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擇玫而棲
擇玫而棲 連載中

擇玫而棲

來源:google 作者:雲夢那個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澤易 柳希玫 現代言情

【外冷內熱悶騷女×叛逆話嘮毒舌男】【前期校園×後期社會】十二歲那年,柳希玫遇見了宋澤易,只一眼,她便久久不能忘懷,從此暗暗追隨他的腳步起初她只想從他身上找回自己,不曾想這場追逐竟讓她徹底淪陷……有些人,一旦遇見,便一眼萬年大概是暗戀到明戀的故事展開

《擇玫而棲》章節試讀:

「是三到正無窮。」

聲音明亮卻有些冷冽。

宋澤易回頭看向出聲的人,聲音的來源應該就是他之前瞥見的女生。

只見對面的女生正注視着黑板,她站得筆直。

上身是白色的短袖,藍色的直筒褲將她修長筆直的雙腿勾勒出來,高腰設計讓她看起來十分纖瘦。一頭烏黑的長髮高高束起,眼神帶着些許冰冷。

他有些惱怒她說出來,可是看到那雙眼睛時,還是短暫失神了。

感受到他遞來的目光,柳希玫微不可察地瞥了瞥他,眼中的驚訝一閃而過。

真的是他。

剛才周圍那麼多人突然離開並沒有對柳希玫有太大影響,她反而鬆了口氣,人多總歸讓她倍感壓力。

可是當她聽到宋澤易的聲音時,心漏了半拍。

一時間,李主任的話她都沒聽進去,耳朵一直聽着對面的聲音。

好一會兒,終是按捺不住,她微微側頭看向對面。

宋澤易已經背對她,正寫着黑板上的題目。

僅看背面,柳希玫還不太確定是不是他。

李主任循着她的目光看去,以為她對黑板上的題感興趣,便沒再說話,坐在一旁觀望。

柳希玫很快回頭,發現李主任一副鼓勵她繼續看的模樣。

她遲疑地轉過身,視線由宋澤易轉向題目,稍稍思索後,便將答案脫口而出。

除了宋澤易之外,另外兩個老師也看向她。

游岩點頭說道:「這位同學說對了。」

李主任挺意外的,鼓掌對柳希玫說道:「你已經提前學了啊,真是不錯。」這個知識她還沒教到。

柳希玫向李主任點點頭,李主任把一本教材書遞給她,「你的情況我已經了解了,你先回去吧。」

柳希玫接過書,很有禮貌地向李主任鞠躬,從辦公室離開,順帶把門關上。

走得倒是挺快,裝完就跑,宋澤易心裏不爽。

他可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說什麼是個人都會寫,這不是說自己不是人嘛。

結果就是宋澤易聽了二十來分鐘講解。

半小時後,宋澤易終於從辦公室里出來,感覺自己重獲新生。

經過女生的那一出搶答戲,他心情相當不好。

宋澤易沉着臉回到座位,後排的兄弟都面面相覷。

老大這是怎麼了?被油鹽不進叫去辦公室不至於這樣啊。

周瑾看到宋澤易一副不開心的樣子,朝程野對了對口型,眼神又瞟了瞟宋澤易。

程野頓時明白,戳了戳宋澤易的後背:「油鹽不進說你什麼了?」

而宋澤易還在想着女生搶答的事情,一想到她被老師誇獎還一副淡然的樣子,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那副禮貌的樣子是做給老師看的嗎,這種鮮明對比彷彿打在他臉上。

宋澤易想着事頭也沒回地答道:「沒說什麼。」

程野再次戳了戳他的後背:「真沒什麼?」

宋澤易轉過頭氣道:「真沒什麼!」

程野有些奇怪,怎麼去了一趟辦公室火氣有些大。

他眼神示意了下周瑾,兩人聊起遊戲來,一下子就勾起了宋澤易的興趣。

幾人聊遊戲聊得熱火朝天,宋澤易這人氣來得快去得也快,不一會兒就把剛才莫名其妙的氣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

