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縱古橫今
縱古橫今 連載中

縱古橫今

來源:google 作者:聽風念海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周桐 穿越重生 趙頊

一個穿越到現代的古武高手加入僱傭軍後,縱橫四海的爭霸之路你問:憑什麼?文能博古通今,武亦當世無敵展開

《縱古橫今》章節試讀:

見到李擎蒼對着這一堆零食發愣,那大眼妹豪氣的一揮手道:「吃吧,自己動手,別客氣!」

李擎蒼也餓的狠了,看見這一大堆吃的,也不知怎麼個吃法,隨手拈起一塊透明包裝的麵包,就往嘴裏塞去。

大眼妹卻急了,「哎呀!包裝都不撕,你這是多久沒吃飯了。」拿起一個麵包撕掉包裝後遞給他,李擎蒼接過一口便將麵包吞下,只覺甜美香軟,味道好極。

那邊上幾位小夥子見李擎蒼狼吞虎咽的吃相也不禁惻然,心想這瘋漢是餓了多久才這種吃法,同情心一起,厭惡之心便消。

當即都七手八腳的上來幫忙,什麼巧克力架,朱古力餅,風味鴨掌,泡椒雞爪,邊介紹吃法,邊撕開遞給餓鬼投胎的李少俠。

李擎蒼只覺這些吃食雖是小巧精細,滋味卻是絕佳,或甜或咸,有香有辣,一生中竟從未吃過這等美味。習武之人大多食量甚豪,這李擎蒼理論上來講已是餓了千年之久,更是能吃,半響之後一大堆零食竟被他一個人消滅乾淨。

在幾個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李擎蒼摸摸肚皮,打了個飽嗝。拱手對幾人道:「這下卻是飽了,多謝諸位盛情款待!」 又面向陳胖子拱手致歉道:「陳兄弟,方才多有得罪,請勿見怪!」

那陳胖子只是平日口無遮攔,心思倒是不壞,又是年輕人,生性活躍,見李擎蒼說話雖然酸氣太重,卻是溫文爾雅,只要不去侮辱他,便不會發瘋。

一見李擎蒼向他道歉,也不知他姓名,連忙學着李擎蒼的樣子抱拳還禮道:「大……大俠哥別生氣,是我不對,不該罵人。」

邊上幾人見胖子如此稱呼這個瘋漢,都覺得十分貼切,無不開懷大笑,這笑聲卻是真心,並無諷刺之意。

剛剛發生的一點小摩擦已在笑聲中煙消雲散。陳胖子向李擎蒼一一介紹眾人,大眼妹叫燕婉婷,穿藍衣的分頭小夥子叫王四海,另外一個臉上架着框子的眼鏡男叫張志剛,幾人都是南京大學的學生,放暑假結伴出來到青龍山遊玩。

李擎蒼聽得是雲里霧裡,除了記住幾人名字,什麼南京大學,暑假,都不知為何物。卻又不知如何介紹自己來歷,只因自己經歷太過匪夷所思,自己現在都還不信又何況他人?再說眼下一頭霧水,周桐叮囑身份不可泄露的話語言猶在耳。也不敢多講,只好簡單一句「在下李擎蒼。」。

幾人見他不願多提來歷,也怕他瘋病發作,自是不敢多問。

倒是李擎蒼好奇,不時提問,什麼南京大學為何物?暑假又是什麼東西?

幾人見他瘋得可愛,也都是笑着一一回答。

弄明白大學就是相當於宋朝的書院,暑假就是夏天裏學校不授課給學生們放假回家休息後,李擎蒼根據他們的穿着打扮,說話語氣和美味食物心下對來到新時代已相信了幾分,惆悵之餘不免又覺新奇。

眾人說話問答之間,不覺已到中午,這幾個大學生自備的零食剛才已被李擎蒼一掃而空,這時也是肚餓。

陳胖子抬手看了一下手錶,開口講到:「快12點了,我們下山吃飯去吧。」邊上幾人都點頭同意,於是四個學生收起伸縮魚竿,抄起插在岸邊的兜網,裏面有幾條草魚離水後正在地上彈跳。將地上垃圾收好後,便向李擎蒼揮手再見。

