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執掌風雲
執掌風雲 連載中

執掌風雲

來源:外網 作者:蕭崢陳虹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蕭崢陳虹

從東南席捲而起的時代風雲中,深處基層的蕭崢無意中抓住一個機會,經歷了從潛龍在淵到輝煌騰達的人生歷程。展開

《執掌風雲》章節試讀:

第4章小月承諾「小月」一笑道:「我本來是可以答應你的,只不過我已經結婚了。

」蕭崢故意麵露失望之色,苦笑一下道:「我就知道你不會答應的。

我這種人,就是典型的失敗者。

我跟你說實話吧,我是有女朋友的,不過我在鄉鎮的安監站工作,安監工作就是個不定時炸彈,我隨時都有丟工作的風險,所以我女朋友父母對我很不滿意,大概還有一個禮拜的時間吧,我和女朋友就要分手了。

」帶着點酒意,又是面對自己救過的陌生女子,蕭崢感覺自己沒什麼好隱藏的。

他的失落感,在「小月」看來,是真情實感,裝是裝不出來的。

「小月」在上層接觸的人,都是衣冠楚楚、端着架子的,把自己包裹得很好,輕易不會把自身的弱點暴露給任何人,更不會把情感的失意主動告訴別人。

可眼前這個鎮幹部,就很不同,很坦率,對她不設防。

小月好奇地問道:「為什麼你們要一個禮拜之後才分手?」

蕭崢憨憨一笑,端起了酒杯,自顧自一口喝了,對服務員說:「麻煩給我再倒一杯酒。

」女服務員來給他倒酒的時候,蕭崢很客氣地對女服務員說感謝。

在小月看來,這個人的心地其實很善良,對服務員這樣的人也注重禮節。

很多底層人,自身沒什麼本事,但對服務員等服務人員卻會呼來喚去,以顯示自己高人一等。

這種劣根性在蕭崢身上卻是沒有。

正在小月觀察蕭崢的時候,蕭崢兀自將自己在女朋友家的遭遇,以及在鎮讜委書記宋國明那裡的遭遇,都對小月說了。

小月聽後,道:「我已經結婚了,所以我不能做你的女朋友。

不過,你要調個工作崗位的事情,或許我能幫忙。

」蕭崢抬起眼,有些吃驚地瞧着她:「你能幫我?你跟我們鎮上的領導熟悉?就算熟悉,恐怕還是不行。

我現在知道,我們宋書記對我很有意見。

」小月道:「我跟你們鎮領導不熟悉,但因為我們辦企業嘛,跟縣裡的領導熟悉。

有些事情,在你這個層面可能很難辦,但對高層次的人來說,也就是一句話的事。

」「真的?」

蕭崢看小月說的如此輕描淡寫,或許真能幫到自己,不由生出了一絲希望。

「如果真能辦到,我也就不需要你做我的女朋友了。

」小月笑着道:「看來,你在乎的還是你的女朋友。

」蕭崢道:「我跟我女朋友,已經談了9年了。

」小月聽後莫名問了一句:「所以說,在你的心裏,我比不上你的女朋友?!」

問了之後,她自己都有些奇怪,為何要這麼問?好似自己吃醋一般,不過,她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麼心態。

蕭崢道:「其實,之前我讓你做我女朋友的事情,是開玩笑的。

你這樣的女孩,這麼優秀,我們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

你是開奧迪的,我這點工資,給你加油都不夠。

」小月說:「你找女朋友,一定要給對方很多錢嗎?我看不見得吧。

女人也可以賺錢,也可以當領……」小月本想說「當領導」,可擔心暴露自己的身份,就沒再說。

蕭崢卻道:「你不知道,男人沒錢,沒地位,就不能對女人負責,也無法讓女人過上好日子。

」小月審視蕭崢一眼:「我看你各方面條件都不錯,應該也是大學畢業吧。

工作了幾年,本來錢和地位都該有了。

」蕭崢搖搖頭道:「我啊,要是早點知道現實的殘酷就好了。

我的大學其實是985中的名牌大學,杭城大學。

當初之所以回來考鄉鎮公務員,其實就是想為家鄉建設做點貢獻。

可沒想到,幾年混下來,卻把自己混成了這樣……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杭城大學,的確是國內位列三甲的名牌大學,蕭崢現在的狀況,對他個人而言是慘了點,對組織來說是人才埋沒。

