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將軍心上寵她又軟又嬌
重生後將軍心上寵她又軟又嬌 連載中

重生後將軍心上寵她又軟又嬌

來源:google 作者:風故我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朝策 柳知歲

【重生復仇+甜寵+爽文+虐渣+雙潔】前世,柳知歲識人不清錯把渣男當良配,被庶妹和渣男合夥算計,最後落得個眾叛親離、香消玉殞的下場,直到那一刻她才知道敢為她隻身赴險儘力護她周全的只有朝策一人…重生之後,不僅要親自料理渣男賤女,還要一路認真搞事業撒嬌寵老公將軍早餐我親自承包了,「夫人,在這麼吃下去將軍要被毒死了!」將軍受傷我包紮,「歲歲這葯真奇怪,怎麼和女孩兒用的香膏一樣……」最終,沉溺在醋精將軍的溫柔鄉……【深情護妻大將軍x溫柔活潑大小姐】展開

《重生後將軍心上寵她又軟又嬌》章節試讀:

「我……?離寒?」

知歲被他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給問蒙了,遲疑了一下,又仔細回憶起自己和柳曉年在前廳說的話,原來都被朝策聽到了。

這些天不回家,難道是吃醋了?

還未等知歲回答,就感覺一滴熱淚打在自己手上,抬頭看着眼睛微紅又委屈的朝策,知歲突然想抱抱他。

「不是的,那天我是故意說給柳曉年聽的。」

雖然知道朝策並不清楚其中緣由,自己一兩句話也說不清楚,但是知歲還是想和他講清楚,「我不喜歡離寒,從來沒有。」

「真的?」

朝策的聲音因為醉酒的緣故磁性又溫柔,深情的眼神微紅盯着知歲的雙眼,像一個討糖吃的懵懂孩童,清澈又充滿期盼。

知歲看着眼前的人重重的點點頭,表示肯定。

朝策聽到知歲這樣回答,惆悵的神情轉悲為喜,露出一個溫柔的笑,眼眶裡的晶瑩還在打轉。

他雙手小心翼翼捧起知歲的臉,像是在呵護什麼稀世珍寶一般。

「我可以吻你嗎?」

知歲木訥的站在那裡沒有回答,朝策便捧着她的臉,在**的嘴唇上落下一個深吻。

知歲慢慢的閉上眼睛,淡淡的酒香味衝撞進她的口腔,朝策有些微涼的唇落在她的唇上,這種微妙的感覺知歲形容不出來。

這好像是第一兩人真正意義上的接吻,知歲一直是一個被動的地位,任由朝策親吻自己,她不知道如何回應,只是感覺耳朵有些熱,但是自己也並不排斥這種感覺。

「朝策你……」

知歲突然被抱起來,兩手環繞在朝策的脖子上,氣氛曖昧又害羞,「你做什麼?」

「做……前幾天未做完的事。」朝策低沉的嗓音在知歲耳邊響起,帶點沙啞性感,就連知歲也忍不住跟着咽唾沫。

知歲的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朝策將她放在床上,他笑了笑,唇又壓了下去,比剛剛溫柔了許多,碾了碾又離開,在知歲耳邊輕聲道:「真是和做夢一樣。」

