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至若安和景明
至若安和景明 連載中

至若安和景明

來源:google 作者:小莽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寧與安 顧景之

安與寧,侯府嫡女,自幼多病,從小便被嬌養在侯府一處偏遠莊子上,原本以為是侯府一位不受寵的小姐罷,沒成想回到京城卻過上了千嬌萬寵的生活.......展開

《至若安和景明》章節試讀:

在家養了幾天,總算在上巳節這天可以到處逛逛。

可能是在家呆了幾天,寧與安總覺着提不起精神,做什麼都是懨懨的,所以寧與安並不打算出門,想着在家陪陪祖母。

可老夫人覺得今天是年輕人的節日,執意要寧與安出門逛逛。

寧與安拗不過老夫人,只得在府中待到傍晚帶着可心,讓趙乾駕着馬車出了府。

寧與安主僕出來得晚,錯過了拜日的潑水與踏青,幸好是沒錯過晚上的夜市,進入主街正是月色漸濃,華燈初上之時,只見街上一派繁榮。

街上的小販鋪子熱鬧地吆喝着,各色彩燈點綴着街道,鄰近的永安河上漸漸飄起盞盞河燈,似有的女子迫不及待。

「小姐,我們去選河燈吧。」

寧與安並無多大興趣,卻又不想敗了可心這丫頭的興緻,點點頭便隨她去了。

幾人正欲去尋河燈,卻突然被一道溫柔的聲音攔住了去路「寧小姐,這麼巧。」

寧與安轉頭只見身穿藍色綉蓮繞金直裾,束白玉冠的楚南明和一身黑衣的楚雲立於華燈之下,灼灼其華,只覺像入了畫般。

寧與安原是想打個招呼就走,本也不是很熟,況且這楚南明一看就不簡單,寧與安並不想與他有過多牽扯。

「楚公子,好巧」寧與安輕身行了個禮。

「小女子還有事,就不叨擾楚公子了。」說著抬步離開。

可楚南明哪會同意,本就等了許多天,原想碰碰運氣,看能否遇到寧與安,可誰知她這幾天都沒出門,這好不容易遇見了,怎會放過。

「寧小姐,若不在意的話,在下能否與寧小姐同行,也做個伴。」楚南明自知這要求有點過分了,哪有第二次見面就要與人家小姐同行的,實在是不合禮數。所以也不敢看寧與安的眼睛。

「楚公子隨意。」

「啊?哦。」楚南明沒想到寧與安會同意,着實沒反應過來。

一旁的楚雲無奈扶額,真為自家少主感到丟人。

華燈初上,各色彩燈交相輝映,夜市的燈照映着這對俊男靚女,格外吸引眼球。

寧與安一身月白色與淡藍色交雜的錦緞長裙,裙邊與袖口鑲着銀邊,腰間束着藍白色的腰帶,突出勻稱的身段。身披銀白色大氅,顯得較小可人,鬢髮低垂斜插碧玉瓚鳳釵。

足蹬一雙綉着梅花的娟鞋,一顰一笑,萬物顛倒,碧玉般的皓腕帶着打磨的精緻光滑的乳白色的手鐲,抬手間鐲子發出悅耳之音。

儘管未施粉黛,這張臉也生的精緻,夜風的吹拂下,小臉泛着醉人的微紅,頰間隱隱的梨渦,更增添了別樣的美。

轉眼看向一旁,楚南明一身潔凈而明朗的藍色錦服,竟與寧與安顯得如此般配。

只見楚南明髮絲用上好的無暇玉冠了起來,眼睛猶如白日之大海,深沉卻顯得溫和,鼻若懸樑,唇若塗丹,一雙鳳目慵懶卻溫柔的望向身旁的寧與安。

真真是春日高樓明月夜,佳人世間僅一雙。

街道上的人都看傻眼了,從未見過如此妙的一雙人。

街道旁一座酒樓的高樓雅間內,一位身穿青綠色的男子望着樓下這對璧人,戲謔的笑着:「沒想到這靈品閣的少主竟看上這麼一位美人。」

他身旁的男子聽此話銀色面具下的眉微微皺起,默不作聲。

一旁青衣男子見他不作聲,彷彿早已習以為常,便自顧自的喝着茶。

另一個雅座內,同樣也有這麼一堆人對樓下的佳人虎視眈眈。

雅間內一位小廝諂媚得看向主位上的男子開口道:「公子,您這是看上這位小娘子了?要不奴才一會給您弄來?」

只見這男子肥頭大耳,臉上堆滿橫肉,兩眼擠的只見條縫,聽見這話,男子不懷好意地笑笑:「把他身邊的男子處理了,記得千萬別生長,前段時間才弄死一個,剛被父親責罰,這回可要小心了。」

說完男子似是想起什麼晦氣的事,啐了一口。

這胖頭男也不認識楚南明,不知道他的厲害,更不用說寧與安了,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吩咐小廝注意點。

「得勒,公子您放心,奴才肯定辦的妥妥的。」下首的小廝得意一笑便帶着人退了下去。

這邊的寧與安一行人也察覺到了許多目光,只是並未在意,絲毫沒有察覺危險的到來。

一行人就屬可心最跳躍,東看看西看看,卻也不忘拉着寧與安一起,一旁的趙乾見狀生怕可心沒輕沒重把大小姐拽難受,正欲出聲卻被寧與安眼神示意打住了。

一旁的楚南明早就注意到了寧與安略顯蒼白的臉色,只是一直沒說,想着真真是嬌氣的女子,不過心中也生起了一股憐惜。

楚南明緊緊跟在寧與安身邊,用身體隔絕了路人的磕磕碰碰,恐寧與安被撞得兩三天出不了門。

寧與安自然也察覺到楚南明的保護和細心,心中升起一抹異樣,便也沒太在意。

「楚公子竟還有這等閒情逸緻來逛燈會,莫非是有心儀之人。」寧與安打趣道。

楚南明失笑「只是覺着無趣便來逛逛打發時間罷。」

聽此,寧與安也不作聲了。

《至若安和景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