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歸來,她成了顧總的白月光
重生歸來,她成了顧總的白月光 連載中

重生歸來,她成了顧總的白月光

來源:google 作者:寧夢睡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知憶 現代言情 顧君澤

夏知憶瀕死時,被一個陌生男人擁入了懷中他溫柔喚着自己的小名,可還沒來得及看清他的面容,自己就緊緊閉上了雙目……重回半年前,她再次聽到了那個溫暖磁性的男音,映入眼帘的是一副俊美乾淨的臉龐本以為他像外表一樣天真無害,誰曾想竟還是個商業大鱷?初次見面,就說出要和自己結婚的話語,還是當著未婚夫的面!我是真的會謝!!!展開

《重生歸來,她成了顧總的白月光》章節試讀:

漆黑的房子里,遍地都是玻璃的殘渣。

男人站在書桌前,手中握緊的拳頭不停流着暗紅的血液,暴起的青筋更是將他的憤怒彰顯的淋漓至盡。

「瑾川哥哥!你這是怎麼了……」

一個嬌嗲的聲音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靜,她走到葉瑾川的身邊,拿出醫藥箱小心翼翼地抬起他的手,開始包紮起來。

「瑾川哥哥……」

「訂婚取消了。」

周希怔了怔,把手繞到他的後腦勺,將他的頭輕輕攬至自己的胸口間,慢慢撫摸着。

「希兒,我已經做了這麼多,眼看夏氏就要到手了,馬上就能為父母報仇了,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葉瑾川不斷哀怨着上天的不公,他這麼多年來,費盡心思接近夏知憶,謀劃各種機遇巧合讓她對自己產生感情,現在卻都功虧一簣。

如果不是多年前的那場車禍,他本該是個無憂無慮,高高在上的貴家少爺。

可父母突如其來的死亡將他從富貴中拉了下來。

也是在那一天,夏博雲搞垮了葉氏,吞併了葉家所有的財產。

不僅如此,還當著他的面砍了從小就對他很好的管家一隻手。

這還不夠,最後還將那個已經是殘疾的管家送進了監獄。

他永遠不會忘記夏博雲那天在葉家看他的憐憫眼神。

就好像是在告訴他,要記住我夏博雲的大慈大悲,今天放了你一馬。

真是好笑。

回想夏知憶把自己帶到他面前時,他臉上出現的那絲驚愕,真是讓人忍不住愉悅。

從那一天開始,心裏就無比期待看見他死在自己手裡的樣子。

一定也會更加令人感到心生雀躍的吧。

周希捧過葉瑾川的臉,將自己的唇貼在他的額頭,移到他的眼睛,滑至他的鼻子,最後落到他的嘴唇重合起來。

這樣的行為他早就習以為常,他確實不喜歡周希,可周希卻對他格外着迷。

如果不是周家這麼多年來的照顧,他早就不知道在哪條街上餓死了。

「夏老叔!我們回來了。」

顧君澤興奮地聲音穿透了整個夏家別墅,還沒見到他人,就已經感受到了他面部興高采烈地表情。

夏知憶跟在他的身後也不自覺抿嘴,心裏默念着:好像個小朋友。

王管家聽到聲音出來迎接二人,一見到夏知憶就開始詢問狀況,生怕她有一點不測。

「小姐,有沒有地方受傷?傷勢怎麼樣?醫生怎麼說?」

顧君澤用手攬着夏知憶肩,長嘆了口氣。

「醫生說她撞到了頭部,差點就撞出腦震蕩。其他的沒什麼大礙,需要靜養一段時間。」

夏知憶哭笑不得,明明兩人在醫院的時候說好了是扭傷腿,怎麼這會兒變成頭了?

這人怕不是故意咒自己的吧?

