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作為反派師尊的我重生了
作為反派師尊的我重生了 連載中

作為反派師尊的我重生了

來源:google 作者:啊葉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梨畫 紀子曜

[女師男徒,女主重生天之驕子感情遲鈍高嶺之花重生系統vs男主前期弱小無助小可憐後期扮豬吃老虎腹黑大反派馬甲無數自吃自醋]梨畫上輩子與入魔的徒弟刀劍相向,最後慘死劍下本以為身死道消,再一睜眼卻是當初還會為自己流淚的徒弟以及漂浮在自己眼前的藍色熒光板?展開

《作為反派師尊的我重生了》章節試讀:

獸峰後山小木屋前。

一個躺在躺椅上的中年男人倏爾睜開眼,衝著面前的兩個不速之客吹鬍子瞪眼。

他沒好氣道:「現在不是契約時間,來做什麼?!」

「……葉前輩,你又喝多了。」

「胡說!你怎麼跟那個梨花似愛多嘴!」

「……是梨畫。」

梨畫站在紀子曜身旁,聲音有幾分無奈。

紀子曜皺起眉頭,不善地看着面前對師尊無禮的男人,儼然是小獸護食的模樣。

看得葉竟之一陣新奇。

「你什麼時候收徒了?好小子,竟然有幾分御獸的天分!」

「小子,你如今要是來我峰,可是要比跟着梨花這粗心大意的孩子好多了!」

梨畫餘光看了一眼紀子曜,也確實如獸峰主葉竟之所說一般。

他確實有天分。

紀子曜剛想反駁,手上卻被什麼毛茸茸的東西給觸碰到了。

他低頭。

一道白花花的不明生物瘋狂蹭着他的手,還發出軟綿綿的叫聲。

這是?

綿羊?

「小子,它很喜歡你啊,看來鎮宗之獸終於可以離開獸峰了。」葉竟之很滿意。

「我…師尊?」紀子曜眼巴巴地看着梨畫,眼中全是求助。

「它性子溫和,雖不喜與人親近外,但也不會隨意傷人。」梨畫示意他別怕。

「……」

聽此紀子曜只能心中暗嘆一聲,伸手撫摸了一下小綿羊的小腦袋。

軟綿綿的。

還不錯?

紀子曜忍不住紅了臉,梨畫倒是看了個新鮮。

從前她和子曜關係並不親近,她只知修鍊與挑戰旁人,每回與子曜見面都是讓他「好生修鍊」。

以至於後來的日子裏,子曜臉上的表情也愈發少了,變成一副沉悶的模樣。

梨畫沉靜在回憶中時,葉竟之臉色劇變。

「等等!」

他沒來及阻攔,手僵在了半空中,眼前突然散發出五彩的光芒,光芒消退,契約陣顯現……

是主僕契約!

只是——

主是紀子曜,仆是小綿羊。

「這小子!」葉竟之瞪了梨畫一眼,「梨花你是在報復前輩吧?!」

梨畫眼神未變,嘴角卻帶着一絲笑意,她湊近紀子曜,輕輕拍了拍和自己同身高少年的腦袋。

「有嗎?您不是說過,是他有天份嗎?」

一向冷麵的梨畫此刻也有了幾分狡黠。

紀子曜餘光看見,耳廓陡然就紅了,他心裏緊張起來。

不會給師尊添麻煩吧,畢竟是鎮宗之獸,他把它契約了,會不會不太好?

「……不行!這事兒得上報掌門!」葉竟之嚷嚷道,「你說平等契約也就罷了,這主僕契約,不行!」

「為何?」

梨畫聽他這般說,也不再忍讓,眼中陡然迸發出戾氣,一股強大威壓朝他奔去。

「等等等等!!」

葉竟之忙揮手。

他可不是不要命的梨畫的對手。

更不想搞什麼戰鬥,和梨畫一斗,那可是要躺一個月的。

他一個破御獸的,宗內平時又不讓用,你說這合適嗎?合適嗎!

「這小子還太年輕,不合適。」葉竟之無奈的說。

他見過太多早早隕落的天才,這小子要是沒了,那可是連人帶神獸的,這會使宗門損失多大啊!

梨畫聽之收回威壓,沉默地看了一眼紀子曜。

紀子曜被看得心下一沉。

他心裏苦澀着,看來師尊也是對他沒有信心,看來這隻小綿羊大概也不會屬於他了。

小綿羊察覺到主人低落的心情,焦急地圍着紀子曜和梨畫轉來轉去,不斷地咩咩叫着。

「乖,和你主人待着去。」

梨畫柔和了聲音。

紀子曜瞪大了眼睛,他一眨不眨地盯着梨畫,眼裡是不可置信。

師尊這是?

「您不會認為,我護不住自己弟子吧?」

梨畫眯了眯眼。

葉竟之卻是喊冤:「我可沒那麼說,你不妨去聽聽你門下弟子們都是怎麼傳的。」

說罷,一揮手,消失在原地,只剩下一張還在搖晃的躺椅對着梨畫與紀子曜。

有什麼傳言?