李擎蒼也學着幾人樣子,揮手向眾人道別,站在石堤上目送眾人離去。

這伙大學生走不得幾步,突然那燕婉婷卻回身跑了過來,手裡抓了兩張藍色的紙片兒,塞到李擎蒼手中,臉上飛過一抹羞色。小聲說道:「拿着,去買件衣服穿。」然後調頭向幾人追去,背影如小鹿般輕巧靈動,腦後長發隨風揚起,一副青春洋溢的動人模樣。

李擎蒼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穿着,不禁也是啞然失笑,看來是要換身行頭了,這身打扮,別說是現在,就是在宋朝,估計也要被人當成瘋子了。

看着手中的紙片兒,還留着少女淡淡的體溫,紙張呈淡藍色,上面花紋繁複,符號眾多,畫工精美,四個威嚴老者頭像並排而列,左上角幾個楷體小字,只認識「中、人、民、行」。右下角的「壹佰」兩字倒是認識,第三個「圓」字卻又不敢肯定了,紙片兒背面是一座山峰。聽那大眼妹語氣,這紙片兒可以買東西,看來這就是現在的錢鈔了。

一想自己堂堂八尺男兒,今日居然受一小女子恩惠,真是慚愧!這人海茫茫,萍水相逢,今日之恩,不知何時才能報答!又想到自己從小被父親悉心教導,兵法武藝,經史子集,陰陽術數,無不涉獵,但現在一張紙片上八九個字都認不完全。

舉目望去,天空湛藍,湖水碧綠,草木蔥蘢,青山蒼翠。景色雖美,卻不一定是自己原來的時代了!天下雖大,卻沒有認識之人。見大眼妹一行人身影漸行漸遠,心裏湧出一陣悲涼凄苦之意,不禁仰天長嘯起來。

這一嘯威力竟不弱於當日落雁峰上周桐一嘯,吼得是湖水震顫,水中魚兒紛紛跳起,湖面上無數條銀光亂竄。群山回應,林中棲鳥亂飛而出,天空中千百隻黑影縱橫。

湖邊其他釣魚的遊人猝不及防下不及掩耳,紛紛抱頭鼠竄,離他較近的幾人中竟有兩個驚得失足跌落湖中,所幸岸邊湖水較淺,沒什麼大礙,只不過是渾身是水,狼狽不堪的爬上岸來。

眾人見他吼聲如此恐怖,樣子又是瘋瘋癲癲,都不敢開口指責,紛紛互相攙扶,好多連釣魚的東西都不要了,結隊逃下山去。

李擎蒼見此情景,心下也是一怔,沒想到這一吼威力如此驚人!這離開宋國不過月餘光景,內力竟精進如斯,莫不是周大哥給的《歸元訣》的功效,想起那晚的刀芒,越發覺得應是如此。只是《歸元訣》已丟失,所幸內容卻已牢記腦中。

李擎蒼大吼過後,心裏鬱結之氣宣洩不少,見得堤上狼狽逃竄的遊人,不禁豪氣復生!心想「大丈夫縱橫天地之間,自己武功尚在,手腳健全,即使新朝代又如何,頂多就是從新開始,人不認識可以交,字不認識可以學,事不了解可以問,言語上可以交流就無大礙。」一念至此,心中已定,大步向山下走去。

順着石堤走了幾步,聽見幾聲「嘀嘀!」怪響,舉目一望,卻看見一個白色的鐵皮怪物,底下四個軲轆,正風馳電掣的順着山下道路向堤上跑來。

這怪物有些像馬車所拉的車廂,卻沒有馬匹在前面拖拽,速度反而比馬車快了許多,眨眼間便到了面前「嘎!」的一聲停住。

李擎蒼也連忙停下腳步,仔細打量着這怪物,只見這東西比馬車大了一些,側面廂體上還有個鮮紅的「十」字標識,透過這東西前臉上一塊水晶般的透明物體,看見裏面有四個身穿白衣的人坐在裏面,李擎蒼心想這大概也是車輛,只是不知為何,不需要馬來拉動,卻跑得如此快捷。

