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最強棄少
最強棄少 連載中

最強棄少

來源:google 作者:派派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李牧 武俠修真 陳雅

一個廢柴重生後,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不是自己之前的那個身體,但是幸好的是還擁有原來的練氣修身之術,只是現在的自己卻是坐在輪椅上的?而且師傅也不見了蹤影?好吧,沒關係,新世界新的活法,從此走上一條唯我獨尊,橫掃罪惡同時尋找師傅的刺激之路展開

《最強棄少》章節試讀:

「爸,我不想娶那個大胖妞!我一見到她就噁心,你打死我,我也不會娶她的!」李牧尊陽對着父親說道,他沒想到父親竟然要給自己跟同學校的大胖妞定親,此女有差不多兩百斤重量,要不是因為她的家境,她可能在學校都被笑死了,作為一個外族來的人,他一直都覺得自己的名字有四個字,跟別人是不一樣的,所以,他自覺自己的人生跟別人也是不一樣的。

「什麼大胖妞?她叫陳雅之,我警告你,你以後見到人家,一定不能叫人家大胖妞,而要叫親愛的,明白不?」父親李家後嚴訓斥道,作為李家的二當家,其實他也不想讓自己的兒子去跟陳雅之訂婚,但是為了家族的榮譽,為了家族能夠在這個城市不繼續被踩下去,他只能聽從大哥李慕林的建議。

「你還不如現在就殺了我!」李牧尊陽繼續剛才的態度,士可殺不可辱,他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夠跟那個大胖妞一起的,父親將這樣一個大胖妞硬塞給自己,就是對自己的侮辱。只要一想到自己躺在床上,被她壓着,他就能夠感覺到,自己的整個人生立刻布滿了烏雲,然後就是一陣陣的噁心,開始嘔吐……真是太恐怖了。

「你有兩個選擇,一個就是現在離開我們這個家,你不再是我李家後嚴的兒子。還有一個,就是乖乖的把這門親給訂了,等你一畢業,就跟陳雅之結婚。」父親的態度再明顯不過了,在他眼中,沒有什麼事情是比家族的榮譽更重要的。

李牧尊陽不再說話,他知道父親的性格,知道他這不是在跟自己開玩笑,父親從來就不會跟自己開玩笑,他的性格自己再清楚不過了。

在經過三天的反覆思考後,李牧尊陽心裏面的那股反抗的氣還是散掉了,因為他沒有勇氣離開這個家庭,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出生在這個家庭,他就沒有用不完的錢,沒有豪車開,在自己已經習慣了這種富二代的生活後,突然就讓自己進入到一種一無所有的狀態,顯然是比娶一個大胖妞當娘子來得要更加恐怖的。

從大一一直到大三,李牧尊陽在學校都是一個紈絝子弟的身份,從來沒有看過書,想的都是吃喝玩和泡妞的事情,而他的這種形象,在京東醫科大學來說,也可以說是臭名昭著了,正經的女生對他能有的感覺就是反感,只有那種貪慕虛榮的女生才會上他的車。

這一天下午下課後,李牧尊陽就直接開車來到了學校的大門口,開始等待。因為父親說好了,讓自己一定要在這兩天就跟陳雅之聯繫上,見個面吃個飯什麼的,好好的了解一下,培養一下感情。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校花排名榜中排在第一位的趙子若,李牧尊陽對着她的背影看着,覺得這種女生是不適合自己的,因為自己到現在為止,校花前十名的女生中,自己也出手追過三個了,但是卻沒有一個搭理自己的,也不知道她們是不是都長了一對臭狗眼。

當看到陳雅之出現在前面後,他才非常不耐煩的將車窗按下來,對着外面說,「喂,這邊啊,趕緊上車吧,我可不想讓其他人看到。」

陳雅之臉上微微的笑了一個,然後就打開車門,坐在了副駕駛位置。

李牧尊陽立刻就發動引擎,將車開到大路上,他都不敢再對着陳雅之看着,因為她這個大象的形象真的將自己給噁心到了。

「媽的,這以後的生活該怎麼過啊!」李牧尊陽在心裏面說道,「要我天天都面對着這個大胖婆,簡直就是……」

「暴殄天物!」想了大半天,他才噴出這個成語,因為他一直都覺得自己是一個高帥富,陳雅之跟自己在一起,那就是她對自己的暴殄。

陳雅之一直對着擋風玻璃看着,她根本就沒有去理會李牧尊陽的說話,對於這個紈絝子弟,作為一個正經的女生來說,她擁有的感覺就是反感,要不是因為家人的強烈要求,她才不會出來跟這個垃圾見面,這種人,一離開家,就什麼也不是,一定會餓死在街頭。

在一家西餐廳裏面坐下後,李牧尊陽才終於是抬起頭對着陳雅之看了看,但是看了兩眼後,他就忍不住開始反胃了,之前在學校裏面見到陳雅之,他都會跟身邊的同學調侃幾句,當時也僅此而已,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沒想到今天這麼近距離見到,才發現她的殺傷力竟然如此的大,那一臉的脂肪,那兩隻比自己打大腿還要粗大的手……

「想吐就吐吧,吐出來就舒服了!」陳雅之微笑着說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李牧尊陽非常好奇的問道,莫非她知道自己看到她的樣子就想吐了?