可說都說了她還能怎麼辦,畢竟是自己要滾下來的,只好配合顧君澤的演出,裝腔作勢的揉了揉自己的腦袋,順便用手狠狠地掐了一下顧君澤的小蠻腰。

可憐了那王管家,被這兩人耍的是焦慮不安,急急忙忙領着二人進了別墅。

「小姐,你先回房好好休息,我去書房跟老爺說一聲。」

還沒等夏知憶回復,顧君澤已經抱起夏知憶走上樓去,搞得她滿臉的不知所措。

「你幹什麼?」

「裝病要裝像一點,不然怎麼讓夏叔信你。」

夏知憶掃視了一眼樓下的管家和傭人,再次和他小聲嘀咕:「左邊直走,第二個房間是我的。」

顧君澤看着懷裡的夏知憶,嘴角上揚。

「明白。」

樓下的傭人們望着兩人進房的背影,彷彿顧君澤懷裡抱着的就是自己一樣,個個心花怒放起來。

「好,好帥,好喜歡好喜歡!!!」

「長得這麼奶,行為卻這麼霸道,夠直接,我喜歡!!」

「我支持小姐跟他在一起!御姐配奶狗,天下無雙!!!」

「不不不,我感覺是狼狗和少女!!小姐只是長得御,那個男人也只是長得奶!」

「嗯~好像也是。不過那個男人是誰啊?怎麼以前沒見過。」

「不知道啊,應該又是哪個貴家的少爺吧!」

王管家咳了幾聲:「你們都很閑嗎?去去去,幹活去。」

等傭人們癟着嘴離開後,王管家突然將自己的雙手十指相扣,扭動着自己臃腫的身軀,閉上眼睛沉浸在這樣的美好中。

嘴裏不停地念着:「真好,真好~年輕真好。」

「王管家?」

一個渾厚的中年男聲從他的身後傳來,嚇得他接連叫喊,無地自容。

「老……老……爺。」

夏博雲見狀憋笑憋出了內傷,漲紅着臉猛地咳起嗽來,驚得王管家又是倒水,又是撫背的,完全忘記了自己剛才的糗事。

「老爺,小姐回來了,說是撞傷了腦袋,回房間去了。」

早就看穿把戲的夏博雲,顫顫巍巍的直起身來,似笑非笑。

「腦袋?那我可要好好問問她怎麼撞到腦袋的。」

說完就走上樓去打開了夏知憶的房門,不到一秒又迅速的關上。

「王管家,你說是我年紀大了,眼花了還是……?」

「老爺,您沒看錯,小姐確實壓在他身上。」

回到房間的夏知憶原本是在跟顧君澤商量接下來的對策,可顧君澤一個口誤,把「你腦袋傷了」說成了「你腦子有病」。

夏知憶自然就不滿意了,分明是他顧君澤不按計划行事,非要把腳扭傷說成撞腦袋。

現在還反過來罵她腦子有病,二話不說,掄起枕頭就是把顧君澤摁在沙發上打。

誰知道夏博雲這個時候突然就開了房門,這不,剛好撞見了那引人誤會的一幕。

「王管家,我是不是忘記敲門了?」

「是,是是是。要不,老爺重來一次?」

「你說的對,我也太沒素質了!女兒都這麼大了,我怎麼能隨便亂開她的房門!剛剛不算,不算哈,重來重來。」

咚,咚咚,咚咚咚。

「知知,爸爸進來了啊!」

夏博雲故意將聲音的分貝提高了很多,生怕裏面的兩人聽不見。

可半天也不見得裏面的人給他回應,這門開了也不是,不開也不是。

他可不想當這個誤事的惡人,但又確實有事想找夏知憶。

手在門把上琢磨了半天,最後夏博雲不懷好意的看着王管家:「你來開。」

「啊?!老老……老爺,這不好吧。要不,明天再來?」

「讓你開你就開,不開我就把你開了。」

王管家噘着嘴,將手放在門把上,剛準備開門,門就自己先開了。

《重生歸來,她成了顧總的白月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