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這個殺手明明很沙雕,卻異常冷酷
這個殺手明明很沙雕,卻異常冷酷 連載中

這個殺手明明很沙雕,卻異常冷酷

來源:google 作者:百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寒 奇幻玄幻 百夜

「此人是誰,面對我司最強神罰,竟然面不改色,真乃心性堅毅之人!日後定有一番成就!」各大勢力聞言,感嘆修行界又出一不世之才一個天生面癱的鹹魚,成了殺手圈中天驕之輩,奪天地造化,爭萬古仙穹,只為執掌乾坤,參悟大道法則,永生.....好吧,不裝了,其實我是個沙雕,變強只是為了變得更好的做條鹹魚,我相信美好的生活離我不遠了展開

《這個殺手明明很沙雕,卻異常冷酷》章節試讀:

樓上的雅間內,賈似道躬身請葉寒坐上了主座。

陳武生很自然的落座於兩旁,他有種預感,這將會是他人生的起點。

葉公子身上有一股氣質,表面看似拒人於千里之外,其實為人隨和,不嬌柔做作,沒有一點大世家的架子。

這點陳武生還是看的非常準的。

想他紅袖閣每天往來權貴如過江之鯽,什麼樣的人沒見過,富商高官,一眼便知身份。

「不知道公子從何而來,要去往何處啊?」

賈似道故作高深,低聲試探道。

想來還是一個哲學題。

葉寒表示他也不知道,做個白級任務犯不着摻和進他們之間的破事。

他想要含糊敷衍,恍然想起任務目標靈貓,在這青陽城內,能養的起靈貓的權貴不多。

往來都是王府在把控,城內真正堆金積玉的家族想來也有王府的影子,靈貓費心思打理,價格昂貴,且戰鬥力不如其它妖獸強悍,沒哪個家族在族內飼養這類妖獸。

除了青陽王府!

青陽王府內不缺高手供奉,財富更是積累到不知其數,花個閑暇工夫,餵養幾隻貓類靈寵,倒也說得過去。

可今晚發生的事情,又讓他感到十分不解。

葉寒有些頭疼,自古俗世與皇權有關的話題,剪不斷理還亂,一環套一環,說不定哪天就抄家滅族了。

他是不怕,七殺殿總部的讓人掀了,他還得拍手叫好呢,重點是月王朝在修行界,頂多是個有點實力的俗世王朝罷了。

資源匱乏,靈物難尋,月王朝在俗世擁有的實力,不能等同於修行界。

月王朝沒被七殺殿夷滅已經祖上積德了。

七殺殿是一個殺手組織,高調收攏集中自己的地盤,覆滅之路,只會越走越遠,殺手是別人手中刀,一旦刀有了自己的想法,就會成為別人眼中的刺。

這也就是為何,七殺選擇了月王朝作為老巢,卻沒有插手俗世事務。

葉寒心中隱有不安,冷着臉問道:「這幾天青陽府可是頻頻有命案發生?」

命案?

陳武生思索半會,今天似乎是第一起,前幾日青陽王府是不安息,但每有見血腥,都是小打小鬧,他便也沒放在心上。

今晚葉公子提醒了一句,他對青陽府的顧慮更多了,難不成今夜的命案是王府自家事務?

若非如此,工年怎會如此着急回府,連抓兇手這件事都不參與。

還是他們早就知道兇手在哪,可他們無可奈何?

陳武生恭敬的應道:「這幾日青陽城是有些不太平,不過葉公子放心,絕對不會擾了您的清閑。」

賈似道也是看人下菜碟的主,見葉寒沒有理會他,便自顧自的倒起了酒,這點氣量他還是有的,否則也不會在青陽城立足。

但更重要的,還是….