正覺得奇怪時,車門一開,裏面的人從車裡下來,一個個頭戴白帽,身穿白袍,面色不善。

有兩個白袍客手上拿着根黑黝黝的短棒,棒頭上兩個亮閃閃的鋼釘,眼露凶光的朝李擎蒼走了過來。

最前面一人盯着李擎蒼看了幾眼,回頭問道:「好像咱院里沒這個瘋子?不是院里的吧!」

身後幾人仔細看了看李擎蒼,開口說道:「還真不是院里的,那咋辦,抓還是不抓?」

為首之人略一思索說道:「管他媽的,先抓起來再說。」

李擎蒼一聽對方想抓他,不由得莫名其妙,便說道:「且慢,汝等何人,何故要抓我?」

那些白袍客互望一眼,也不答話,那兩個捻短棒的對着李擎蒼便捅了過來,棒頭上「噼啪」作響,兩根鋼釘間閃爍着幽藍色的光芒。

李擎蒼見這短棒怪異,也不敢用手去搶,見這兩人腳步虛浮,動作笨拙,便伸出雙手,拿住二人手腕,輕輕一扭,這倆人同時慘叫,腕骨已經脫臼,短棒跌落在地,隨手一推,這倆人飛出丈許,摔在地上,大聲呼痛,後面倆人見李擎蒼如此兇猛,嚇得轉身便跑。

李擎蒼惱他們上來就動手,追上一個,伸腳踹出,正中屁股。那人身體平飛出幾米,重重撲在石堤上,摔了個標準的「餓狗搶屎」。嘴裏「噗!」的一聲,吐出一口血水,裏面還混着兩顆門牙。

還剩一個膽戰心驚的邊跑邊回頭觀望,見李擎蒼惡狠狠向他追來,臉色猙獰,殺氣騰騰,就像一隻吃人猛虎!想到這隻老虎有可能還是只瘋虎,殺人可沒啥道理可講。心下害怕不已,不由得襠下一涼,竟是嚇出尿來!兩腿一軟,癱坐在地,雙眼一翻,活生生嚇暈過去。

李擎蒼見此人如此膽小,不禁感到好笑,這麼點膽子便敢出來胡亂抓人,也不知這些人是什麼身份,到底是捕快呢?還是哪家仗勢欺人的刁奴。

回身走到那帶頭之人處,那人還躺在地上抱着手腕「哎喲,哎喲……!」**不止。

李擎蒼蹲下身子,向他問道:「汝等到底是些什麼人?為何抓我?」

那人見李擎蒼髮問,好像神志還清醒,沒有要繼續發瘋的意思。壯着膽子結結巴巴的回答:「我……我們是青龍山精神病院的醫生,剛剛有……有人打電話到院里,講有個瘋子在水庫邊鬧事,院里估計是哪個病人跑出來了,便叫我們出來把人抓回去。」

李擎蒼怒喝道:「那汝等也不要問問,怎麼就知道我是那瘋子?」

那人臉色煞白的偷瞄了李擎蒼幾眼。心裏想「操!」就你這樣還用問,你不是瘋子誰是?嘴裏卻不敢回答。

李擎蒼也知道自己樣子會被人誤會,也怪不得這幾個傢伙,只是心下氣憤他上來不問緣由就想動手抓人,所以如此發問。見他不敢吭聲,便也不追問這個話題了。只是心裏對剛剛那幾個大學生的話還存着疑慮,開口問道:「如今是什麼年代?當今皇上是誰?」

那男子苦着臉答道:「現在是公元2001年,中國哪裡還有皇上,早就沒有了!大哥,我們錯了,怪我們多事,您不是我們院里的病人,不該抓您。您大人有大量,看在沒傷着您的份上,行行好!可不可以放過我們?我們馬上就走,馬上就走。」

李擎蒼見他回答和大眼妹差不多,心下只覺難過,見他嚇得厲害,也不願再問。

順手把二人腕骨接好,揮揮大手,讓他們離去。那幾個醫生揀起掉落的短棒,扶起嚇暈的一人,跌跌撞撞上了汽車。直接倒擋一路退了幾百米,才敢調頭,加着油門逃之夭夭。

《縱古橫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