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重生:搗毀黑心書院
重生:搗毀黑心書院 連載中

重生:搗毀黑心書院

來源:google 作者:吾乃黑暗之翼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張浩 懸疑驚悚 楊宇軒

主角妹妹由於種種原因被送入黑心書院改造,主角沒能攔下父母,導致妹妹走向不歸路這一次一定要將書院徹底搗毀!展開

《重生:搗毀黑心書院》章節試讀:

「誒,聽說了嗎?」

「那個楊家的女兒昨天自s了!」

「啊,真的嗎?」

「聽說是抑鬱症。」

「啊?怎麼會呢?她之前可是非常樂觀的,還幫我搬過東西呢,不像是那麼柔弱人呀?」

「好像是在那所戒網癮學校自s的,真晦氣,我兒子也在裏面戒網癮呢!」

「行啦 ,人家家裡剛出事,你們就在這說風涼話,有意思嗎?」

人群逐漸散去,炎炎夏日卻好似冬天般冰冷,街上仍然喧鬧,一切就好像平常一樣。

楊宇軒面無表情的從剛才議論的人群中走過,一切彷彿與他無關,只是手在微微的在顫抖,他剛從學校里認領了妹妹的遺體,母親由於悲傷過度瘋了,父親也突發心臟病進了醫院。

不知道為什麼,他一滴眼淚也沒留下來,只是心裏好像缺了些什麼東西。甚至怎麼到家的都不知道。他熟練的敲了敲門,但是沒有一點反應,好一會才反應過來,他的家裡早就沒人了。

「原來,一個家庭是如此容易破碎的嗎?」楊宇軒喃喃道,手緩緩伸向口袋,摸着那並不存在的鑰匙。

「艹,該死,鑰匙也沒帶,tmd老天爺壞事怎麼儘是朝着我來?」,宇軒只能憤怒的踢着門。

正想着怎麼開門時,後面傳來了一陣腳步,只見四個黑色西裝的猛男朝兩邊一站,一個,一個身材矮小,賊眉鼠眼的男人出現在他們的中間。

「同學,談談?」

楊宇軒死死的盯着他的臉,他沒記錯的話這就是他妹妹學校的公關團隊的老大「貞鑒」。

「我和你沒什麼好談的!」

貞鑒往後縮了縮,隨後好像是獲得了不知名的勇氣,用一種蠱惑的語氣說:「別這麼凶嘛,我們是來商量賠償的事情的。」

「看你好像開不了門要不要我叫個我經常叫的開鎖師傅幫你開開門?他的手藝可是非常好呢。」

楊宇軒冷笑了一聲說道:「我是絕對不會同意私了的!」

「我一定要把你們告的傾家蕩產!讓你們老闆永世不得翻身!」

貞鑒彷彿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臉上逐漸布滿了寒意:「小子,你可能是沒咋經歷過社會的毒打,你們這些窮人不就是想多撈點錢嘛?」