高二教學樓與高一教學樓隔着草坪相望,兩邊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雙方走廊。

此時高一六班,教室里的同學都走光了,只剩柳希玫還在整理桌上的書。

她邊整理書邊在腦海里浮現宋澤易的臉,肆意張揚,讓人不容忽視,和記憶中的男孩一模一樣。

她想到這裡,嘴角微微翹起。

只是,她的笑意很快收斂起來。

她腦中冒出一個疑問,辦公室里,他為什麼會頂撞老師,言行舉止儼然一副壞學生的樣子。

柳希玫甩了甩頭,先不要想這麼多,既然已經在一個學校,她有機會慢慢了解他。

思及此,她收拾好書包準備出教室,外面就進來一個女生。

女生猶豫了一會兒,問道:「柳希玫,你準備走讀了嗎?」

他們這個班屬於尖子班,中考前五十名的都在這裡。

早在八月他們就分到班上上課,並且進行軍訓。

面前的女生張靜雅是暑假和柳希玫同一個寢室的,昨天柳希玫就把寢室的被套之類的都帶走了。

也不怪張靜雅猶豫問柳希玫是不是要出去住,經過暑假的相處,她和柳希玫根本沒法交流,柳希玫很少動嘴和她說話,一般就是點頭搖頭。

最近一次聽到她說話,也就今天李主任叫她上台講解教材,張靜雅才「有幸」聽到她說話。

果不其然,柳希玫只是點頭示意,隨即走出教室。

……

中午,宋澤易因為聊了喜歡的英雄心情一陣愉悅。

電梯門一開,宋澤易看到自家門是開着的,映入眼帘的是江穎。她正倚靠在門框邊,用帶有審視的目光盯着他。

宋澤易被江穎盯得頭皮發麻,但還是硬着頭皮道:「江姐,你回來得挺早啊。」

江穎假笑道:「我不早回來,你有飯吃嗎?」

宋澤易假裝嗅嗅鼻子,誇道:「哇~我老遠就聞到香味了,原來是江姐做的飯菜,廚藝一流啊!跟米其林飯店廚師有的一拼!」

江穎打住道:「你別跟我來這套!你今天還是遲到了,游主任都跟我說了。你怎麼回事,作業也沒寫!」

宋澤易聽到前面無話可說,但一聽後面,大叫道:「作業我可是完成了的,就只有一題沒寫而已。」心中把油鹽不進罵了無數遍。

江穎一臉不相信,宋澤易繼續辯解道:「那道填空題我是真沒仔細看到,游主任可是誇了我把其他作業做完。還有,他給我出的題目我也都答出來了,辦公室的老師可都看着呢,你不信去問問他們有沒有這回事。」

前面說的都是實話,後面越說越離譜。

他說到最後時臉不紅心不跳,只是電梯門在這時打開,裏面的人從他身後經過剛好聽到最後一句。

柳希玫稍稍停頓,心中不免對此人混淆視聽有一陣不適。

可馬上她就反應過來,說這話的人好像是……

她不覺側頭看了眼說話人。

居然是宋澤易!

他怎麼會住在這裡?

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隔壁住的人會是他。

心好像要跳出來,柳希玫極力平復內心的不淡定,故作鎮定地走開了,生怕被他認出來。

宋澤易看着她的背影,白色短袖和藍色直筒褲,覺得有些眼熟。

他頓時止住嘴,空氣都安靜了。

對上外面照進來的陽光,襯得女生渾身散發光芒。

她側身走到家門口,從口袋裡找出鑰匙欲勢開門。

趁着柳希玫開門的功夫,她的側臉被宋澤易盡收眼底,想死的心都有了。

說大話被當事人聽到,是什麼操作!

柳希玫開門時,似乎感受到了宋澤易的目光,很快關上了門。

宋澤易直接抱頭小聲嘀咕起來,臉上十分懊惱,趕忙進屋。

江穎看他一副沒臉見人的樣子,側過身子讓他進來,問道:「你在說什麼呢?」

宋澤易進去後叫江穎把門關上,這才說道:「沒…沒什麼。就是我記得我們隔壁沒有人住啊,怎麼突然有人了。」

江穎思索了下,說道:「看她的年齡應該跟你差不多大,是搬到這裡上學的吧。」

那套房前一個月就裝修好了,只是一直沒人住而已。

她看到宋澤易在那使勁揉頭髮,詫異道:「你認識剛才的女孩?她是你同學啊。」

宋澤易立即否認:「怎麼可能?我不認識她,就…就在學校見過一面。」

看到他不自然的表情,江穎有些疑惑。

不過她聽到宋澤易說在學校見過女孩,她心裏認定女孩是盛川一中的學生,這樣想着便說道:「既然是一個學校的,成了鄰居也好,平時多串串門,交個朋友。」

……

回到柳希玫這裡,她進屋之後,一個人靠在門上,手扶額頭,喘着氣小聲念叨:「好險……」

前面感受到宋澤易的目光在看她時,她便開始有些心慌,走路的步子都變快了,掏鑰匙時手抖,差點把鑰匙掉在地上。

僅僅是走一段過道,卻好像花費了她全部力氣。

想到剛才宋澤易說的話,她不明白他怎麼會是一個顛倒是非的人。

難道是為了糊弄自己的媽媽嗎?真是個怪人。

她擦了擦額頭上沁出的幾滴汗珠,放下書包,走進衛生間。

洗了把臉,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隨後看向鏡中的自己,濕答答的水殘留在柳希玫的鵝蛋臉上,她抬手捋了捋額角的碎發,不由得苦笑。

他根本就不認得你,有什麼好緊張的。

《擇玫而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