”對了,賈老闆,青陽城內飼養貓類靈寵的家族多麼? ”

賈似道回過神來,笑着說道:「聽說王妃娘娘養了一隻靈貓,雪白的皮子,好看的緊。」

葉寒收回目光,手指敲打着桌子,靈貓竟和王府有關,這趟渾水自己到底要踩進去。

風險太高,乾脆撂下白級任務,即便取消了任務,他的金牌殺手應有的資源也不會少。

但他不想撂擔子,執念如此。

外面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呼吸着新鮮的空氣,徜徉在和煦春光之中,哪有再回去的道理。

若不是想要快點還賬跑路,他用不着等這麼久。

七殺殿無非是覺得,各種資源砸下去,總要給殿內創造點價值,便設置了十個紅級任務給他。

紅級任務是七殺殿內第二危險的活,從低到高,分別是白,青,藍,紫,紅,金,紅級任務大部分都是金牌殺手出面解決的,一般也很少會出現。

紅級任務,至少是涉及道境程度的修士了,對付這個層次的目標,付出的代價可想而知。

至於金牌任務,出現一次,修行界便會引發一場動亂,危險係數極高。

葉寒那便宜老爹就是在金牌任務中死掉的。

也不說死,但跟死了沒兩樣,強行散盡修為了,續了兩年命,還是難逃一死。

臨死前拉着葉寒的手,帶入了密室。

顫抖着攥着他的手,用近乎干啞的喉嚨說道:「老子算球了,這身傳承別人拿不走,你得好好做個殺手。」

那時葉寒還沒有穿越過來,這個執念便成了原身心中的魔念。

說起來,好歹也是天胡開局,可葉寒看不到半點實質性的幫助。

唉!

生活不易,葉寒嘆氣。

陳武生悻笑着說道:「葉公子不會是丟了靈寵吧,儘管放心,我們這些武夫修為不怎地,找只靈寵還是在行的。」

賈似道眼中精芒乍現,心中暗罵。

你陳武生要只是一介武夫就好了,幾十年的老狗了,擱這裝傻呢?

不過他是斷然不敢說出來的,不能喧賓奪主,擺清自己的位置最重要。

今日他就只是個酒樓老闆,別人請客做主,他能沾一分光就是一分,不能沾也留下一個好印象。

「來青陽城確實有件小事,到時候還請陳老哥多費心。」

「那是自然,葉公子叫我一聲老哥,我就是豁出命也要助兄弟一臂之力!」

陳武生眼眶紅潤,激動萬分,拍着胸脯保證,好一副萬死不辭之心,可惜他喵的是演的。

葉寒本就不期望這兩人能帶給他多少幫助,可人生地不熟的,想要查清楚不是件易事,需要一些人的幫助。

陳武生已經落套,目的不純,賈似道還在觀望,單憑這點,葉寒就可以看出兩人的高低。

想要東西,不給點幫助哪行。

陳武生如此熱情宴請,不就是想要開條路,期望得到一份衝破上限的功法。

他想要的,葉寒給的起,甚至不屑於給他普通的玄級心法,因為這玩意他身上沒有。

老爹留給他的功法,至少是道級,平時根本不需要搜羅功法,就一份王級心法,還是當初無法修鍊時,練着玩的。

要是陳武生知道葉寒此時的真實想法,只怕會怒罵他暴殄天物。

TNND!

辛辛苦苦修鍊了幾十年的功法,在別人面前,竟然連玩物都算不上,是個人都會心裏不平衡。

也難怪陳武生這麼容易動搖,凡級功法在這鬼地方煉了幾十年,也硬生生的摸到了化境。

這份毅力也擔的起王級功法。

不由讓葉寒想起了一句話,是金子總會發光的。

完完全全在扯淡。

若是陳武生在這鬼地方待個幾十年,沒遇到一個願意扶他一把的人,可不就老死在這裡了。

而偏偏,葉寒做出的決定和陳武生個人沒有關係,單純是想看看凡級和王級功法有什麼區別。

沒有大氣運,即便是塊金子,也能被爛布蓋住,永無顯露之日。

《這個殺手明明很沙雕,卻異常冷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