚷起來。
很快,一個胖...

《在一張軟軟的床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