小月心裏就記了一筆,然後說:「今天,我們也喝了不少,聊了不少。

不管如何,你救了我一命,我肯定是要報答你的。

你想要調動工作崗位的事情,我會去找熟悉的人幫忙。

當然,成與不成還說不好,但我保證儘力。

」蕭崢笑笑說:「我先謝謝你啦。

」蕭崢主動舉杯敬酒,小月淺淺喝了一口,並沒喝完。

或許是因為酒好,蕭崢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倒也不覺得頭疼啥的。

他想:「小月」真是有錢,吃飯能到國際大酒店那種高檔地方去。

假如自己也能這麼有錢,經常請陳虹和她父母去這種高檔場所,就算自己崗位不好,他們應該也能接受自己吧?可自己要和「小月」一樣有錢,那根本是痴心妄想。

當初大學畢業的時候,因為他的專業優勢,杭城的機關和企事業單位都向他伸出了橄欖枝。

可當時單純的可以,一心想為家鄉做點事情,同時陳虹也回了縣城,他沒多想就回來了,心想基層肯定也有自己的用武之地。

現在匆匆七年過去,自己曾經的優勢也都已經消失殆盡了,走仕途沒路子,想發財的話更別想了。

在去單位的路上,蕭崢不由想起昨天「小月」承諾會幫自己調動工作。

這事會不會真能成?人都是如此,只要還有點希望,都希望它能實現,儘管這希望其實渺茫得可憐。

到了鎮政府,蕭崢去水房打水。

水房相當簡陋,就是在樓梯間安放了個熱水爐,大家都拿着熱水瓶到龍頭上取水。

蕭崢忽然聽到有人走上樓梯,還在說話。

這聲音,蕭崢很熟悉,就是鎮讜委書記宋國明的聲音。

「章委員,今天早上我要去縣裡參加領導幹部大會。

」章委員道:「宋書記,聽說新的縣委書記到了。

今天您參加的領導幹部大會,跟縣委書記到任有關係吧?」

宋國明道:「章委員果然是組織委員,政治敏銳性是可以的。

今天的領導幹部大會,就是來宣布縣委書記任命的。

上午會議之後,有可能的話,我想去新書記那裡轉轉,所以今天應該就不回來了。

」組織委員章清馬上道:「要的,要的。

宋書記,您這個才是大事,鎮上的事情您就放心吧,我們都在。

」宋國明道:「好。

另外,昨天那個蕭崢,囂張得很!跑到我辦公室來要求調工作,態度很不好,被我吼出去了!」

章清道:「有這種事情?他有什麼資格,跑到書記這裡鬧!我要找他,好好教訓教訓!」

宋國明卻道:「那倒是不用了,我跟你說這個事情,也不是讓你教訓他。

他這種人,你教訓他也是浪費口舌。

就讓他在安監站待着吧……」章清道:「宋書記,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這種人就活該一輩子待在安監站。