「你在這十里之內可是出了名的天才,相信你肯定不蠢會做出正確的選擇對吧?」

楊宇軒聽完後,脖子處的青筋暴起,欲要動手,可那四個黑色西裝的猛男也不是擺設搶先一步摁住了他。

楊宇軒被壓倒在地上眼神中充滿了恨意,狠狠的說道:「你給我記住!我永遠都不可能會同意私了的!」

「你們學校那些破事我也遲早會發到網上!你們不得好死!」

「放開他!再不放開我就報警啦!」雖說是威脅,但由於聲音太好聽,在此刻卻顯得異常突兀。

她是楊宇軒的青梅竹馬,因為聽說宇軒的家裡出了事,拿着水果想過來探望一下,結果一來就看見這一幕。

「行行行,現在是法治社會,我不會對他怎麼樣的。」

貞鑒也是讓他的手下放開了楊宇軒。

「苗小雯?你怎麼在這?」楊宇軒疑惑的問道。

「你等着吧,反抗是不會有好下場的。」貞鑒撂下一句狠話便離開了。

苗小雯看見貞鑒走後迅速的跑過來扶起差點被壓斷氣楊宇軒,心疼的說:「他們是誰呀?」

楊宇軒擺了擺手無所謂的說:「一群走狗罷了。」

苗小雯也是大概猜到了什麼,便沒有接着問下去了。

緊接着便是一陣沉默。

苗小雯也是先打破了沉默:「你有什麼困難和我說,我一定會幫助你的。」

「不用了,我很好。」

看着楊宇軒還是原來那副無所謂的樣子,苗小雯也是嘆了口氣:「看你還是那副欠揍的表情,我就放心了。」

「注意安全,不要做傻事。」

楊宇軒也是回了一句:「不會的我心裏有數。」

「那個。」,楊宇軒不好意思撓了撓臉。

「嗯?」

「你認不認識開鎖師傅呀?」

苗小雯也是一陣無語(#-.-)。

不過也還是叫人來打開了門。

進到屋裡扯了些有的沒的,兩人也是道了別。

家中也是沒了別人,父母雙雙住院,妹妹去世,只有四條金魚還稍微有點生命的氣息,不過有一條因為一天沒投食餓死了,剩下的三條也奄奄一息。

楊宇軒撈出了那條s掉的魚好埋在了院子後面,給剩下的三條魚喂完食後便回到了房間。

房間里擺滿了那所學校的虐待和非法拘禁的證據,不過也是些流言蜚語,毫無可信度,出來作證的人也沒有,被毆打的證據也隨着時間的流逝消失。

三天前才說服父母把妹妹接回來,也和校方說明白了,還像探監似的去和妹妹說了接她回家的事,看着她毫無生機的眼神,楊宇軒的心裏就一陣心如刀割。

曾經天真善良樂於助人的小天使卻成了一副如同提線木偶一般的人。

「哥哥真的可以出去嗎?」看着妹妹眼裡逐漸增加光亮,楊宇軒肯定的點了點頭。

「一定會接你出去的!」

「好!」

「我們約定好,出去之後帶你去吃好吃的,玩好玩的。」

「額這,算了吧,不要給父母增加負擔。」妹妹也是輕輕的搖了搖頭。

「沒事,哥哥請你,哥哥拿了獎學金,所以爸爸媽媽才同意讓我把你接回來呢。」

「不行!哥哥的錢留着,不用破費啦。」妹妹也是一陣苦笑。

楊宇軒很確定,妹妹絕對不可能自s,她是想出去的,一定有別的隱情!

楊宇軒用力的砸了一下桌子:「該死,我都說了妹妹只是想補貼家用,才做遊戲視頻的,偏偏要聽身邊的人說是網癮。」

如果當時我有力量能攔住那幾個帶我妹妹走的人就好了,楊宇軒心中悲傷的想着。

現在一點有用的證據都沒有,該怎麼辦呀,楊宇軒把頭埋到桌子上,看了看旁邊擺着的獎學金,隨後下定了決心。

3天過後,裝備準備齊全。

夜行衣。

自製的辣椒子彈用彈弓發射。

小型攝像機。

U盤。

各種各樣的東西放到了背包里,但是重量卻不大,因為還要偷文件。

為了我妹妹和幾百個受困的學生,刀山火海我也要去!

那就這樣吧,就是多少有點幼稚了,想到這楊宇軒臉就紅了起來。

管他的反正也沒人知道,哼(‵□′) 。

給父母送完飯後,也是到了深夜。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今晚過後,攝像機便會覆蓋,畢竟我也是計算機專業,雖說不能直接黑入那所爛學校的網絡,但攝像頭的覆蓋時間我還是知道的。

現在是3:30分還有兩個半小時就要覆蓋了,成敗在此一舉。

楊宇軒從12點開始就躲在離學校不遠的廁所里。

「在學校真tm會找地方,周圍百米都是樹林,而且圍牆還修這麼高監獄嗎這是?」楊宇軒暗自說道。

「沒事,進去還是很簡單的,果然現在是換班時間,保安不在,不枉我踩了三天的點。」

楊宇軒迅速的翻過鐵柵欄門,迅速的掃了一眼周圍,發現只有一個孔子的雕像 ,眼裡還閃着詭異的光。還沒鬆一口氣,就有一陣手電光從後面的轉角照射了出來,眼看着就要被發現了。