梨畫扭頭看向紀子曜。

「子曜,你可知?」梨畫一臉惑然。

紀子曜給小綿羊順毛的手一緊,五指一收,小綿羊蓬鬆的毛毛就被聚在了他的手心。

他低下頭,低聲回應:「弟子不知。」

撒謊。

梨畫一眼看穿。

但她卻不能直接說出口,她太虧欠紀子曜了,自己從未去了解過他,不知道他心裏究竟在想什麼。

「罷了。」

「跟我來。」

梨畫又帶着紀子曜來到了掌門前。

在梨畫身側的紀子曜一直是一副平靜的模樣。

讓梨畫一陣頭痛。

看到他倆以及身側的小綿羊。

在和丹鼎峰峰主君柔溫下棋的掌門頓時愣住了,而君柔溫落下黑子後皺起了眉。

一副不喜的模樣。

掌門摸了摸長到胸口的鬍子,嘆了口氣。

「我都感知到了,倒也無妨,隨它去吧。」掌門態度十分平和,沒有生氣的模樣。

然而君柔溫卻坐不住了。

她猛然起身,頭上的流蘇都在顫抖,不善地看着紀子曜。

「師姐,這神獸乃是宗門根基,你讓一個不過修為低下的人契約,那是害了我們宗門!」

「更何況還是主僕契約!」

君柔溫不認為這個除了皮相樣樣都比不上她弟子的廢物能契約神獸。

所以她冷哼一聲:「廢物死了倒是無所謂,要是神獸死了,他九條命都不夠賠的!」

「丹鼎峰主,住嘴。」

掌門可不願意宗內起內訌,開始和稀泥起來。

「說來也是,師侄,還是令葉竟之想法子解除契約吧。」

看他們都不信紀子曜能護住自己跟小綿羊,梨畫左手一股靈力攢動。

突然!

她左手顯現出一把冒着寒氣的冰劍!

「師姐!」

「公然在大殿持有武器,師侄為一峰之主,將門規視為虛偽,可是要重罰的!」

梨畫的舉動在三人一羊眼裡,皆是出乎意料的。

「雪蓮之峰。」

「讓紀子曜去挑戰雪蓮之峰。」

梨畫目光冷冷,將劍丟到紀子曜面前,說道:「拿着,它會在關鍵時候保護你一次。」

紀子曜深邃的眼睛裏充滿了不可置信,他嘴唇微微顫抖,看了眼梨畫又看了眼掌門和丹鼎峰主與小綿羊。

最終將地上的劍撿起來。

隨後止不住地打起哆嗦來。

他咬着唇,想不通,為什麼師尊會讓他去那傳聞中的兇險之地,就算有一把護命劍,那也只有一次啊!

這下,換成了掌門和君柔溫攔着梨畫了。

他們勸她不要太過激了,不過是解除契約罷了,讓紀子曜去兇險之地還不如直接讓他去死。

更何況小綿羊還和他契約着呢。

梨畫掃過紀子曜,一字一句說:「先解除契約,若他能在雪蓮之峰活下來,這神獸與他契約不可阻攔。」

掌門嘆了一口氣,最後還是點頭同意了。

這神獸果真還是無法割捨給一個黃毛小子。

原本想,還有實力強大的師侄護着他,現在看來,他是孤立無援了。

君柔溫看着梨畫與紀子曜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詭色,她告退掌門回到了丹鼎峰。

沒多久一個容色極好,長相極佳的男人叩響了君柔溫的房門。

……

路上,紀子曜半垂着眼,懷中是那冰涼刺骨的冰劍,他那骨節分明手被凍的泛紅,卻沒有挪動一分。

梨畫止了步,紀子曜跟着停下。

梨畫瞥了一眼過去,紀子曜身子一抖。

梨畫見此,輕嘆一聲。

她也不想讓他去兇險之地。

可那兒,他必須要去,那裡有他必須得到的東西。

既然上輩子那裡他能出來,這輩子也能。

梨畫怕出差錯,於是將自己一抹神識附着於冰劍之上,只要他遇到一次危機她都會立馬趕到。

她是這麼想。

但紀子曜不一樣。

他如今腦子裡混沌的很,眼前也有些晃悠。

小綿羊被送回獸峰了,現在身邊是一片安靜。

…他始終不明白,為什麼師尊那麼恨他,希望他去送死,他以為師尊比以前在意一些他了。

難道……是錯覺嗎?

她,真的那麼狠心嗎?

紀子曜抿着唇,被睫毛遮掩的眸子划過一絲絕望。

隨之又被平靜覆蓋。

「徒兒,會儘力不丟師尊臉面。」用這條命去爭。

他一定要活着回來,就算沒有梨畫,他也定要,活着回來複仇!

《作為反派師尊的我重生了》章節目錄: