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農家小娘子
重生農家小娘子 連載中

重生農家小娘子

來源:google 作者:南夢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洛祁鎮 蘇暖

蘇雲馨,京城名門蘇家嫡女,太子被誣陷造反,蘇家被牽連,落得滿門抄斬,蘇雲馨死後看到亂葬崗中太子與蘇家人的屍體,發下宏願:若有人能安葬兩家一百七十三口的屍身,來世定結草銜環報答恩人多年後,蘇雲馨借屍還魂,重生在京城千里之外的涼州,被一個獵戶所救……展開

《重生農家小娘子》章節試讀:

看到這幅場景,蘇暖有些哭笑不得了。

她沒忘記,今天是她的終身大事。

回想一下,從自己草草決定嫁給洛祁鎮,到今天二人合了八字成親,不過三天時間。認識洛祁鎮到如今兩人天地為媒,行夫妻之禮,他們認識也不過半月有餘。

但當阿冉充當司儀的聲音響起時,又添了份不一樣的童趣。

拜天地。

拜高堂。

夫妻對拜。

他們就這麼成親了。

沒有親人的祝福,也沒有歡鬧的酒宴,兩人的婚禮簡陋到像孩時過家家一樣。

阿冉瞎鬧了許久,竟然將桌子上的合巹酒當成了水喝下去,年紀尚小的阿冉哪裡扛得住陳年的女兒紅,僅僅淺嘗了一口,就紅着臉,熏熏睡下。

蘇暖頭上蓋着蓋頭,洛祁鎮不許她動,親自幫阿冉梳洗一番,安撫他睡下,好在阿冉沒有哭鬧,洛祁鎮心中自是滿意。

洛祁鎮揭開蘇暖的蓋頭前,還有些不敢置信,「你真的不會後悔嗎?以你的相貌,在山下不找一個比我更好的?」

蘇暖被他這麼一問,眉頭不禁皺了下,都這個時候了,居然還問她這麼幼稚的問題,便說:「我若說後悔,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娶我了?」

洛祁鎮一聽,生怕蘇暖真的會說出肯定的回答,趕緊伸手掀了蓋頭,說:「已經來不及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娘子,這已經是改不了的事實!」

蘇暖被他的樣子逗樂了,笑道:「是是是,改不了了,只要你以後不後悔就成。」

洛祁鎮望着蘇暖微紅的臉,貼在她耳邊,由衷地說:「娘子真美!」

洛祁鎮口中的酒氣噴洒而出,蘇暖的臉更燙了,紅暈自耳畔,一點點蔓延到脖子,直到全身的每一寸每一分。

一夜,風影搖曳,門口沉寂了多年的一株杜鵑花突然一夜綻放,火紅顏色暈染在皎白的月光中,四月的山風還算柔和,但也卷下幾朵花瓣,隨風而落。

日子過得可真快,轉眼又是一個月過去了。

天氣越來越熱了,屋外滿山的樹上,知了只只得叫個不停。

這天也沒有一絲半點要下雨的意思,比起往年,今年好像要燥熱許多。

這才剛入夏,已經換上單衣了。傍晚的時候,山裡的風涼爽一些,可是正午還是熱的人有些受不了。

蘇暖坐在門外,埋頭給洛祁鎮縫補衣服,阿冉在一旁數樹洞里的螞蟻。

這些衣服是蘇暖天熱的時候要穿的單衣,可當蘇暖把衣服拿出來的時候,有些無奈的給自己捏了捏頭。

衣服上歪歪扭扭縫着六七的補丁,還有一些不大的破洞,補都沒補,一看就是洛祁鎮自己補的。大男人過日子,得過且過,衣服能穿就行。

她也不敢指望一個大男人能做出多好的針線活來。

蘇暖將那些補丁都給拆了,找了些顏色近一些的布頭重新縫補上去,小洞打算綉了些花樣也算補上。

太陽慢慢偏了上來,正落在自家屋頂,蘇暖熱得有些吃不消,索性將衣服放進針線簍籮,對一旁玩螞蟻的阿冉問道:「阿冉,你知不知道山裡有什麼地方涼快點!」

阿冉想了想,說:「後山腳下有個瀑布,那裡挺涼快的!」

蘇暖沒有忘記洛祁鎮的叮囑,這山裡很多東西神出鬼沒的,能不出門,還是別出門的好!

蘇暖問:「那個地方安全不?別讓你叔父擔心!」

聽蘇暖的意思是要去那個地方避熱,阿冉特別開心,說:「那裡四面都是懸崖,只有一個小道可以去,以前天熱,叔父經常帶我去泡水!」

蘇暖一聽洛祁鎮帶他經常去,那應該沒什麼危險,這會太陽正毒,都快把這屋子給點着了。

她實在是受不了了,說:「收拾收拾,我們現在就去,順道再摘點果子!」

阿冉答應的十分爽快,「好!」

不大會功夫,一大一小兩個人手裡各提個簍子往山後走。

一路上,遇到些能採的野果,這裡鮮少有人來,果子掛滿了樹枝。

看着黃澄澄打了腮紅一樣的野杏,兩人口中不停地咽着口水,開始比賽誰摘得多。

蘇暖不禁感嘆道:「樹上的杏兒可真多!」

阿冉附和道:「這麼好看,肯定很好吃!」

兩人相視一笑,都明白對方的意思,既然遇到了,就別放過了。

蘇暖不忘叮囑:「不準上樹!」

阿冉乖巧地點了點頭。

好在這裡的樹並不高,密密麻麻的碩果已經將枝頭壓得極低。

兩個身影開始忙碌起來,不到一盞茶的功夫,阿冉的小簍子裏面已經裝滿了果子,蘇暖因為要照看阿冉,沒采多少,也裝了小半簍子。

野杏多毛,不能直接吃,要等洗過才行。

兩人拎着簍子繼續往前走,四周都是各種果子,常見的野杏、野桃跟李子,在往前走還能看到偶爾看到幾個漿果藤蔓,都是能吃的。

到了這個時候,是山裡野果成熟的季節,大山裡,人們一半的口糧都是靠這些野果子度過的。

只是山裡的這些果子不耐存,用地窖存着,也只能多放個半月,經不住它爛。

洛祁鎮不像別的農戶,沒有田產,全靠時常獵到些東西,拿毛皮換錢,卻也緊緊巴巴夠他們一年到頭的開銷,不至於靠吃野果度日,所以采野果成為他們一種消磨時間的遊戲。

況且,這山裡野果的口味還挺好吃的,吃慣了糠米野味,偶爾換個口味也不錯。

蘇暖心裏也明白,如今尚可,可若是將來家裡再添丁進口,洛祁鎮賺的那些,只怕是不夠一家人的開銷。

猛獸皮畢竟不是隨時都能獵到的,一年到頭不見得能得一張,她也不舍洛祁鎮為了這個東西去拿命搏,眼下安穩過日子比什麼都好。

心裏雖然可惜當初給牛柳氏那張,但她也從不惦記。她總想着賺些錢,貼補一下家用。

前兩日綉了不少花樣,讓洛祁鎮帶進城去賣,雖然有些進項,但還是少得可憐。

蘇暖看着手中的碎銀子,小聲說:「怎麼才能多賺點錢啊!」

《重生農家小娘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