「你對我是什麼看法,難道我還不知道嗎?你以為我是傻的!」陳雅之的臉上還是掛着微笑,一種充滿了嘲諷的微笑。

「哼!你以為你是誰啊?我嫁給狗兒也不會嫁給你這樣的人,你這樣的人在我眼中,就是一堆垃圾,一堆沒有用的垃圾!」陳雅之淡淡的說道,她從一上車就憋到了現在,她已經打定了注意,無論怎樣,自己都是不會嫁給這個廢物的。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李牧尊陽立刻就爆紅了臉,這是自己第一次被人當面說是垃圾。

「我說,你是垃圾,一個沒有用的垃圾!」

「呵呵,沒錯,我是垃圾,但是垃圾也好過你這塊大肥肉啊!你看看你一身的肥肉,多麼的噁心難看,如果我是你的話,我就死了算了,免得出來丟人!」

陳雅之也知道自己很胖,但是卻從來沒有人敢跟自己這樣說話,她的臉色也漲得通紅了,自尊已經被重重的傷到了,雙手都開始發抖了,看到面前的杯子,立刻就拿了起來,對着李牧尊陽就砸了過去,然後哭着朝餐廳的門口沖了出去。

「媽的,沒想到你不僅胖,而且還這麼的變態!幸好我的額頭夠硬!」李牧尊陽摸着自己的額頭,也沒有了要在這裡用餐的胃口,就站了起來,朝着門口走了出去。

當他走出到門口後,看到大胖妞已經仰面躺在了大馬路中間,一輛小車就停在她的前面三米距離處,鮮血正從她的嘴巴裏面流出來。

李牧尊陽怔住了一會兒後,才邁開步子,朝着自己的車走了過去,好不容易才讓自己冷靜了下來,然後發動引擎,離開了這個地方。

二十分鐘後,趙雅之已經被送到了醫院裏面,正在進行着搶救,而這個時候,李家的大當家李慕林接到了來自陳家的大當家趙邵兵的電話,對方直接就在電話中告訴了李慕林,如果他們不想讓他們家族在這個城市再也抬不起頭的話,那他們就必須要做出一個選擇。

放下電話後,李慕林眉宇緊鎖,他也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如果自己不聽從趙邵兵所說的去做,那麼,他們這個家族很有可能就會在這個城市被除名,而自己作為家族的當家人,是絕對不能夠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李牧尊陽在這個時候也已經回到了家,原本他是想回宿舍躲避一個晚上的,因為家父在知道那個胖妞在出事後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但是躲得過一時躲不了一世,所以,早點面對一頓訓斥就早點解脫。

「李牧尊陽,你是一個男人嗎?」李家後嚴直接就對著兒子問道。

「爸,您為什麼這樣問呢?」李牧尊陽不知道父親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如果你是一個男人的話,那你就要承擔起你作為我們這個家族中的一員的職責。」李家後嚴說,「我們家族不能因為你一個人就受到牽連,所以,從今天開始,你就不再是我們家族中的一員了。」

「啊?」李牧尊陽覺得這也太過莫名了吧,又不是自己推那個胖妞去撞車的。但是他也知道,父親是絕對不會開這種玩笑的。

「你應該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吧?」李家後嚴一臉的嚴肅道,其實他的心情也不好受,畢竟李牧尊陽是自己的兒子。

「爸,那個胖妞被車撞又不是我乾的,我不知道你這樣說到底是什麼意思!」李牧尊陽在懵然中說道,其實他也知道了這件事是非同小可的。

「兒子,對不起了!爸也不想這樣,但是為了我們李家,我只能這樣做了!」說著,父親就拿起身邊的凳子,對着李牧尊陽砸了過去……

李牧尊陽是在醫院裏的病床中醒來的,醒來後,發現自己的雙腿已經纏着厚厚的綁帶,腦袋上也被綁帶包紮着,他能夠想起的就是自己的頭部被父親手中的凳子直接就砸了過來,然後自己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醒了?」正在床邊換點滴的護士對着李牧尊陽問道。

「護士,這是怎麼回事?我為什麼會在這裡躺着的?」李牧尊陽問道,他認真的對着護士看着,護士看上去不過就是剛剛二十齣頭,白皙臉上掛着一雙清澈的眼睛,她沒有戴着口罩,兩片嘴唇非常的性感。

「我也不是很清楚,聽說你發生了交通意外還是什麼的,然後就被送來了這裡。」護士說道,「好了,點滴換好了,有什麼事的話,就按你身後的服務鍵鈕。」

當李牧尊陽想到要下床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雙腿已經不可能再用力,他的雙腿都已經斷了骨頭。自己這樣的狀況,一定是父親賜予的,想不到他竟然如此的狠心。

讓他感到絕望的是,連續過去了一個星期,都沒有人過來看過自己,一直到自己出院的當天,醫生才來到自己身邊,將一個信封交給了他,說,「這是你以前的家人給你的錢,還有這張輪椅。」這是醫生剛剛推進來的一張輪椅。

李牧尊陽接過信封后,愣了好久,才讓醫生將自己抱到輪椅上去,他知道,自己現在只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了,要麼就是去死,要麼就是開始一個殘疾人的生活。

《最強棄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