朝策的聲音就像一顆石頭投入水中濺起的漣漪,是啊,像做夢一樣。

朝策的眼神帶着侵略性,似乎是要把她吞入腹中,他的眼眸漆黑如墨,深邃迷離。

「朝策……」

知歲心跳加速,聲音軟綿綿的,「我怕……」

「乖……我……輕一點!」

朝策俯身,溫柔的吻落在她的眉間,雙手從她的衣擺處伸入,觸摸到光滑細膩的肌膚,他的手掌心灼燙而滾燙,讓知歲忍不住顫抖起來。

他用牙齒咬住知歲白皙的肩膀,留下一顆紅色的草莓印記。

紅燭燃盡,一夜安眠……

…………

「唔……」知歲伸了一個懶腰,手觸到的地方還有些溫熱,想來朝策起來還沒一會兒,想到這裡知歲害羞的將臉蒙在被子里。昨天自己幹了什麼……

「怎麼蒙在被子里?」

溫柔的聲音傳到知歲的耳朵里,知歲將被子蒙的更緊了,朝策只好將被子拿開,把藏在裏面的人挖出來,「怎麼?害羞了?」

「沒有!」知歲趕緊否認,但是尾音有些拉長,話說出口去反倒有些像撒嬌一般。

「我去上朝,你再休息一會兒,記得吃飯。」朝策看着床上的人仔細叮囑道,又溫柔的笑笑,眼底的溫柔讓知歲臉紅。

「好了,好了……快去上朝。今天我要回趟柳府,中午不用等我。」

「用不用我陪你?」朝策聽到知歲要回家,免不得有些擔心,前幾次遇刺只是有驚無險,確實不放心她一人回去。

「不用了,你快去上朝,讓月鸚和德風陪我便好。」

聽知歲如此說,朝策便部署了幾位貼身暗衛守護在知歲兩側護她安全,才放心去了朝堂。

「小姐,今日回去將雲錦綢緞給夫人帶回去吧,這花色正好配夫人呢?」月鸚手裡捧着江南送來的綢緞,笑盈盈的說道。

「嗯……確實母親穿正好。」知歲對鏡塗著胭脂,尋思着給母親做幾件上好的衣裳,但此番回家除了看望母親之外,還要收集柳曉年與離寒往來證據。兩人交往密切,定有些蛛絲馬跡可尋!

護送知歲的車馬行至柳府,府上的管家早早就在門口迎接大小姐回門,柳夫人和柳相也開心的不得了。

「我的寶貝女兒可回來了。」柳夫人看見回門的乖女兒心裏樂開了花,雖然短短几日不見心裏想的不得了,圍着知歲問她在將軍府過得好不好,吃的習不習慣。

知歲一一回答好,柳夫人才放心下來。

「曉年妹妹呢?怎麼不見她過來?」知歲不見柳曉年詢問道,自己回門這麼大的事,柳曉年不在不應該啊?

「哼!」柳夫人聽到這個名字翻了一個白眼,「這個小丫頭片子說要祈福,又跑到山上了。」

「又跑到山上。」知歲小聲嘟囔着,心裏思索着找機會去一探究竟,「哎,娘親……今日吃什麼啊?」知歲抱着柳夫人的胳膊撒嬌,幾日不見如隔三秋啊。

「你這丫頭就知道吃!」

柳夫人雖然這麼說還是讓人去小廚房盯着,做知歲最愛吃的飯菜。

「月鸚!」趁着大家都在忙碌,知歲小聲的叫月鸚過來,兩人偷偷潛入到柳曉年的側院。

「小姐,我們在自己家為什麼和做賊一樣?」月鸚看着偷偷摸摸的知歲一臉不解。

「你傻啊?柳曉年屋子裡要是真有點什麼,肯定早安排了親信在周邊。噓……過來!」

知歲帶着月鸚繞開府上的丫鬟侍女偷偷來到柳曉年的閨房中。

「這柳曉年向來喜歡金銀珠寶,從來不碰字畫,怎麼這屋子裡有這麼多墨硯?」

知歲看着這大大小小的硯台有十幾方,端硯、洮硯產地各不相同,色純而細潤各具名目,明顯是有意收藏的。

「小姐,你看這個?」

知歲正在思索這些硯台的蹊蹺之處,月鸚也有了新發現,一封撕碎糅雜在一起的信紙,兩人急忙將紙團打開拼湊在一起。

「見字如晤,不知離寒哥哥可好……離寒太子?」月鸚念着念着看見太子的名字瞪大眼睛,差點驚掉了下巴。

「噓,小聲點兒!」知歲捂住月鸚的嘴巴,怕她再驚訝的大聲喊叫,招來外面的人。

「小姐,這信是寫給太子的。」

月鸚雖然驚訝,可知歲卻見怪不怪,前世正是柳曉年和離寒相互勾結,狼狽為奸才將自己與柳府百口人趕盡殺絕。

「我借外出祈福之由前往福祿山,知離寒哥哥十一月初七回京,期待與君重逢。嘖嘖嘖……」

知歲讀到最後不由得咂咂嘴巴,這鬧了半天三天兩頭去山上是為了夜會小情郎啊?

「喂,發什麼呆,趕緊看看還有什麼線索!」

「嗯……」月鸚雖然回答,但是心裏久久不能平復,這次吃瓜竟然吃到了當朝太子和二小姐,這瓜真是不好消化。

兩人在柳曉年的閨房裡搜索了一番,七七八八奇奇怪怪的東西倒是不少。

收藏的墨硯、名人的扇面兒這些都不是柳曉年喜歡的,收藏這些到底有什麼用處呢?知歲目前還想不明白,但是綉着寒字的錦帕、夜會離寒的書信,足以斷定兩人關係不簡單。

距離十一月初七還有半月有餘,到時候福祿山一探究竟。

《重生後將軍心上寵她又軟又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