楊宇軒也是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躲到了離他最近的一棟建築物。

手電的光很快就消失了,可剛才的事情也是讓楊宇軒一陣後怕,心跳狂跳不止。

「我這輩子沒幹過這麼刺激的事情。」

安全後,開始打量起周圍的環境,這裡的建築,門幾乎都是用加厚的鐵門製作的,鎖也是加大號的。

而且有一股難聞的味道,就像是一股鐵鏽的味道,這讓楊宇軒感到了一陣不安,因為在上大學的時候見過一次的車禍現場就有這味道,當時還因為這件事做了兩三天噩夢。

一想到自己的妹妹在這裏面遭受的事情楊宇軒就感到一陣怒火。

順着味道找了過去,卻只看到一盞燈泛着一絲如枯死樹木般的黃光,下面照亮着三個大字「煩悶室」。

「救命。」透着厚厚的鐵門傳出了一聲微弱的救命。

楊宇軒皺了皺眉,小聲的問了一句「你是誰?」

那股聲音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忙的回復道:「我叫林業!我真的不是網癮,我只是想靠我的遊戲技術當代打,幫媽媽分擔一點壓力。」

「我的媽媽已經失去工作了,錢都是我打給她的,如果沒有我,我家裡會支撐不下去的!求求你救救我吧!」

「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他們趁我到網吧上網的時候,說我偷東西叫我配合調查,我就跟他們過去了。」

「結果把我抓到了麵包車上,扒了我身上的手機,錢包、衣服、皮帶、褲子。」

「等我反應過來已經動彈不得了,求求你救救我!」

楊宇軒認真的說:「我一定會救你出去的!你再支撐幾天。」說完便離開了。

「不要拋下我…」

「我不止要救你,我要把所有在這個學校里受苦的人救出去!」心裏一邊這麼想,一邊悄悄的進入了教學樓。

這棟名為龍源的樓,辦公室全在一樓,回字形的教學樓將空間利用到了極致,兩邊都有陽台,只要想整棟樓都可以一覽無餘。

楊宇軒的眼裡多了一絲凝重,這要是有人來抓,躲都沒地方躲。

「有人溜進來了!」一陣陣腳步傳來,強光手電筒也是讓這個教學樓照的如白晝一般。

「我可不會坐以待斃。」

認領妹妹遺體時,楊宇軒就已經記住了校長辦公室的位置,正是在頂樓,正是妹妹跳下去的教室隔壁。

一口氣爬了八樓後,宇軒感到了難以呼吸,喉嚨也是如沙漠般乾燥,咽了咽口水,憑藉著強大的意志力和對妹妹的愧疚,從背包里掏出了鑰匙。

不出所料,校長門鎖住了。

但是鎖是市面上流通的鎖,也就是說,只要找到同款鎖就會配一個一模一樣鑰匙。

教官也發現了這裡的不速之客,迅速趕了過來。

「成敗在此一舉!給我開!」楊宇軒用盡了最後的力氣打開了鎖。

終於進到了校長室里,將門反鎖,此時教官們也趕了過來。

「tmd開門,你現在開門還能讓你死的痛快!」教官們歇斯底里晃着門。

但此刻楊宇軒卻不知道為什麼,冷靜的彷彿一座冰冷的機器。」

他拚命的在柜子里翻找着文件,裏面有每個學生挨打時的慘狀,只是為了滿足校長變態的**。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變態的**,讓這珍貴的證據得以保留。

教官們敲碎了玻璃,喪屍般從窗戶里涌了進來。

不過已經遲了,楊宇軒把所有證據都拍照發到了網上。

在被一群豺狼啃咬前,過往的走馬燈在楊宇軒的眼裡走過。

「哥哥,你可不可以多陪陪我呀?」

「哥哥我們家裡那麼窮,我又沒有學習的天賦,要不我打工供你讀大學吧?」

「你還太小不要想那麼多。錢的事哥哥會有辦法的…」

在最後一刻,只見一個,大腹便便的人,拿着一個雙管獵槍沖了進來。

「砰!」

《重生:搗毀黑心書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