」熱水瓶里的水都滿溢了出來,濺到了蕭崢的褲子上,燙得蕭崢條件反射地跳開了。

無意中聽到的對話,讓蕭崢太寒心了。

宋國明對自己有意見那是他知道的,但沒想到,組織委員章清竟說要讓他「一輩子待在安監站」。

平時,章清有時候見到自己會笑呵呵地問一句「最近怎麼樣啊?」

有時候還鼓勵一句「你是大學生,要好好乾!」

可沒想到,今天他在宋國明面前,竟這麼說話。

人心隔肚皮,你永遠猜不到人家是怎麼想的。

一個讜委書記、一個組織委員,竟然都如此對待自己,那自己在鎮上的處境想要有所改善,恐怕是難於上青天了。

蕭崢不由地又想起了「小月」對自己的承諾,會在他調動崗位的事情上幫助他。

今天意外聽到了宋國明和章清的談話之後,他是真心希望「小月」能夠幫助自己。

可是天荒鎮是宋國明的地盤,「小月」能動員縣裡哪位領導替自己說話呢?難,真的很難。

但蕭崢還是抱着希望的,畢竟有希望會讓人感覺好受些。

上午,蕭崢去了副鎮長金輝的辦公室,他問金輝要不要去鳳棲村?石礦安全隱患還存在着,事故隨時都可能發生,蕭崢認為必須提醒金輝。

可金輝的答覆是,今天不下村了。

蕭崢說:「金鎮長,我們不能因為昨天吃了他們一頓飯,這個事情就這麼過去了。

問題不整改,就永遠是問題。

」金輝道:「這我知道。

」蕭崢又道:「金鎮長,既然你知道,我們就得想辦法督促他們整改啊!如果他們不整改,我們甚至可以讓他們停礦!這是事關礦工生命的事情,我們不能馬虎啊。

」拋開自己的崗位和金輝的烏紗帽不提,這鳳棲村的礦山問題,直接危及礦工的人身安全,還會造成公路旁的山體塌方,這些都不是小問題。

蕭崢無法坐視不理。

可金輝道:「你說的我都明白,可有些事情急是急不來的。

我們明天再下村吧。

」蕭崢還是堅持道:「金鎮長,你今天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嗎?沒有的話,我們還是今天就去吧。

」金輝有些不耐煩了,抬頭看着蕭崢道:「哎?我說了今天不去了,你還嘮叨個啥?到底你是領導,還是我是領導?」

蕭崢無奈,只能道:「你是領導。

」金輝道:「那就聽我的!」

憑良心說,金輝平時不怎麼在蕭崢面前擺架子,今天卻把「領導」的架子端出來了。

蕭崢很有些詫異,他不想跟金輝急,便不再多說,就從金輝辦公室走了出來。

這幾天來,除成功救了「小月」一命,其他真沒什麼事是順利的。

蕭崢心情鬱悶,不想回安監站辦公室,就從鎮政府那扇生鏽的鐵門出去,繞着圍牆,來到了後面的山坡上。

初夏的陽光有些晃眼,他爬上山坡,在一株老茶樹的陰影里躺了下來,上方就是藍藍的天空和一朵朵飄過的白雲。

這老茶樹是一株野茶樹,每年清明前會長出鮮嫩的茶葉,雖然也沒多少量,不過做了茶,泡出來的味道卻是非常潤口。

鎮上的女同志,每到明前,都會跑來摘茶葉,拿回家去炒制,再拿回辦公室當飲料喝,有時候蕭崢也能喝到一杯,茶湯美不可言。

只可惜現在沒有茶喝,蕭崢便摘了一片茶葉,放在嘴巴里咀嚼着,一種又苦又澀又清爽的感覺,在嘴裏彌散開來。

頭頂的藍天白雲,從茶樹間吹來的一絲清風,讓蕭崢心裏的鬱悶被吹散了不少。

這個地方不由讓蕭崢想起了老家屋後的山坡,可現在老家鳳棲村綠水自然村,已經因為開礦而煙塵蔽日、噪音滿山,綠水青山不知去向。

蕭崢心裏很不認可這種生產方式,開礦賺了點錢,可把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給破壞了,這是得不償失的事情。

當然,他的這種想法,沒有人當回事。

人微言輕,在系統里,沒有位置,你什麼都幹不成,也沒人把你當回事。

一路走來,七年過去了,蕭崢才終於醒悟了,在系統里生存,一定的位置是必需的。

他也開始想要獲得一個位置,來做一些事情,同時也可以讓陳虹父母放下對自己的擔憂和懷疑。

然而,事已至此,想要改變又談何容易!正在蕭崢看着藍天如此感慨之時,他那台簡陋的諾基亞響了起來。

誰找自己來了?蕭崢瞧了一眼狹窄的手機屏幕,微藍屏幕上顯示着「寶貝陳虹」四個字。

《執掌風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