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醉京花
醉京花 連載中

醉京花

來源:google 作者:小商同學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秦雙 魏清

前世秦懷痴了一輩子的情,為九爺殺夫固位,最後還是被九爺一劍抹了脖子死後重生,秦懷製造偶遇,一次次地接近上一世的丈夫,一心只想護他今世周全只是不曾想過被自己害死的丈夫也重生了,自己的每一次接近他都看在眼裡,他的每一次迎合也都只是算計展開

《醉京花》章節試讀:

紫琴給秦懷梳了個垂鬢分肖髻,右髻戴着淺藍色的簪花,後腦秀髮過臀垂下。身着淺青色內襯,外件套着碧綠的外衫,年僅十二的秦懷看着更是嬌小可憐了。

「小姐,要是三小姐醒來到夫人那鬧事怎麼辦,平日里三小姐就巴結着二小姐和夫人,奴婢擔心夫人又不分青紅皂白地罰小姐。」紫琴說著扶了扶秦懷的衣裳。

「這事也就你我知道,明兒我拒不認就是。」

「嗯。」紫琴說著遞過一塊玉佩,「對了小姐,這玉佩小姐落湖時一直緊抓着的,可是三小姐的?」

秦懷接過,又是這枚玉佩,上一世就是因着這玉佩秦懷才知曉救她的人是商承業,而後見了商承業後更是芳心暗許,這才誤了終生。

「這玉你權當沒見過,明日無論是誰問起了你就說不知道,別給我說漏嘴,可記住了?」秦懷道。

「嗯,奴婢記住了。」

秦懷從開始梳妝便糾結着要不要去看看魏清,理智雖一直告訴她不能去,可穿戴好了還是朝六科院去了。

到了六科院前,秦懷既忐忑又平靜,說不出的怪異。前世與魏清相處六年之久,如今倒還是有些陌生。

他十七從軍,如今十四,應還是在六科院當差。秦懷心想,長舒了一口氣便敲門。

院門被推開,來開門的是一身着白色廣袖衫,最外件是白色的短袖衫,長發由一白得發黃的布袋綰着,活像一窮書生。來的正是魏清。

十四歲的魏清秦懷還沒見過,上一世與他相識是兩年後的事了,那會兒是夫人叫人說的媒,將她嫁給了督察府的嫡二公子做妾,可那二公子倒是痴情,硬說一生只娶一個女人,秦懷自是沒那福氣,後來便推給庶出的三公子魏清做了妻子。

夫人本就不在意秦懷,雖是被這般玩弄丟了秦家的臉面,魏家也承諾給了不少好處,這件事也就這麼定了。

「這位姑娘可是有案子要報?」魏清道。

秦懷瞧着他內心竟也沒先前想的那般激動,只不過看到魏清還這般鮮活着心裏也高興,忍不住低頭淺笑,既後才道:「昨日,小女不幸落水,聽我家丫頭說是六科的人給小女救了,這才,特來道謝。」

「可知道是哪位救的?」

「魏清魏大人。」

「落水?」魏清一臉狐疑,「姑娘定是弄錯了,姑娘要找的魏大人正是在下,可在下確實沒見過姑娘。」

「是嗎?想來是我家丫頭看錯了,那便打擾大人辦事了。」秦懷說著便要離開,可剛走兩步便故意摔了一跤,硬是站不起來,魏清連忙上去扶起。

魏清扶着秦懷進了六科院,原要去請大夫可被秦懷給攔下了,說是不礙事,也找了理由呆在了六科里。

魏清在一旁看書,秦懷則是干坐着看他。

「魏大人這般倒還真像是書生了,一點也不像六科里當差的呢。」秦懷調侃。

「姑娘還是別叫我魏大人了,你也看到了,我就一看院的,有案子就幫着整理案子,沒有案子就自己看看書什麼的,真對不住你那聲大人。」魏清也洒脫地說,毫不介意。

「對得住的。」秦懷低聲道。魏清抬頭看向秦懷,二人四目相對,都給了對方一個溫柔甜美的笑容。

魏清,這一世,我定護你周全。秦懷心想。

自找。魏清心想道。

這輪重生,除了秦懷還有魏清,那人告訴魏清,和他一樣的還有秦懷。

「這太陽照在姑娘臉上真好看。」魏清單純地笑道。

「我去叫個媽子來背姑娘回去吧,在這呆久了對姑娘可不好。」

「無妨,我的腳現在也沒那麼疼了,呆會兒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那……也行。」

二人又這般呆了兩三個時辰,那會兒太陽還有些大,秦懷便向魏清討了把傘回去。

回到秦府已是過了大半天,秦素還昏着,用完晚膳秦府也還是極安靜的。坐着發獃的秦懷忽然想到九爺的玉佩便又從抽屜里拿出來瞧。

看着玉佩秦懷不免微鎖眉頭,記得上一世商承業說丟失的玉是他逝世的母妃留給他的,前一世還完玉佩後秦懷總共也就再見過商承業兩次,可秦懷卻偏偏非他不愛。

真不知道痴的什麼情!秦懷想着把眼珠子都要翻掉了。

秦懷又瞧了瞧那枚玉佩,心裏總覺得沒那麼簡單,不過也總是想不出來什麼,最後也只能再扔進了抽屜里。吹了燈便歇了。

《醉京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